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阳谋高手

刘墉·阳谋高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代序 探寻清史真相的向导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代序 探寻清史真相的向导

纪连海先生在北师大二附中教书,又在央视《百家讲坛》讲学,还要著书立说,实在是位挑战自我的杰出教师,是个有历史责任感的辛勤学者。

我从他那讲坛上流淌着满怀激情的如珠妙语,从他那对历史是非旁征博引的谦恭谨慎,从他那评书般展现历史气息与质感的生动形象,感觉到了他做人的真实与为师者的风范。

纪先生在诙谐、爽朗中倾诉的历史,尽在250年内。由于战乱祸频与数次政权更迭,历史烟尘浓重、泥沙俱下,书籍常毁兵烬,信仰几遇危机。或因这衣食无着的几代人,只疲于奔命,今已模糊了刘墉、纪晓岚与和珅等众人的背影,朦胧了那个盛世。历史繁华喧嚣过后,早已沉默无语;而清史至今无人系统整理,只留下些旷世奇谜。

连海先生,当是让人们寻接这片迷失的一个称职向导。他的激动背后是认真,轻松里面是沉重。他是用自己的勤奋博学、孜孜不倦,在孤独、荒芜的历史过道上跋涉与发现,严谨、细致地寻觅匆匆过客们的蛛丝马迹;一帚帚地清除厚重的泥尘,一刷刷地擦扫演绎的锈蚀,一字一句地拾回鲜活与真迹;致力那盛世历史,以恢复本来的生命与故事,以让那久远的铜镜靓丽如新、光彩照人。

年富力强的连海先生,是在从事一项艰辛且神圣的工作。历史是严肃、繁杂的,就是自己记录自己,也会遗漏脚印;演绎的故事,又不是正史,古与今,人们前行,总是在许多不可知的混沌与机遇中摸索;很多历史悬念,得不到理想的下回分解……历史经过、结局的生成,不会像剧本构思那样圆满、巧妙,那样依附理性,那样循序渐进。有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但这种也要种好了,不要破坏生态,毁灭家园。多少个梦寐以求到头来两手空空,多少人出师未捷身先死。有很多历史结局就像双色球那样,在摇奖机上随意遴选、翻新着万千花样。

连海先生,在浩繁的先人记忆中,睿智挖掘、审慎比对与科学鉴别出真切的历史和脚印。于是,在他愉悦幽默的讲坛上,墨香情切的书著里,人们终于看到了乾隆年间,有芳香气息的花木,有脉搏跳动的人物,呈现个活生生大清王朝原生态的君臣群像。

人生不满百,常耽千岁忧。历史又往往是今人的借鉴——社会需要反腐倡廉,保证国体健康,百姓需要持以忠孝爱国,承接民族传统;人们进而渴想在历史沉淀中,各自寻找各层面与方位的自我和真谛,用以尽量拔高与延伸自己的感知与作为。

于是,当民族复兴的崭新太阳冉冉升起时,要腾飞的人们,正惶惑不安地寻觅、认知自我,怕丢失了自己的根基与镜子。

故而,很多人都想与那些梳着扫平四夷、问鼎中原的清朝大辫子们对话、交流,让他们详真地讲述当时;人们都想与那些二百多岁的祖爷爷探讨如何做人、秉政,如何汲取经验、教训;都想在前人的笑声与泪光中,光大民族与自己。人们渴想能有这种跨时空的神秘沟通,以永葆国运祥和兴盛,以避免自己以后走得曲折,行得困苦。

于是,人们渴盼新世纪再出现个真确、严谨解读历史的司马迁,连海先生在这条艰辛路上的探求与付出,让人们看到了这个希望的曙光。

我是刘氏家族十六世人。我二世祖刘恒,明朝弘治(有说成化)年间时,从今安徽砀山,迁山东诸城逄哥庄务农;五世祖刘通,在明末时考取秀才;六世祖刘必显,1652年中进士,清顺治年间任广西员外郎;七世祖刘棨,1685年中进士,康熙时做四川布政使,就是乾隆的老师朱轼、蔡世远在雍正年间著书《国朝循吏传》颂扬的那个廉洁、正直的清官;八世祖刘统勋,1724年中进士,从雍正年起做官,他除暴安良,体恤民情,竟破了汉人在清廷做官的记录——当了首席大学士与军机大臣;九世祖刘墉,1751年中进士,他机智博学,勤政爱民,也当过首席大学士与尚书房总师傅。

其中,八世祖刘统勋应该是故事最多的。据《清史稿》记载,他曾十二次钦差各地修河、勘狱,处理政务;尤其是惩治了很多贪官,治理了张廷玉结党营私案,冒死制止乾隆以大量满人出任地方官的重满轻汉弊政。他清正廉洁,当面指责,严词拒绝下属馈赠,常常不顾奸佞截杀,微服出京访贫问苦,深得百姓拥戴。

