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终结

永恒的终结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新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新手

在初次见到布林斯利·谢里丹·库珀之前,他已经在575世纪待了几个星期。他有充足的时间熟悉环境,适应了新的居所和玻璃及瓷质器皿的消毒方法。他也学会了以最低调的方式佩戴时空技师徽章,日常生活中也注意让徽章时常被墙壁或者身上戴的其他东西遮挡,以免搞得人际关系更差。

其他人对他的努力只以轻蔑的笑容回应,然后就冷若冰霜,好像他是一个异族的间谍,妄想乔装打扮骗取他们的友谊。

高级计算师忒塞尔每天都给他拿来一些题目。哈伦认真研读,撰写分析报告,打草稿,反复修改重写四次,然后把仍然不满意的最后一稿交上去。

忒塞尔检查之后总是点头称赞。“很好,很好。”然后他冰冷的蓝色眼睛就会朝哈伦瞥上一眼,接着微微收敛笑容说道,“我会把这些推测都输入计算机阵列。”

他总是把这些分析都称作“推测”。他从来不告诉哈伦计算机验算的结果,哈伦也不敢问。他只是有点沮丧,因为从来没有人说要把他计算的结果付诸实施。这是不是意味着,他的成果没有通过计算机阵列的检验,他选错了现实变革的切入点?他是不是不具备能在既定范围内看出最小必要变革的天赋呢?(直到他历经事故,成长为老鸟之后,才能张口就说M.N.C.。)

有一天忒塞尔带来一个羞怯的人,那人甚至不敢抬起眼睛接触哈伦的目光。

忒塞尔说:“时空技师哈伦,这位就是时空新手B.S.库珀。”

哈伦下意识地打招呼,“你好。”他打量了一下这人的样子,没什么特别。这家伙身材较矮,黑发中分。他下巴很窄,瞳孔颜色有点淡淡的褐色,耳朵略有点大,指甲像是被自己啃过。

忒塞尔又说:“这就是准备向你学习原始时代历史的那个小伙子。”

“伟大的时间之神啊,”哈伦突然来了兴致,“你好啊!”他忘了自己打过招呼。

忒塞尔说:“按照你的时间安排,给他订个课程表,哈伦。如果一星期能挤出两个下午上课,我觉得就很好了。按照你的方法来教他。全拜托你了。你要是需要书籍胶卷,或者古代文本,跟我说,只要永恒时空里有的,或者永恒时空能抵达的任何一段一般时空里有的,我们都能搞到。怎么样,小伙子?”

他又凭空变出一支烟(像往常一样),空气中又开始弥漫着烟雾。哈伦咳嗽几声,从他的学徒新手的嘴型上看,如果这小子敢的话,肯定也会憋不住咳嗽起来。

忒塞尔离开后,哈伦说:“好吧,坐下来。”——他迟疑了一下,又下定决心似的说,“孩子。坐下来,孩子。我的办公室不大,不过只要我们还在共事,它也就属于你。”

哈伦此时几乎被幸福淹没。这项目是他的了!原始时代的历史就要被他握在掌心。

新手抬起眼帘(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尝试,真的),磕磕巴巴地说:“您是一位时空技师。”

哈伦心中幸福和温情的火苗马上熄灭了一大半。“那又怎样?”

“没什么。”新手回答,“我只是——”

“你刚才听到忒塞尔计算师称我为时空技师,是吗?”

“是的,先生。”

“你认为那是口误吗?太荒谬太残酷,你不肯相信是吗?”

“不是的,先生。”

“你说话声音怎么了?”哈伦恶狠狠地问。他口气凶恶,心里其实很愧疚,觉得自己不该欺负这孩子。

库珀脸涨得通红。“我的共时语说得不好。”

“为什么?你做新手多久了?”

“不到一年,先生。”

“一年?那你多大了?按照一般时空的算法。”

“物理年龄24岁,先生。”

哈伦瞪大眼睛。“你是想说,你在23岁的时候才被他们拉进永恒时空?”

“是的,先生。”

哈伦坐下来,搓着双手。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一般来说进入永恒时空的年龄都在15或者16岁。今天这是什么意思?忒塞尔对他做的新型测试?

