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阳谋高手

刘墉·阳谋高手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世代忠良的忐忑心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世代忠良的忐忑心理

首先我们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刘墉他的官职和品级,始终不能超过和珅。其实说起来,刘墉比和珅大了31岁,出道也比和珅早了很多年,他出道的时候,和珅才一岁。这样刘墉怎么会始终不能超过和珅呢?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刘墉和和珅两个人属于不同的民族。刘墉属于汉族,和珅属于满族。

我们在这里不是宣扬民族优越论,但是我们必须把历史放到那个时代去思考。大清朝以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它首先欣赏的就是自己民族的人士,如果说我们两个人的水平学识不相上下的话,那作为乾隆皇帝,他肯定希望任用的是和珅这个满洲人,而不是任用刘墉。

第二个方面,就是刘墉这个人与和珅这个人的身材相貌是不太一样的。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的时候,刘墉多大岁数,他63岁,而和珅呢?和珅在这一年才32岁。两个人的相貌应该说截然不同,一个很年轻、很英俊——和珅好歹他也是一个“满洲第一俊男”,他的英俊潇洒是没有办法比的;而刘墉本人,虽然说不能说到是罗锅,但一个60岁的人和30岁的人要比相貌,是完全不能够相比。

刘墉不敢与和珅叫板的第三个原因就是他们的家庭背景不一样。前面我们给大家介绍了,到刘墉的父亲死的时候,刘墉他们家已经保了大清朝一百二十多年了。从1652年刘墉的曾祖父考中进士开始, 120年以来,他们一直是大清朝的忠实顺民。刘墉这个家庭留给刘墉的任务是守成即可,不求突破。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你也永远不可能突破。不是我说话绝对,为什么呢?我们可以看到刘墉的父亲,他死后皇帝给他的谥号是什么?是“文正”。满大清朝才有八个叫“文正”的。刘墉的父亲得到这个谥号是在第二,从先后顺序上来讲是第二个。你们家能够辈辈出叫“文正”的吗?这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刘墉自己也知道,这个家族给他留下的任务就是守成,就是保住这个家庭,让这个家庭世代有人做官,保住这个家庭能够在今后的朝代中不会衰落下去就很好,就很了不起了。就像刘墉本人所写的几副对子一样,我们来听一听刘墉心中,他自己在想什么。这都是他自己家贴的对子,我们来看一看他的对子。

第一个对子是什么呢?他们家里贴的最长的一个对子叫“粗茶淡饭布衣裳,这点福让老夫消受;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些事有儿辈承担”。你看,在刘墉心中,他想的是什么?粗茶、淡饭、布衣裳,就是吃、喝、穿,我就想这个。那些齐家、治国、平天下,那是你们小辈的事。

刘墉还有一个对子也能反映出来他的这种心理。这个对子说的是“山水有情娱永日,古今无尽寄长年”。说的是什么意思呢?哎呀,祖国的江山多美好,我天天玩儿、天天欣赏,我都欣赏不过来,这老天爷让我活一万岁就好了!这个是他想的另外一个问题,我现在想就是如何长寿,如何能够饱览祖国的风光。

还有第三个对子,他说的是“闲中觅伴书为上,身外无求睡最安”。意思是平常我不出去,在家里看看书、睡睡觉,这是我的任务。

还有一个对子说的是,“有猷,有为,有守,多福,多寿,多男”。这个“猷”的意思是计谋。你看他的“有猷”,有计谋;“有为”,有作为;“有守”,有守成。我不求突破,用我的计谋、用我的工作来守住我的家业,并且要让我的家业怎么办呢?要“多福,多寿,多男”。他要养一大堆男孩子。还真巧了,日后的刘墉居然没有儿子!

这就是刘墉,就是一个很现实的刘墉。我们可以看到,刘墉心中想的就是如何让自己的家庭能够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这就很好了。

和珅能够这么想吗?和珅自幼父母双亡,他们家留给他的是什么,是“不成功便成仁”。

所以我们可以想象得到,这两个人的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刘墉一家四代,祖辈为官,四世为官,一百多年,到刘墉这里,已经一百三十多年过去了。他们家什么没经过?而和珅呢,和珅就必须把什么事情都要做好。和珅一家留下和珅的就是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地做好自己的工作,期盼得到皇帝的欣赏。所以我什么事都要做得比别人要好,比别人要完美。而刘墉绝不会想这些,刘墉想的是,我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就行了,你皇帝承认不承认,有我们家,你早晚会承认我的工作的。俗话说得好,“朝里有人好做官”嘛。这样,和珅他能够做得出来的事,刘墉就做不出来,他必须得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着想。

我们就可以发现,刘墉的家庭似乎与我们介绍过的一个家庭很相似,什么样的家庭?阿桂,大学士阿桂一家,也是世代为官。他在为官的过程当中,从他的父亲阿克敦那里,看到自己的父亲经常无缘无故、莫名其妙地就被人家弹劾,而且皇上连调查都不调查,一弹劾就成功。昨天还是一品封疆大吏,转眼之间就身入牢狱了。这种事情在大学士阿桂家里是随处可见。阿桂,一个满洲贵族,尚且如此;刘墉,一个汉族人,他在这个朝代,他在这个家庭里,他想得一定比阿桂想得还要深。