刘氏爷们以自己血泪、气节跋涉艰险、救民水火,百姓敬仰其浩浩正气,耿耿忠诚。当人们遭遇灾难时,企盼清官解救社稷与自己,就将这史距近、事迹多的老少刘公故事由街谈巷议,演绎成亦庄亦谐的地方书戏,如《刘公案》、《君臣斗》、《铡叶阁老》、《左连成告状》与《黄爱玉上坟》等,并在民间流传近二百年。

刘必显与三世后人中,有35人考取举人,11人中进士。刘氏家族被乾隆帝称赞为“海岱高门第也”与“国史之表”。1814年,嘉庆帝亲命太子少保光禄为刘氏家族修谱,并将刘统勋、刘墉身后,供奉于地安门外乃营庙的贤良祠内,与屈原、岳飞和包拯等忠良享有同等待遇;后朝帝王群臣,每年春秋两次展祭,行两跪六叩三献之礼。而十世时,又出了吏部尚书刘之,十一世又出了文化官刘喜海。刘氏家族如此昌盛,得益于忠孝厚积的民族传统,也得益于六世祖刘必显与七世祖刘棨的苦心培植与先身营造。

纪连海先生正说的刘氏家族与刘必显、刘棨、刘统勋、刘墉的四世业绩,与我家族记载吻合,并且翔实。可从他笔中这些人物,证实其做学问考证的仔细、态度的严谨,可见其敬业的真诚与谋事的艰辛。

听了这比我年轻近二十岁的连海先生讲述我家二百多年前的历史,件件事倒比我清楚,新奇的我与他通了第一次电话。原来他是做过大量烦琐的网上与社会调查,并以细致推理甄别。他以其做学问的坚韧、刻苦,侃侃而谈地走上历史讲坛,使我心胸深受震撼。在其后的多次电话与交往谈话中,我终于认识了博学、爽朗,且谦虚、厚道的纪先生。我羡慕这个腾飞年代年轻人的执着与智慧,于是,我也发奋紧跟着这新时代的跃动与理念前进。

连海热情约我共同研究刘家历史,让我甚为感动,这让61岁当过报纸副刊编辑,写过诗歌、散文的我,也骤然年轻了。我是从1972年始,调研我家历史的,但总集中不了精力,总指望多有的明日,是纪老师言行感召,动员了我急于寻觅先人足迹,寻找自我的心灵家园。

人生短暂,岁月悠悠。刘氏后人,今有千余人家,大都仍居住山东诸城逄哥庄或附近。刘家做了六世高官,家中竟无资财积蓄;1844年,连逢三年水灾,时居河北固安的十一世祖刘祯与刘祥,只得逃荒黑龙江;其后在136年间,刘家挣扎、煎熬在社会最底层,受尽社会、旗人、土匪与歹人欺辱、压榨,给今人留下一部与前世反差太大的累累伤痕的近代家史。这可谓是中华民族中,忍受过最血腥、野蛮的环境的一条生生相衔的顽强人链。

我从每分钟打字符不到十个的水平开始,调查写作,重温自家历史;以自己平民视角,探寻了我家逃荒黑龙江的庞繁史实,挖掘了残酷社会穷苦人的血泪——老百姓真像那干旱与洪水中备受折磨的禾草——探讨了孤单贤良的族人,在艰难困苦中,传统人性受到压抑、扭曲后的坚毅志向与作为。

先人的表情仍历历在目,族人的哭笑声不绝于耳。

我十一世祖刘祯,1844年与弟弟及妻挑着两个孩子逃荒闯关东。途中讨饭时,遇灾民群殴,丢了自己弟弟刘祥;他先在黑龙江阿城公路边三老屯住了两年多,边寻弟弟,边给旗人打工;后搬到深山老林的石虎岭东沟,与原始森林及狼嚎、鹿窥为伴歇息四年;又搬到闫家店,豁得筋骨种田,为家争得温饱。他谨守家族传俗,不忘故土。可他寻觅终生也未圆自己手足情,古稀年时,长久过荷的思念摧毁了他的身心,竟迫己服毒自杀——他至死眼泪不干,惨得不能瞑目。

高祖(十二世)刘万金,从1874年始,潜心开油坊,冬日起早贪黑跑营口经商。刘万金及其长子刘得驾驶着原始的惬意,亲率咴咴嘶鸣的七挂马车,车老板们手拿纸灯,哼着高亢的东北小调,整日马铃儿哗哗、车铃儿叮咚,用悦耳和欢快奔驰在蛮荒的冰雪上。1890年秋,刘得赶车拉庄稼,为保全他人性命,跳车勇拦惊马,惨死车轮。我记着这惊心故事,直觉得先祖刘得至今还是风流倜傥的29岁。可为此万金痛愁成疾,于1892年不治身亡,拆散了自家的四世同堂。

