死亡螺旋

死亡螺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章

刑事警察讨论资料·巨势事件。

要理解本事件的始末,必须先了解“围标”的概况。所谓“围标”,即在发送公共建设事业(国家、地方自治体或相当于以上两者的公团、营团等公共企业体根据各自的预算实施的公共建设事业或重建事业)订单时,建筑公司围绕指定竞标所进行的谈判。此处略述企业间进行的普通围标。业界一般将此类公共建设事业的工程称为“官厅工程”,为方便起见,以下将使用这一用语。

为何会产生“围标”?在日本的建筑业,由于工程供求关系的不均衡,订单方的地位明显高于接单方与承包方。

由于官厅工程签订的是单务合同而非双务合同,订单方的优势立场、承包方的弱势立场在官厅工程中尤为突出。不仅如此,在官厅工程中,根据预算决算会计令的规定,采取不限制最低竞标价格的原则。所以建筑公司往往无法获得利润,甚至无视成本进行倾销式竞标。在官厅预算较少时,官厅便利用这项规定与其强势立场,强迫建筑公司以不正当的低价承包工程。

基于以上情况,企业间通过围标决定订单价格,防止倾销以及低价承包工程带来的破产,摆脱强势订单方的压迫。竞标者较多时,此类订单价格协议的目的是防止订单价格过低,而非抬高预订价格(此类可能性较小)。

然而,在定下适当的订单预定价格之后,也不排除有人故意抬高订单价格,或是使用暴力妨碍正当竞争,或是以收受围标费为目的,从事职业围标活动。以上情况已然超出订单价格协议的范围,我们将其定义为恶性围标。

围标方法为,指定竞标企业聚集一堂,根据各自手中的工程、工程资金、同样的建材、劳动力、负责工程、位置条件、各自的竞争愿望等等,协商适当的中标人与中标金额。在竞标者较多的工程中,几十次“指定竞标”名额才能换来一次中标。指定承包人中,要是有人强烈希望承包此次工程,就会进行围标。此为第一。第二,定下估价的市场标准,将其作为希望中标者的中标额,劝说其他企业给出高于这个价格的预案。此时,中标者必须支付围标费给其他指定企业。围标费的金额约为中标金额的3%~15%,甚至20%,视项目的具体情况而定。围标费其实也是一种权力收购费,为的是独占中标工程。第三,围标过程中出现类似首领的人物,俗称“活动家”或“金线”,他们可能是指定公司的人,也有可能是从其他地方来的。为了让某个公司中标,他们用尽各种办法,妨碍其他竞标者,进行不近人情的围标,此为最凶险毒辣的强制围标。在“活动家”或“金线”斡旋下进行的强制围标,需要支付巨额围标费。

围标行为屡见不鲜,逐渐催生出一批职业围标负责人,也称干事,特定承包人成为指定承包人时,他们必定会出面进行围标。还有人光靠围标就能大量敛财,过上富裕的生活。

在强大负责人的介入之下,其他竞标者便无法中标。估价会根据一定的中标顺序由负责人通知各个企业,其他参与竞标的企业只是陪衬,表面上根据竞标的规定提出密封好的预估金额,其实是自动退出竞标,与弃权产生的后果相同。这些企业代表虽然能拿到一定份额的围标费,但毕竟浪费了几天的时间与精力,而且围标费大多被用在吃喝玩乐上。支付了围标费的承包人在实施中标工程之时,会偷工减料,赚回围标费。这也是官厅工程多见豆腐渣工程的一大原因。尤其是多家公司竞争同一项工程的承包权时,围标费的金额就会被抬高。巨额围标费必须从工程的利润中赚回,产生豆腐渣工程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倘若指定承包人能知道官厅工程的预算金额,就能获取更多的利润(能够用最接近预算金额的价格中标),所以公司会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打听预算上。

官厅当局在完全保密的状态下进行估价,制定预算,但每次在竞标前一天,消息必定会通过某种途径外泄,而透露消息的人会收到巨额酬金。

换句话说,大部分围标在进行之前,需要通过间谍打听到官厅工程的当局的预算,此类行为也导致企业在围标之前浪费了巨额资金——给间谍的报酬。

当几家大型企业同时成为指定承包人时,强有力的负责人便会关照受自己支配的各家公司,决定工程承包顺序。若是大规模的工程,还会强制分配各个承包区。前一种情况下,公司虽然需要支付围标费,但费用不会被哄抬到太高,中标者的负担也比较小。没有围标负责人支持的公司则永远都无法中标。

