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尔衮·一指通天

多尔衮·一指通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守住立场才能力排众议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守住立场才能力排众议

什么是“七大恨”呢?所谓“七大恨”是指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心目中导致他与大明王朝结怨的七件令他恼怒异常的事情。

第一,明朝害死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祖、父;

第二,明朝背弃誓言,遣兵越界,护卫叶赫;

第三,明朝违背誓言,指责建州杀害出边采人参、挖矿的汉人,逼令建州10人偿命;

第四,明朝派兵驱逐住在柴河、三岔和护安等三处的女真人,让其退出耕地;

第五,明朝逼迫爱新觉罗·努尔哈赤退出已经吞并的哈达地区;

第六,明朝支持叶赫,使原来许嫁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叶赫老女转嫁蒙古;

第七,明帝听取叶赫谗言,派人送信给后金侮辱建州。

有意思吧。这所谓的“七大恨”,我觉得说了半天无非就是四件事:第一件事,杀父之仇;第二件事,夺妻之恨;第三件事,粮食危机;第四件事,部族矛盾。

我们看,这“七大恨”当中,有第二、第六、第七三条涉及了海西女真中最为强大的一个部落——叶赫部,还有一个叶赫老女。

叶赫老女是谁呢?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未婚妻。这也就成为努尔哈赤与大明王朝开战最为重要的借口——夺妻之恨!下面我们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叶赫老女的故事。

叶赫老女是叶赫贝勒布扬古的妹妹,可能长得比较漂亮吧,为了联络建州,13岁就许给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了。但是许完之后并没有把她嫁过来,而是随后又许给哈达的贝勒、辉发的贝勒、乌拉的布占泰,结果这三个部落都被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灭掉。蒙古扎鲁特部的介赛也要娶她,叶赫老女誓死不从。介赛就要报复。布扬古又把他妹妹许给喀尔喀部达尔汉贝勒的儿子,叫莽古尔岱。

建州女真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贝勒们非常气愤,认为这个女人许给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已经20年了,现在又把她许给莽古尔岱,真是奇耻大辱啊!要发兵把她夺回来。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说,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可以打他,可为了一个女人打他不好。这个女人许配给我,我都没有那么生气,你们那么生气干什么?结果33岁的叶赫老女就嫁给了蒙古的莽古尔岱。

我们继续话说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的这个“七大恨”。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宣布“七大恨”之后,一举在1618年捣毁抚顺,攻取清河。明游击将军李永芳投降,后金掠去人畜30万。

然后,1619年春,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再次率兵攻打叶赫,攻下二十余寨。

大惊失色的明廷从福建、浙江、四川、甘肃调集88000人与朝鲜兵13000人,以杨镐为辽东经略(经略是朝中派出的总制一方的军务重臣),采用分兵合击的战术进攻兴京,企图一举摧毁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政权。萨尔浒之战打响,叶赫派兵援明。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运用“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对策,首先在萨尔浒击破明主力杜松军。然后,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北击尚间崖(萨尔浒西北30里)明朝马明军。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又急返兴京,南击刘与朝鲜姜弘立军。明各路军均为所破。杜松战死,马明逃脱,刘战死,姜弘立被俘。从此后金对明朝从防御转入进攻的态势。

此后,爱新觉罗·努尔哈赤迅速消灭了叶赫,占领了野人女真三部中的渥集部的大部分。

至此,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努尔哈赤终于基本上完成了女真各部的统一。

萨尔浒战后,明任通晓军事的熊廷弼为辽东经略。熊廷弼积极防御,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无机可乘。后来熊廷弼被不懂军事的袁应泰替换。袁应泰守备松懈,为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所乘。1621年,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攻占沈阳、辽阳。

在这种情况下,明廷被迫再度起用熊廷弼。1622年,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大败明辽东经略熊廷弼和辽东巡抚王化贞,夺取明辽西重镇广宁(今辽宁北宁市)。熊廷弼因兵败失地而被斩,传首九边;王化贞也因兵败弃城而丢官,下狱论死。

明廷派天启帝的老师、大学士孙承宗为辽东经略。孙承宗出关赴任,巡察边务,整顿部伍,储备粮料,积极防御。他还任用袁崇焕修筑宁远城,加强战备。整整四年,辽东地区没有大的战事发生。

在这种情况之下,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知道,与大明王朝的战争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完成的。这样,有一个稳固的根据地就摆上了议事日程。他决定迁都沈阳。

此前,辽设五京,没有沈阳;金设五京,也没有沈阳。元朝东北行政中心在辽阳;明朝辽东军政中心,先在广宁,后在辽阳。

1625年,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决定迁都沈阳,但遭到贝勒诸臣反对。理由是:近来正在修建东京辽阳,宫室已经建好了,老百姓的住所还没有最后完工。本来年景就不好,迁都要大兴土木、劳民伤财。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力主迁都沈阳,说:“沈阳形胜之地,西征明,由都尔鼻渡辽河,路直且近;北征蒙古,二三日可至;南征朝鲜,可由清河路以进;且于浑河、苏克苏浒河之上流,伐木顺流下,以之治宫室、为薪,不可胜用也;时而出猎,山近兽多;河中水族,亦可捕而取之。朕筹此熟矣,汝等宁不计及耶!”

看得出来,这个时候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已经有夺取全国政权的企图。他说:“……南京、北京、汴京本非一人所居之地,乃女真、汉人轮流居住之地。”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综合考量了历史与地理、社会与自然、政治与军事、民族与物产、形胜与交通等因素,而做出迁都沈阳的重大决策。从此,沈阳第一次成为都城。

迁都沈阳后,经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爱新觉罗·皇太极父子两代的开发,沈阳及辽河地区的经济与社会得到全面开发与迅速发展,并带动了东北地域经济与文化的发展。

清朝迁都北京后,沈阳成为陪都。似可以说,对于近代辽河流域、沈海地带的区域经济开发,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是第一个真正的经营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