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二号人物

和珅·二号人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他心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他心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

过去结了婚的女人没有名字,和珅的妻子的娘家姓冯,所以我们就只能称和珅的妻子为冯氏。冯氏是发现和珅是“人才”的“伯乐”刑部尚书英廉的孙女,她是和珅的情感世界中最为重要的女人。

有的读者一看到这里,就会产生一些疑问:一般而言,我们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像和珅这样的满清第一大官,最起码也应该用上“虽然家里三妻四妾,但仍然每天寻花问柳、生活糜烂”一类的形容才对。和珅的妻子冯氏居然是和珅的情感世界中最为重要的女人?不会是作者说错话了吧?

作者还真的没有说错话。和珅这个人,他在颠覆着我们传统的观念。

虽然,他是人所共知的满清第一大贪官,可是在家里面,他真的是对妻子很忠诚的。

虽然,他也有几个小妾,但是第一,这些小妾都是经过他的妻子同意的,有的还是他的妻子亲自给他说的;第二,在他身边的这几个女人中,他的妻子从来都是他心目中最为重要的女人,是谁都不能代替的。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还要从头说起。

可是,正史中却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关于冯氏的记载。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史书的作者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和珅的妻子没有什么值得书写的英雄事迹,正史中就没有刻意为和珅的妻子树碑立传的想法。

一般的史书的作者是不会为一个女人树碑立传的。

作为女人,能够被写到史书里面,一般只能有以下三种可能:

一是这位女子是皇帝的女儿。“二十四史”都是为皇帝树碑立传的,作为皇帝的女儿,当然跟着沾光被写进了史书里面。和珅的妻子不符合这一条要求。

二是这位女子嫁给了皇帝或者皇帝的子孙。“二十四史”都是为皇帝树碑立传的,作为皇帝的妻妾或皇子皇孙的妻妾,当然也可以跟着沾光被写进史书里面。和珅的妻子也不符合这一条要求。

三是这位女子是非常符合中国古代儒家思想所提倡的“三从四德”标准的女子。最大的可能就是她是贞节烈女之类——丈夫很早就死了,但是自己却一直坚持守了几十年的寡。

什么是中国古代女子的标准“三从四德”呢?

所谓的“三从四德”,“三从”指的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尤其是这个“夫死从子”,指的是丈夫死后,妻子不但不能改嫁,而且要永远服从自己儿子的领导。这样的女人就可以被写到史书里面的《列女传》里。“四德”指的是“妇德、妇言、妇容、妇功”。“妇德”,品德要好;“妇言”,言行举止要符合中国传统的礼仪规范,对公婆、小姑、丈夫、子女都要好;“妇容”,容貌要漂亮但不能妖冶;“妇功”,每天的生活要围绕着锅台、碾台、炕台转,尤其是手工活儿要好,饭菜做得要可口。“三从四德”标准的最终确立实际上是在宋朝完成的。当时的满洲人实际上还不能够接受,大清朝的统治者只是提倡这些,而且只是对汉族人提倡这些,并没有在这方面对于满洲妇女提出要求。

过去,考察一个妇女最为基本的标准是“三从四德”中的“夫死从子”,也就是要守寡几十年如一日,才能被写进正史中的《列女传》中。和珅虽然死得早,但是和珅的妻子死得比和珅还早。所以,和珅的妻子更不符合这一条要求。

您想啊,和珅的妻子不符合上面这几条要求,因此也就不会被刻意写进正史中去。

既然正史中没有给我们留下多少关于冯氏的记载,我们只能从一些野史中了解一些和珅与他的妻子冯氏的关系的史料。

很奇怪的是,现在我们能够找得到的关于和珅与他的妻子冯氏的关系的所有史料中,都不约而同地记载着和珅很珍惜与他的妻子冯氏的感情。

在这些感情的描写中,最为精彩的应该说是嘉庆三年(1798年),他的妻子冯氏病故前后的一段了。

自从和珅的小儿子夭折后(嘉庆元年),冯氏便一病不起,和珅忧急万分。嘉庆三年(1798年),冯氏病情日渐严重。

和珅便在七夕这天安排了一个盛大的祈祷活动。在他的指挥下,豪华的和府中搭起了彩棚,青案供着“牛郎”、“织女”两个天上星君的牌位,和珅和病中的冯氏一起诚心祈祷。

但是,他们的祈祷并没有带来什么好的结果,冯氏依然咳嗽不止,还常伴有血丝。

和珅仍然不死心,在阴历七月十五,中华民族传统的鬼节这一天,和珅又用出他用惯的贿赂大法,开始贿赂鬼神。

冯氏居然真的就熬过了鬼节。

中秋节到了,团圆的日子,和府上下的丰绅殷德、公主等人齐齐到病房向冯氏跪拜,冯氏由于节日的冲喜,也是有说有笑,脸上甚至泛着平时难得一见的红晕。和珅一看,难得夫人精神如此好,便大赏奴仆,让他们吃上平时难得吃到的肉食。

但是就是在这一天的夜晚,冯氏病故。

和珅悲痛欲绝,作《悼亡诗》六首。我们这里选取其中的片段。

其一:

修短各有期,生死同别离。

扬此一抔土,泉址会相随。

今日我笑伊,他年谁送我。

凄凉寿椿楼,证得涅槃果。

其二:

夫妻辅车倚,唇亡则齿寒。

春来一齿落,便知非吉端。

哀哉亡子逝,可怜形影单。

记得去春时,携手凭栏杆。

其三:

玉蕊花正好,海棠秀可餐。

今春花依旧,寂寞无人看。

折取三两枝,供作灵前观。

如何风雨妒,也紫同摧残。

和珅的这几首诗写得质朴无华,直指人心,落地有声,欲哭无泪,将他悲痛的心情刻画得淋漓尽致。当然,我们由此可以重温一下和珅夫妻间那深厚的感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