以上为围标的大致情况。如果前述的围标负责人与官厅当局的干部有所联系,能够事先得知当局的工程预算,他对建筑公司的影响力将会是无法撼动的。本事件中的巨势堂明(65岁)就属于这种情况。

巨势堂明曾任内务官僚,二战时曾赴马来西亚担任司政官。他从当地的驻屯部队中挑出东京帝国大学毕业的学徒兵(陆军少尉或见习士官),百般关照。他认定这群学徒兵在战争结束之后若是进入政府官厅,将来定会成为高官。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决心在学徒兵身上投资,实现自己的远大计划。事实也正如他预料的那样,二战期间受过他恩惠的东大学徒兵们在这几年里纷纷当上大藏省、建设省、自治省等各大省厅的局长、参事官和部长。

六年前,巨势堂明创办由建筑公司组成的南苑会,将事务所设在东京丸内神邦大楼内的“东明经济研究所”中,自己任所长。他在东京其他地方还有数个号称“××会”的组织,他利用自己与政府官厅高官之间的关系,从事各界围标负责人的工作。南苑会事务所中只有一位秘书性质的员工,名叫泽田美代子(案发时31岁)。她也是巨势的情妇,运用事务所中的一部电话进行各种联系。本案的共犯宫村彰子(28岁)则是巨势手下的房产公司组织龙水会(港区芝门前町宫井大楼内)的联络员,她也是巨势的情妇。

参议院议员高尾雄尔是巨势堂明在马来西亚时结识的至交好友,他是执政党政务审查会路线工作组干事,能够对建筑省产生巨大影响。巨势也利用了高尾的权力。

巨势堂明的做法如下:

他创立南苑会,成为建筑公司和各省官员(尤其是大藏省官员)之间的中间人,为公共事业的订单谋取方便。大藏省是审核各省预算的机关,所以各省的事业计划在制定之初就会上报大藏省的官僚。在巨势的司政官时代受过他恩惠的高级官僚会将官厅工程预算的范围透露给他,他再根据这些情况接近相关官厅的官员。那些官员有的是巨势司政官时代的“得意门生”,有的虽不是,但公共事业的建筑工程大多与执政党的路线工作组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受建设省的管辖。

而巨势堂明身兼围标“负责人”与“间谍”这两重身份。

不过,巨势堂明并没有让建筑公司与官员产生直接联系,总是由自己做中间人,隔开两者,也就是公司→巨势、官员→巨势。两者一旦产生直接联系,便容易出现“收受贿赂”的情况,违法现象也更容易被警方察觉。公司根据巨势的要求上缴金钱与物品,由巨势将这些财物分配给相关的官员。也就是说公司的贿赂分配给了多个不特定的官员,即便东窗事发,也能摆脱收受贿赂的罪名。

然而,中间人巨势会从公司的贿赂中“揩油”,公司也不清楚对方是什么官员,只能大致推测,无法得知具体的“揩油”金额。巨势拥有巨额资产和众多情妇,这些资产都是从公司的贿赂中压榨而来。在普通围标的部分我们已经提到,每次在竞标前一天,(当局的预算)消息必定会通过某种途径外泄,而且透露消息的人会收到巨额酬金,而巨势则通过“会员组织”这种现代化的方法完成了这一过程,成了“靠围标大肆敛财过上奢侈生活的围标负责人”的典型。

南苑会的会员,也就是建筑公司,通过上缴贿赂,依次拿到了官厅工程的承包权。但不亲眼看看官员的脸,他们毕竟无法安心。巨势也明白公司的这种心理,所以南苑会每年都会举办四五次高尔夫球会,邀请各个会员和官员参加。但巨势规定,双方只是在高尔夫球会上打个照面,绝口不谈工程。巨势堂明在高尔夫球会上也站在中间人的立场上,隔开公司与官员,防止贪污事件的发生。