他说:“坐下,我们现在聊聊。告诉我你的全名,还有故乡时空在哪儿。”

新手结结巴巴地说:“布林斯利·谢里丹·库珀,来自78世纪,先生。”

哈伦心中泛起一阵暖意。他们两个故乡相距不远。库珀只比他早17个世纪,几乎可以算是他的时空邻居。

他问道:“你对原始时代历史感兴趣吗?”

“忒塞尔计算师让我学的。我对它了解不多。”

“别的你还学过什么?”

“数学。时空工程。都只学了最基础的部分。在78世纪的老家,我是高速真空机修理工。”

追问高速真空机是什么毫无意义。它可能是吸尘器、计算器,或者一种喷枪什么的。无所谓。哈伦对它也没什么兴趣。

他只是问:“你对历史了解多少?哪种历史都算。”

“我学过欧洲史。”

“我猜那是你老家的政治区划,对吗?”

“我就出生在欧洲。对,当然了,他们通常只教我们当代历史,54年革命之后的事。那是在7554年爆发的。”

“好吧。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忘记它。它毫无意义。一般时空里普通人教的历史都不管用,一次次现实变革早就把它们篡改得面目全非。虽然那些人自己毫无知觉。在每个现实里,他们的历史都是唯一的。这跟原始时代历史完全不同。这也是原始时代历史的美感所在。不管我们中的谁做什么,它们都永远存在,永恒不变。哥伦布和华盛顿,墨索里尼和赫里福德,他们都永远存在。”

库珀微弱地笑了笑。他的尾指扫过上嘴唇,哈伦第一次注意到那里居然有点绒毛,好像这个新手在留胡子。

库珀说:“我一直都有点不——不太习惯,自从来了这里以后。”

“对什么不习惯?”

“离我的故乡时空500个世纪远。”

“我也差不多。我来自于95世纪。”

“这是另一回事。你比我资深得多,虽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比你老17个世纪。我可能是你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无数个曾祖父。”

“那又怎样?就算你是。”

“没怎样,就是要花时间适应。”新手的声音里有点抗拒的意思。

“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哈伦冷酷无情地说,然后就开始讲起原始时代历史。三个小时过去了,他发现自己碰上个钉子,怎么也给库珀解释不清楚为什么公元1世纪之前还有世纪。

(“难道1世纪不应该是最初的世纪吗?”库珀哀怨地问道。)

哈伦最后没辙了,给了这位新手一本书,虽然不是什么好书,不过作为入门读物也够用了。“慢慢来,以后我会给你更好的书。”他说。

一周过去了,库珀的胡子已经长成一片黝黑浓密的络腮胡,让他看起来老了十岁,脸颊显得更瘦削了。哈伦觉得,他的胡子长到这种长度,大体上还好看了一点。

库珀说:“那本书我看完了。”

“你觉得它怎么样?”

“从某种程度上说——”库珀停顿了好久才重新开口,“原始时代后期的某些特征跟78世纪有些相似。我看到后来开始想家了,你懂的。我还梦到我的妻子,两次。”

哈伦差点炸开:“你妻子?”

“我来这儿之前已经结婚了。”

“伟大的时间之神啊!他们让你带妻子一起来了吗?”

库珀摇摇头:“我甚至不知道在第二年的现实变革中,她的人生有没有受到改变。如果她受了影响,那么在她新的人生轨迹中,恐怕就不是我妻子了。”

哈伦恢复常态。可以想到,如果新人到了23岁才被带进永恒时空,那他非常有可能已经结了婚。一件史无前例的事,总会牵出另一件千古奇闻。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一条规矩被打破,用不了多久,所有事情都会被搞成一团乱麻。永恒时空赖以维系的平衡状态非常脆弱,容不得半点改动。

或许是出于对永恒时空利益受损的愤恨,他不自觉地说出一些更伤人的话:“我想你应该不会计划着回到78世纪探查她的近况吧。”

新手抬起头,目光坚定。“不会。”

哈伦不安地挪动身子。“很好。你已经没有家了。一无所有。你现在是一名永恒之人,永远别再想起任何一个一般时空里的故人。”