曾祖父(十三世)刘贵,从1893年始,栉风沐雨驭犁处女地,驾驾、吁吁挥鞭给旗人垦荒2600多亩。1907年的一个秋夜,我家场院遭人放火,五六丈烟光惨烧50万斤粮,人们只能望着黑暗捶胸顿足;后来曾祖父与祖父文巨,被吃饭的八九张嘴逼得三九天去长春跑运输。1919年运甜菜,又被野蛮土匪抢走八匹马。此时野荒开尽,良田早归旗人,自己落得一无所有。1945年饿病,孙儿拿物去城里换点心,回程又遭日本兵抢。曾祖父躺倒堂屋时,已家徒四壁,竟买不起棺木。

祖父(十四世)刘文巨,是自学盖房、做犁的木匠。1943年后,连年涨水,田里抓鱼,产粮不够交租,一家到崴子挖菜,喝糠糊度日;刘家春节,家里唯一的摆设是炕沿上坐着的债主。可土改时,以“种地不交租子是恶霸”为由,把我家定为富农成分。这旷世荒唐的成分,让祖父多次惨遭批斗,使其终日愁闷,卧病八年而终,时年79岁。

父亲(十五世)刘学清,少时读私塾不到三年。伪满当铁路警,后任农业社会计,在铁路当文工团团长、工会主席与食堂管理员,父亲总捧书学习,超常发挥潜能。下放回家,他的人生被“阶级斗争”磨蚀了,仍谆谆鼓励子女成才;二十多年劳苦下田、打柴。他花甲年才逢改革开放,写了首感慨诗《痛惜》:“雪占蓝天透心寒,浮云缥缈炊烟断。遍地禾叶随风荡,残躯仅如风里烟。莺歌笑语山花灿,春情秋意展新篇。流水催人余铃尽,只叹时过境又迁。”父亲惦念后人,留《当好一家之长》与《爱护你的身体》等文字。故于2005年,时年85岁。

至于本人(十六世),7岁就在田野打柴、挖菜,刨荒读书,渡过糠菜的“困难时期”。1964年到大庆开汽车,为车队画黑板二十多年。我从1972年写信纠偏家庭成分,至1980年得昭雪。1983年,以我为组长的质量管理小组,为节油在汽车上摸爬滚打了6年,被评为全国优秀质量管理小组。1990年,我到企业报当编辑……2006年,我的诗集《中国的草》问世。

我的儿侄们(十七世)都能立志读书,超越自我……

几百年来,我族人与中华民族一样——忠贞、善良与勤俭,这是刘氏家族百年的持家传统;善于忍辱负重,崇信和为贵与中庸之道,敢于挑战自我。

今天,我行进在使命与责任中,前有纪老师榜样带动,后有儿孙们的期待督促,研读好自家史这个课题,是我向自己人世交差的重要内容。先祖刘墉说自己是草民,于是,我把自己录写的家族传记叫“后世草民”。我写了民族传统的勤劳、质朴,写了山野禾草的顽强、芬芳。写毕,我更挚爱这禾草般平民生命的拼争与花果。我们仿佛就是一簇攀援执着、随风呐喊的禾草。虽然,昨日的连天先草早化春泥,繁盛的往事只剩几片珍稀,可我读懂了先人的瞳眸,看得见后人的期冀。

我辈当以禾草的名义,继续拉紧着雨露的手臂,挽同咯咯拔节的四野;甚至把自己忧思与饥寒,都要梳理得如枫叶和冬梅般美丽;以氧和负离子的清新良知,让自己的每个情结,都结出鲜活与灿烂。花团锦簇地做好祖国大花园中一株鲜艳、顽强的新绿,以让这个世界的表情、气息更灿烂、芬芳,以无愧于这个时代和自己的生命。

此文为让读者了解刘家部分后世生存状况,多写些文字。二百多年来,我家常为国人念念挂齿,实感受宠若惊,我代做官先人感谢多世父老厚爱,并为自己碌碌无为,如此于世面祖而惭愧。我的这次写作,确是受了连海老师的热诚启迪,与其先锋榜样的影响。在此,我要衷心感谢以身作则的连海先生。

聪慧、勤奋的纪老师,在这光怪陆离的万千诱惑里,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做了份卓有成效且颇具意义的工作。祝愿连海先生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今后探索先人历史的路上,继续执着、快乐地走下去,并不断能有自己新的探索与发现。

刘士杰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