建筑公司通过高尔夫球会,就能确认自己的贿赂的确通过巨势交给了官员(当然不可能是全额),能够放心不少。

家住岐阜市丸山大道1-38的古董美术品商柳原孝助(当时59岁)是岐阜市的高尾雄尔后援会干事长。他经常打着干事长的旗号招摇撞骗,令高尾议员头疼不已。柳原虽是古董商,但他也曾是建筑业人士,在当地担任过围标负责人。

本案中的登场人物,末吉祐介(61岁)是甲东建设株式会社(台东区马道2-5)社长。此人希望承包大规模的公共事业项目,强烈要求进入南苑会,拜托日星建设株式会社的专务味冈正弘(当时53岁)介绍自己给巨势堂明,但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末吉偶然得知柳原孝助给高尾议员添了麻烦,考虑到高尾议员与巨势的特殊关系,末吉认定除掉柳原就能博得高尾议员的欢心,这也就等同于博得了巨势堂明的欢心,这样一来自己就能顺利进入南苑会了。在柳原担任围标负责人的时候,末吉曾竞标过岐阜地区的工程,当时吃了不少苦头,所以末吉也对柳原怀恨在心。

末吉还认为,自己之所以无法顺利进入南苑会,是味冈从中作梗。他希望能除掉味冈,顺便让他背上杀害柳原孝助的罪名。然而味冈与柳原并不认识对方,他也没有杀害柳原的原因和动机,这让末吉烦恼不已。于是他便放弃了陷害味冈的主意,决定杀死柳原讨好巨势堂明,并通过这起杀人案给巨势以心理上的压力,在南苑会的建筑公司中取得优势地位。

那时,柳原孝助前往中央区京桥二丁目株式会社内外精密机械制作所行骗,逃往R县刈野温泉投靠大野古美术店的古董商大野俊吾(52岁)。大野是刈野温泉地区的后援会会长,高尾议员的联络事务所也设置在他家中。他与“岐阜高尾会”的干事长柳原是知己好友。

大野将柳原孝助藏在家中,还让他使用假名去温泉旅馆饮酒作乐。大野也知道柳原对高尾议员来说是个隐藏的定时炸弹,非常危险,所以不敢有所得罪,希望让他避避风头,再找个得体的办法把他撵走。

然而,柳原孝助打听到,当地的温泉艺妓照叶(本名秋田种子,27岁)是高尾雄尔的情妇。高尾雄尔是全国区选举出的参议院议员,当地是他的重要选举根据地之一,他经常来往于刈野温泉,认识了照叶。平时照顾照叶的任务就落在了当地后援会会长大野身上。

知道这件事后,柳原孝助便打起了敲诈高尾议员的主意。缺钱的柳原不择手段。一年后全国区的参议院议员要进行改选,高尾雄尔也不例外。他告诉大野,自己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高尾的竞争对手的竞选参谋,近期要回东京一趟。大野俊吾担忧不已,对背信弃义的柳原孝助顿生厌恶……

如前所述,大野俊吾得知了柳原孝助的意图。一旦袖手旁观,定会对高尾雄尔的下一次参议院议员选举产生巨大影响,便通过电话联系了身在东京的高尾议员。

高尾雄尔吩咐大野先稳住柳原,第二天前往巨势堂明府邸拜访,告诉巨势说,柳原孝助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家伙,是个吃里扒外的混蛋,希望巨势能给出一个善后的良策。巨势回答说,他会考虑个妥善的处理方法。

巨势其实也没有什么良策。他联系大野俊吾,让柳原暗中来一趟东京与他面谈,而面谈地点就是他位于东京丸内神邦大楼的东明经济研究所。面谈期间,他吩咐泽田美代子不要让旁人进屋。巨势成功劝说柳原孝助,还给了他三十万元日元封口费。柳原道歉说是自己一时糊涂,再次回到刈野温泉,潜伏在大野俊吾家中。

回到刈野温泉的柳原孝助怀揣着三十万日元现金,不时独自前往当地的旅馆饮酒作乐。他看上了一个名叫金弥的温泉艺妓,但金弥对他不理不睬。柳原孝助向大野俊吾炫耀说,“只要我手里掌握着高尾和照叶的把柄,就不愁没有钱花。等手头的三十万日元用完了,再去东京问巨势要就行了。”