库珀抿紧嘴唇,飞快地说出一句有些刺耳的话:“您这话说的,真不愧是时空技师。”

哈伦攥紧双拳,抵住桌沿,声音嘶哑地说道:“你什么意思?我是时空技师,所以那些变革都要怪罪到我头上?我有说那些变革都是对的吗?我有强迫你接受吗?行啊,孩子,你来这儿还不到一年,你还不会说共时语,你还对一般时空和过往的生活恋恋不舍,不过我看你似乎对时空技师很了解,还很知道怎么讽刺挖苦他们啊。”

“对不起,”库珀赶紧回答,“我没想冒犯您。”

“没,没有,谁能冒犯到时空技师呢?你只是鹦鹉学舌罢了,对吗?人人都说时空技师冷酷无情得不像人,是吗?他们还说‘时空技师打个哈欠,一万亿人的命运就完全改变’,诸如此类。你觉得怎么样呢,库珀先生?说点这种话,让你觉得自己也老练了,让你觉得自己了不起了,觉得自己也是永恒时空里的大人物了?”

“我说了我很抱歉。”

“好吧。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当上时空技师还不到一个月,我个人没有发起过一次现实变革。现在我们开始上课吧。”

第二天,高级计算师忒塞尔把安德鲁·哈伦叫到他的办公室来。

他说:“小伙子,想不想来实施一次M.N.C.?”

时机真是太妙了。当天整个早上,哈伦都在为昨天的懦弱而后悔,恨自己居然撇清跟时空技师本职工作的关系。那种表现简直就像个孩子,只会喊叫:我没干坏事,别赖我。

那相当于承认时空技师的工作是错的,只是他自己资历太浅,还没来得及犯罪,所以不该被责怪。

他珍惜这次机会,从此后再无借口。简直是一次赎罪。他应该这样对库珀说:对,就是因为我的所作所为,千百万人有了新的人生,但这是必须的,我很骄傲由我来承担这个责任。

所以哈伦欢快地说:“随时待命,先生。”

“好的,好的。小伙子,有个好消息,”他抽了口烟,烟头骤然明亮了一下,“你之前做的每项分析经过计算机检验,都高度精确。”

“非常感谢,先生。”(现在它们是分析了,哈伦想,不再是推测。)

“你很有天分。小伙子,了不起的直觉。我对你期望很高。我们可以从这一次开始,223世纪。你的论断是对的,只要堵死一辆车的离合器,就会将现实引向必要路径分叉,同时不会带来什么副作用。你愿意去堵它吗?”

“是的,先生。”

这就是哈伦时空技师生涯的第一步。他身上的玫红色徽章从此不再只是装饰品。他已经操控过现实。他在223世纪花了几分钟时间,做了一点机械上的小手脚,带来的结果是一个年轻人错过一节本该去上的机械工程课,然后他一生都没有进入太阳能发动机领域,然后一个简单而完美的小设备的发明时间就被推迟了整整十年。最终的结果非常奇妙,一场224世纪的战争从新的现实中消失了。

这样好吗?有些人的人生被改变了,这又怎样呢?新的人生和旧的人生都一样是人生啊,都有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有些人的寿命缩短了,但更多的人寿命延长了,而且过得更幸福。在新的现实中,一部堪称人类智慧与情感的丰碑的伟大文学著作再也没有问世,但在永恒时空的图书馆里,不是也保留了几个备份吗?还有另外一些精彩著作问世了,不是吗?

当晚哈伦好几个小时都翻来覆去睡不着,当最终疲惫不堪地昏睡过去时,他做了一件多年未曾做过的事。

他梦到了自己的母亲。

尽管初次上阵有些脆弱,但经过了一整个物理年之后,哈伦的大名已经传遍整个永恒时空。人们称他为“忒塞尔的技师”,或者略带酸意地叫他“神奇小子”或者“永不出错先生”。

他和库珀之间的关系也和谐多了。他们从来没有结下真正的友谊(如果库珀试图主动跟他交朋友,哈伦恐怕也不知道如何回应),不过他们合作效率很高,库珀对原始时代历史的兴趣也日渐浓厚,堪与哈伦相比。

有一天哈伦对库珀说:“我说,库珀,你能不能改在明天上午过来?我这周要上行去3000世纪检查一项现实观测任务,我要找的那个人,只有今天下午有空。”

库珀眼睛里闪过渴望的光芒:“为什么不让我一起去呢?”