阿桂处世原则是什么?是一定要提防那些像和珅、和琳的年轻人,提防那些年轻有为的人。他们有朝气、有前途,相处的时候一定要提防这些人,不能跟他们较真儿。

阿桂的家庭犯过案子,刘墉的家庭同样犯了案子。人家处理阿桂的时候是什么样?处理你们刘墉家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有观众就会想到,难道刘墉家也像阿桂他们家似的曾经受过磨难吗?是啊!那个时代的家庭,哪一个朝臣家族是一帆风顺的?你刘墉家已经三代一帆风顺了,还能够吗?这是不可能的。你能永远不得罪皇帝?皇帝总会找个碴儿收拾你,让你知道天多高、地多厚。否则你就快肆无忌惮了,尽管你的正直我们承认。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预见,刘墉家的磨难就是不可避免的。

刘墉家经历的很多磨难都是发生在他父亲刘统勋身上。我们前面讲过,刘统勋在朝廷上的位置,在汉人里应该是数第一的。但是磨难恰恰就发生在刘统勋身上。那一年是乾隆十九年(1754年),刘墉考上进士刚刚三年,在翰林院里,是从庶吉士到编修,好不容易熬到了侍讲,突然之间祸从天降。说起这个祸,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个事,甚至可以说,是跟他们家都没有太大的关系的一件事。那么这个祸是怎么来的呢?话还得从新疆回部的阿睦尔撒纳来谈起。

回部,我们要注意这个回部,不是我们今天讲的回族,回部跟回族不是一回事。这个回部指的是维吾尔族,清朝管维吾尔族就叫回部。清朝的时候,在乾隆年间,回部有一个首领叫阿睦尔撒纳,他发动了叛乱,大兵一下占领了乌鲁木齐。在那个时候乌鲁木齐还不叫乌鲁木齐,叫归化城。阿睦尔撒纳一下占领这个地方以后,当时的清军就被迫后撤。到哪儿呢?有两个地儿,一个地儿叫巴里坤,一个地儿叫哈密。巴里坤离哈密很近,两个城离乌鲁木齐都是非常近的。清朝的大军转眼之间,就从西面的乌鲁木齐退到东面的巴里坤和哈密了。

我们知道,刘统勋曾当过首席军机大臣,乾隆十九年(1754年),刘统勋正好赶上去新疆巡视巴里坤和哈密的清军驻地,其实就是慰问而已。他面临突然而来的大军后撤,感觉形势非常危险,所以立即给皇帝写了一封信,信中建议放弃巴里坤,所有的军队退到哈密,重新准备,不与敌人正面冲突。意思就是,我们先准备一下,以逸待劳,等到他攻到哈密的时候我再全力进攻,再反攻。结果乾隆皇帝拿到这封信,拍案而起,勃然大怒,命令立即将刘统勋给我押回北京,全家抄家!这个刘统勋全家所有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好几十口子人啊,立即投入监狱,两年啊,两年,也不审问。其实我们事后分析,乾隆皇帝想的是什么?乾隆皇帝当时非常担心的是一个什么事?担心的是代表了汉族人利益的刘统勋,与代表回部利益的阿睦尔撒纳两相勾结,他非常担心的是这件事。而刘统勋作为军机大臣,他有权调动全国的军队,如果出现这种事情,这个大清朝可能转眼之间就会灭亡!

我们可以试想,如果这个前去巡视的人不是汉族人,不是刘统勋,要是一个满洲人,皇帝绝不会如此勃然大怒,也绝不会抄家。当然,两年以后,刘统勋的家产还回来了。两年以后,乾隆皇帝也觉得自己有点儿过分,所以又将刘统勋和刘墉官复原职。但是,刘统勋心想:“算了算了,儿子你别在北京了,这个北京太危险,你还是给我上外面吧。”所以,当时刘统勋就保举他的儿子刘墉去外地为官,不在北京待了。

这件事给刘墉带来了很深刻的影响,在刘墉的一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刘墉以后一生所有的经验教训以及所有的为官原则,多多少少都与他在这年曾经无辜坐牢、全家被抄家,与这件事有着关系。

那么刘墉从这件事中得到的第一个教训是什么呢?他得到的第一个教训,也就是他为官处世的第一条基本原则是什么呢?那就是讨好皇帝,该出手时就出手。刘墉深深地知道,自己全家的小命危在旦夕,这个时候皇帝放你就放你,皇帝说不放你,谁也不敢说放你,自己的家人能不能保住性命,完全凭皇帝一时高兴。那我怎么能让皇帝高兴?我将来的任务就是千方百计地讨皇帝高兴,讨皇帝欢心。有人说,刘墉也是如此卑鄙的人吗?您在那个朝代,您生活在那个时代,您能有别的办法吗?

说起讨好皇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的时候,刘墉已经身处外地了,连见到皇帝、跟皇帝当面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怎么讨好皇帝?说实话,非常困难。他又跟和珅不能相比,和珅人家一长大了就是侍卫,人家是满洲人。您是一个汉人,您永远不可能当侍卫,您怎么样跟皇帝接触?这个时候,刘墉的家庭帮助了刘墉。从顺治九年(1652年)他的曾祖父开始做官开始,到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一百多年为官的经验帮助了他。

这件事没做过,但是听说过,就知道应该怎么做。这个时候,刘墉的脑海就涌现出了三个字——文字狱。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