忧心忡忡的大野俊吾将这些话一一汇报给高尾雄尔。高尾则转告给了巨势。

巨势认为,不能再放任柳原孝助胡作非为了。只要处理掉柳原,就能卖高尾一个人情,他也会在官厅工程的围标中为巨势带来更多的情报。

于是,巨势将日星建设的道路建设部长大石谦吉秘密叫到上述事务所里,与他商讨处理柳原孝助一事。表面上是商讨,实则委托大石杀害柳原。

日星建设的南苑会成员是专务味冈正弘,但由于专务身份特殊,巨势无法委托他下手杀人。

而且味冈的部下大石一心想取代味冈,他野心勃勃,瞒着味冈偷偷接近巨势。他之所以想要出人头地,还有一个原因。大石经常参加某些官厅工程的围标,私吞围标费到处挥霍。味冈知道这件事后,严厉地告诫大石下不为例。自那之后,大石在味冈面前就抬不起头来,一心盼着味冈早些消失。大石看上了某家酒吧的女公关,与她约好尽快帮她赎身,可味冈不允许他私吞围标费,害得大石无法实现自己的诺言。大石感觉女公关的心渐渐远离自己,烦恼不已,想要代替味冈参加更大规模的围标,好私吞更多的围标费。在有关围标的综述中已经提到,围标费并不会上交公司,而是用在参加围标的代表的吃喝玩乐上。

大石在巨势堂明的示意下,思考杀害柳原孝助的方法。他想到了中桥泰夫。大石在几年前的一个建筑工地里认识了一个叫中桥的临时工介绍人。所谓“临时工介绍人”,就是为建筑工程介绍劳动者,从中牟利的人。

当时中桥对大石说,“我要想办法尽快把中桥组发展成能够独当一面的建筑公司。”大石又从别处听说中桥有伤害罪的前科,便想利用中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通过调查,得知中桥正在R县,为某个工程提供劳力。他立刻赶往工程现场,当面委托中桥杀害柳原,并答应他说,只要他得手,某人就会支付巨额酬金,他就能实现自己长年的梦想——建起属于他自己的大规模建筑公司了,而且今后他也能以优厚的条件承接官厅工程。中桥心动不已,一口答应。

中桥泰夫接受大石谦吉的委托,制定杀害柳原孝助的计划,并让自己的心腹部下,劳工小松稔(27岁)、川原义雄(25岁)、古谷茂(22岁)参与其中。

中桥致电回东京的大石,提出计划已制定完毕,需要大野俊吾配合,于是大石便致电大野请求合作。之后,中桥又致电大野,让他在晚上将柳原孝助引到户外。

一九七×年六月七日晚九点左右,大野前往自家里间,告诉柳原说:“金弥派人喊你去她家,人已经在外面等了。”柳原丝毫没有起疑,换上西服出门了。站在门口的是小松,他告诉柳原他们这就去金弥家,但当地的出租车司机都知道哪是金弥家,消息会走漏出去,就请他上自己开的车。于是柳原便毫不犹豫地上了中桥组名下的客货两用车。川原与古谷潜伏在车中,汽车来到偏僻之处时,两人便伺机勒死了柳原。案发时客货两用车正在飞速行驶。

载有柳原尸体的汽车回到中桥组工程现场的小屋,直到六月八日之前尸体一直被安放在那栋小屋里。三位部下要伪装成送货人,需要准备统一的制服,所以在制服准备好之前只能将尸体放置在小屋里。中桥在距离工地约五十公里的小城里买到了制服。他还购买了用来装尸体的麻袋和打包用的各种工具,回到工地。

他们将装有柳原尸体的麻袋放在客货两用车上,由小松驾驶,川原与古谷坐在后座,于九日上午九点出发,途中由于堵车与休息的关系,总共花费十一小时时间,于晚上八点十分左右到达神邦大楼,骗过夜间警卫,将伪装成机械零件的尸体麻袋搬进屋顶机械室,之后逃往中桥所在之处。

次日,也就是十日下午五点十分左右,大楼维修人员在巡逻时发现了装有尸体的麻袋。下午三点左右,南苑会的三位成员——日星建设专务味冈正弘、大东组建设专务成濑敬一与共荣建设常务中原武夫前往神邦大楼的东明经济研究所事务所与巨势堂明见面。当时接待他们的是前文提到的秘书泽田美代子。