“你想去?”

“当然。除了他们从78世纪带我过来那次,我还没坐过时空壶;那次坐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哈伦一直都用C竖井里的时空壶。按照不成文的规矩,那座壶属于时空技师专用,专供他们在无穷无尽的世纪中来回穿梭。库珀被领到这里,脸上没有丝毫怯意。他毫不犹豫地迈步走进壶内,找了一个被圆形壶身几乎围拢的座位坐下来。

不过当哈伦启动力场,推动时空壶开始时空上移的时候,库珀的五官就因为惊讶扭成一团,看起来有点滑稽。

“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他说,“哪儿出了问题?”

“没有问题。你不会有任何感觉,因为我们本来就没有真的移动。我们只是在顺着这座时空壶的时间轴运动。事实上,”哈伦循循善诱地说,“在此刻,虽然我们两个人还能互相看到,但其实都不是物质实体。可能有一百个人在用这同一个时空壶,沿着不同的时间方向,以不同的速度运动——如果你要叫它运动的话——大家在时间轴上穿身而过,彼此互不影响。在壶内的时间轴上,普通的宇宙物理规律统统无效!”

库珀微微张开嘴巴,哈伦心里有点不踏实:这孩子正在学时空工程学,这个领域内的知识恐怕比我还多。我还是闭嘴为好,免得让他看我笑话。

他回归沉默,只是严肃地注视着库珀。小伙子的胡子已经疯长了好几个月,现在长髯飘飘,围在嘴巴周围。按照永恒之人的习惯,这副尊容被称为马兰松式,因为根据时空力场的缔造者马兰松教授信实可靠的唯一一张照片(保存得很差而且完全失焦)显示,那位先贤大师就留着这样一脸大胡子。因此,这种造型在永恒之人中颇为流行,不过那些东施效颦的后辈们很少能模仿得像。

库珀的眼睛盯在不断滚动的数字上,它们标示出一个个被穿越的世纪。他问道:“这座时空壶最远能上移到多远的未来?”

“他们没教过你吗?”

“他们极少跟我提时空壶的事。”

哈伦耸耸肩:“永恒时空没有尽头。上移也没有止境。”

“您最远上移到过哪里?”

“这回就是我上移最远的地方了。忒塞尔先生去过五万多世纪。”

“时间之神啊!”

“那也不算什么。有些永恒之人去过15万世纪之后。”

“那里有什么?”

“好像什么都没有,”哈伦愁眉苦脸地说,“生命还有很多种,不过没有人类了。人类不见了。”

“都死了?被消灭干净了?”

“我想这个问题谁都没有答案。”

“我们有办法改变这个结局吗?”

“嗯,从7万世纪以后……”哈伦刚起话头,突然就又掐住,“噢,都是天命。我们换个话题吧。”

如果说在永恒之人中也流传着什么迷信的话,那么就是所谓“隐藏世纪”,即7万世纪至15万世纪中间的那段时间。这个话题几乎没人会提。哈伦全靠与忒塞尔之间的特殊个人关系,手里弄到一点关于那段历史时期的零星知识。在那几千个世纪里,永恒之人无法穿出永恒时空,进入一般时空。

连接永恒时空与一般时空的大门紧紧闭着。为什么?没人知道。

根据忒塞尔透露的一些不经意的表述,哈伦猜测有人试过用现实变革的手段,影响7万世纪以后的历史,但7万世纪之后无法观测,所以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忒塞尔有一天曾笑着说:“总有一天我们会过去的。再说了,7万个世纪够我们忙活了。”

听起来不是很有说服力。

“15万世纪之后,永恒时空变成什么样了?”库珀问道。

哈伦叹了口气。转换话题的努力显然没成功。“没什么。”他说,“时空分区还有,但7万世纪之后的分区里就没有永恒之人进驻了。时空分区一直延续到几百万世纪之后,直到生命全部消亡,太阳变成新星,它依然存在。永恒时空没有尽头。所以它才得名‘永恒’。”

“那时候,太阳真的会变成新星?”