由于巨势着急外出,这场见面只进行了短短二十分钟。三人离开事务所。之后,成濑敬一冒雨独自回到事务所,给巨势的情妇泽田美代子送礼,希望能讨她的欢心。成濑供述称,那时泽田美代子正要急忙出门,她说,“今晚一个叫中桥的人受老师(即巨势)之托要来,我现在要去银行取他上交的钱。营业窗口已经关了,负责的银行职员正在等我呢。”说完她把成濑给她的装有礼物的购物袋放在书桌旁边出门去了,连房门都没有锁。泽田说银行就在大楼对面,她一会儿就回来,之后两人在一楼分手。

泽田美代子后悔把“一个叫中桥的人”透露给了成濑,把这件事告诉了巨势。巨势决定顺势拉成濑入伙。日星建设的味冈一直是成濑的竞争对手,成濑也想尽早把他解决掉。成濑一口答应巨势的要求,之后变成了巨势的左膀右臂。

之后,中途折回的味冈走进事务所,据推测他是来请求泽田美代子介绍末吉入会的。味冈走进大楼之后,先坐电梯上了七楼,之后走到四楼,进入没有上锁的事务所,但泽田美代子已经出门了。那时他想看看成濑留下的礼物袋里装着什么,一不小心差点碰倒桌上的花瓶,几片扶郎花花瓣抖落下来。这件事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大石从末吉祐介那里听说,那天他在神邦大楼的一楼见到了味冈,发现他裤管里有一片扶郎花的花瓣,便推测出味冈在泽田美代子不在的时候进过事务所。他在尸体发现次日进行的现场调查之前,把一朵扶郎花丢进现场,让味冈产生担忧,给味冈以心理压力。

将末吉祐介介绍给巨势堂明的人就是大石谦吉。大石知道末吉迫切地想要加入南苑会,曾再三委托味冈从中介绍。大石瞒着味冈,将末吉介绍给巨势。他知道末吉为得到巨势的庇护在所不辞。而味冈对这件事一无所知,末吉也故意瞒着他。在十日的南苑会会面之前,味冈等人在有乐町铁桥下的咖啡厅相约见面,此时末吉也特意将味冈叫出店外,执拗地拜托味冈介绍他入会。

巨势告诉大石说,“泽田美代子知道我的所有秘密,柳原孝助一案的事情她也知道得清清楚楚。她和龙水会的宫村彰子关系不佳,总觉得我偏爱宫村。这种嫉妒心迟早会让她暴露我的事情,真是令人头疼。”建议大石帮忙除掉泽田美代子。然而,大石已经参与了柳原孝助一案,有些犹豫,而且还要陪同味冈视察将要进行道路建设工程的金铃湖畔,他便将这件事交给末吉,让末吉去找中桥,共同谋划杀害泽田美代子的计划。

如前所述,柳原孝助让末吉在围标的时候吃过不少苦头,末吉对他也是怀恨在心。他认为只要除掉柳原,就能得到高尾的青睐,公司的生意也会更加顺利,要是能把罪名扣在味冈头上就更好了。可惜他没能实现自己的计划。这次大石将杀害泽田美代子的重任交给了他,他便欣然接受。

大石从金铃湖畔进入R县,偶然遇见了中桥。为了不让味冈发现两人之间的关系,他先发制人,装作与中桥久别重逢的样子。

味冈等人来到刈野温泉的枫庄旅馆,味冈与前文提到的金弥过了一夜。同行的大石也知道这件事,他致电入住京都K酒店的末吉,建议他可以利用金弥。次日,味冈与大石和两名部下分别前往琵琶湖畔的高尔夫球场参加南苑会举办的球会,大石等人则回到东京。

末吉认定妨碍他进入南苑会的就是味冈。他本想杀害柳原孝助,但最后还是由大石和中桥下了手,这次要是能杀死泽田美代子,再让味冈背上黑锅,逼他自杀,那就是一石二鸟。大石也盼着味冈自杀。末吉命令中桥,用“巨势老师让你等在这儿”的借口,于六月二十六日白天将泽田美代子骗到刈野温泉的柳月旅馆,并于二十七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将其勒死。为了在这家旅馆行凶,巨势出钱让中桥收购了旅馆。