“它肯定会。要不是有它,永恒时空也不会存在。新星爆发的能量正是我们的能量之源。听着,你知道建立时空力场要耗费多少能量吗?当年马兰松建造的第一个力场,只在无穷久远的过去和无穷遥远的未来之间打开了一个不到两秒钟的小口,空间之小最多只能挤下一个火柴头,但是其耗费的能量,则是一座核电站一整天的发电量。为了建造一个头发丝那么细的力场,上移直抵太阳新星,接通辐射能量,就耗费了整整一百年的时间;然后,才有可能建造足以容纳一个人体积的力场。”

库珀叹了口气。“我希望他们能早点让我抓住重点,让我停下那些时空方程和力场工程课,给我讲讲这些有意思的东西。如果我现在生活在马兰松的年代……”

“那你大概什么都学不到。他生在24世纪,不过永恒时空直到27世纪才建造起来。发明力场跟建造永恒时空是两码事,你瞧,24世纪的其他所有人都完全不明白,马兰松的发明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超越了他的时代,对吗?”

“简直太超前了。他不只是发明了时空力场,而且还描述了它基本的发展方向,建立了永恒时空的理论基础,预测出它未来的各种要素,除了现实变革之外。他的预测已经非常接近……不过我想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库珀,你先走。”

他们走出时空壶。

哈伦以前从来没见过高级计算师忒塞尔发火。人们都说他早已超然物外,忘记了自己的故乡世纪是哪里,已经变成永恒时空里没有灵魂的固定零件。人们都说早在许多年之前,他的人类之心已经萎缩坏死,现在支配他身体行动的只是一台便携式计算机,每天被他装在裤兜里走来走去。

忒塞尔对这些流言蜚语都从不辩驳。实际上很多人都觉得他自己也相信这些话。

所以当忒塞尔的怒火如狂风暴雨一般袭来的时候,哈伦脑子里还有空啧啧称奇,原来忒塞尔也会生气。他还琢磨忒塞尔事后冷静下来会不会羞愧难当——便携计算机心脏平时表现上佳,冷静克制,遇上事了还是原形毕露,跟可怜的血肉之躯一样,抵挡不住情绪的冲击。

忒塞尔嗓音苍老嘶哑地说:“时间之神啊!孩子,你是全时理事会成员吗?在这儿你是老大吗?到底是我指挥你还是你指挥我?我们的时空穿梭旅行,现在都归你管了吗?”

每问上几句,他就吼一声“回答我”之类的,不过没等回答,就又抛出一堆更加火上浇油的凶猛问题。

最后他说:“这种妄自越权的事,只要你再敢做一次,我就让你下半辈子都去修水管。听懂了吗?”

哈伦脸色苍白,羞愧不堪地说:“没人事先跟我说过,新手库珀不能进时空壶。”

这些解释完全没能缓解老人的火气。“这种双重否定句能当借口吗,小子?没人事先跟你说,别把他灌醉;没人跟你说,别给他剃光头;也没人跟你说,别把他切成肉串烤了。时间之神啊,小子,别人跟你说过什么,让你怎么对他?”

“让我教他原始时代历史。”

“那就教啊。不要做多余的事。”忒塞尔把烟头丢到地上,用鞋底狠狠踩了几脚,好像那是一生宿敌的脸。

“计算师,我想解释一下,”哈伦说,“在当前现实中,很多世纪在某些方面都跟原始时期的某个侧面有相似之处。我的本意是通过精准的时空定位和航行技术,将他带到那些历史时期作亲身观测,当然了,这要使用时空力场航行。”

“什么?听着,你个笨蛋,你都没想过事先请求我的许可吗?这次就到此为止。从今以后专心教他原始时代历史,永远不要再进时空力场,也不要接触任何实验。如果不管你,接下来恐怕你就要给他演示现实变革,还要教他怎么操作了。”

哈伦用干燥的舌头舔着同样干燥的嘴唇,口服心不服地咕哝着,终于听完了训斥,可以离开了。

不过心理的创伤,他花了好几个星期才慢慢抚平。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