巨势与末吉的行凶计划极其缜密。末吉为了不让泽田美代子的尸体出现尸斑,让法医错误推测死亡时间,命令中桥把尸体放进搬运混凝土的卡车搅拌筒中,让尸体在旋转的搅拌筒中从刈野的柳月旅馆来到京都鞍马贵船町的红叶庄酒店。搅拌筒内灌满温泉水。为了防止尸体受到逆流的影响撞到搅拌筒内的金属部件,他们还将尸体悬空装在吊床式的睡袋中。从刈野温泉到京都市贵船町大约需要五个小时。

搅拌车于晚上八点半左右到达红叶庄酒店。在那之前,宫村彰子在巨势的命令下,于晚上八点二十分左右独自来到该酒店,告诉前台自己的同伴稍后就到,并进入208号房。搅拌车到达后,负责开车的小松稔和中桥泰夫将搅拌筒中的水倒在附近的小河里,从搅拌筒的出口搬出泽田美代子的尸体,用工地使用的钢管搭出高台,在高台与围墙内部拉起一根绳索,将尸体装在滑轮上滑进酒店后院。尸体被搬进208号房,位于房内的宫村彰子脱下尸体的衣服,将其放进浴缸泡暖,再帮她换上酒店的浴衣,塞进被窝。另外两人翻过围墙,拆下钢管搭成的高台,开走搅拌车。宫村彰子潜伏在208号房内,监视味冈的行动。

接到金弥的电话,味冈正弘来到同一家酒店,前台员工告诉他“您的同伴在208号房等候”。味冈走进房间,以为被窝里的泽田美代子是金弥,于是自己也换上睡衣,躺在泽田旁边,直到摸到尸体才发现那是泽田美代子。他大惊失色,狼狈不堪地翻墙逃离现场,回到K酒店,把袜子忘在了房间里。

躲在暗处目睹一切的宫村彰子大胆回到房内,再次拧开浴缸的热水龙头(为了吸引工作人员的注意),带着味冈忘在房间里的袜子,在两名同伙的协助下翻墙逃脱,一脸平静地从贵船口站乘坐电车回到京都的酒店。她在车上看见了鞍马观光海报,心想味冈肯定也看见了这张海报,便在京都市内揭下一张同样的海报,包住味冈的袜子。次日,味冈乘坐新干线“回声号”,宫村就坐在他旁边,伺机将纸包放在行李架的高尔夫球袋旁边,令味冈陷入无尽的不安与恐惧之中。

巨势让大野俊吾也配合众人的行动。大野与末吉经过协商后,决定让金弥打电话引味冈出洞。打电话的时间也是大野指定的。金弥害怕自己与杀人案扯上关系,在调查员面前否定此事。之后,中桥奉巨势与末吉的命令,企图杀害金弥,也是惧怕她把“受大野俊吾之命打电话引味冈出洞”这件事告诉警方。

味冈在K酒店见到了扶郎花,又目击到泽田美代子的尸体,陷入轻微神经衰弱。他致电大石,要求与他在滨松会面,大石随即将此事通报中桥。中桥从惠那峡谷的工程宿舍开了一辆工地专用吉普车前往二俣的飞流阁旅馆。将味冈引出房间的人是大石。大石供述称,他在打花骨牌的时候装作去上厕所的样子,用其他房间的内线电话打去味冈的房间,骗他说警察来了,让他赶紧从后门逃走。神经衰弱的味冈赶忙将与事件有关的东西塞进口袋,从后门逃跑,被中桥抓住,带上停在后门的吉普车。中桥在深夜的大雨中,带着味冈来到船明大坝湖,把味冈淹死。这时,吉普车上的工地现场的辉绿凝灰岩碎片掉进了尸体的鞋子中。

为了杀害金弥,必须不动声色地把她调离刈野温泉。所幸巨势知道刈野温泉的艺妓每年都会出门旅游,他便请求高尾雄尔让他的情妇照叶带上金弥等六个艺妓,用高尾的钱去远在箱根汤本的旅馆住几天。将金弥引出旅馆,并将其绑架的人是中桥。他将金弥关在小屋里,派宫村彰子监视,准备当晚下手行凶。然而这项杀人计划因为中桥的情妇安田秋子(26岁)的嫉妒与误会成为泡影。

以上便是事件的大致始末。详细情况请参考各被告的供词。

本事件是官厅工程的“高级围标人”的最佳写照。由围标催生出三起命案的例子,实属罕见。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