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二号人物

和珅·二号人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才貌兼备是他升迁的关键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才貌兼备是他升迁的关键

在乾隆皇上身边的时候,一般的侍卫都是安于现状的,因为他们都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因此整日唯唯诺诺、小心谨慎,唯恐因一时出现的差错而招来杀身之祸。但和珅并不赞同这些侍卫们的做法。

历史似乎正是为了印证和珅的与众不同是正确的,所以才给予了与众不同的和珅以很多迅速崛起的机会;历史似乎也正是为了再次印证“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道理,所以才给予了学问渊博的和珅以很多展示才能的舞台。

关于和珅发迹的具体过程,我们现在所能够看得到的正史如《清史稿》等著作里面没有任何的记载,毕竟,和珅在正史如《清史稿》等著作里面是个贪官的形象,具体描述贪官的发迹过程,是有损于乾隆皇帝形象的。因此,关于和珅发迹的具体过程,我们只能在一般不被人重视的野史中去查阅。

野史中关于和珅发迹的具体过程,主要有以下四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源自清人陈康祺在《郎潜纪闻》中的记录:

一天,乾隆皇帝正在颐和园里面,坐在车舆中游赏春光。忽然,一名侍卫急匆匆地走到驾前,奏道:“云南急呈奏本,缅甸要犯逃脱。”乾隆接过奏章,细细读过后,眉头一皱,龙颜大怒,说道:“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这话出自《论语·季氏》,兕指雌犀牛。大意是说,动物园里的动物们跑出来了,珍藏的上好的东西被毁坏了,是谁的责任?

可侍卫们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他们只知道皇上生气了。皇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此时此刻,乾隆皇帝身边的诸多侍卫们,谁还敢说话呀。偏巧,此时的和珅说话了:“是典守者不能辞其责耳。”和珅的大意是说,是守卫的责任。

乾隆皇帝不料有人应声答话,就问和珅道:“想你一个仪卫差役,却也知道《论语》,你念过书吗?”和珅恭恭敬敬地回复皇上,说自己曾经是咸安宫官学的学生。

乾隆皇帝一听大喜,眼见和珅不仅长得一表人才,而且还曾经是官学的学生,有心考他一考,就说:“你且说说《论语·季氏将伐颛臾》一章的意思?”

和珅立即答曰:“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別,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从这个方面来看,对于儒家经典能够倒背如流的和珅能够受到乾隆皇帝的赏识绝对不是偶然的。

这正是和珅梦寐以求的进身之阶,他平日的攻读,此刻终将派上用场了。于是,他不慌不忙地说道:“重教化,修文德以怀人,不起则都分崩离析,祸起萧墙,此后圣人之见也。然,世易时移,如今之世,远方多顽固不化之人,仅以教化化之,不示之以威势,则反易生妾心。如此,于国于都,应首重教化,修文德以服人,使远者来之,来者安之,且加之以威力,防微在渐。不然,就真正是‘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了。”

又一日,乾隆皇帝在圆明园的水榭上读书,和珅随侍在侧。不知不觉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乾隆皇帝不久看不清手中的《孟子》上朱熹的注解了。因为朱熹的注解是用小字排在《孟子》的原文之下的。乾隆皇帝就对和珅说:“和珅,去拿灯来,这行字,朕看不清了。”

和珅躬身道:“不知皇上看的是哪一句?”

乾隆皇帝又说道:“人之道也,饮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了禽兽。圣人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

和珅不假思索,朗声背道:“吉水土平,然后得以教稼穑;衣食足,然后得以施教化。后稷。树,亦种也。艺,殖也。契,音薜,亦舜臣名也。司徒,官名也。人之有道,言其皆有秉彝之性也,然无教,则亦放逸怠惰而失之。故圣人设官而教以人伦,亦因其固有者而道之耳。《书》曰:‘天叙有典,敕我王典到哉!’世之谓也。”和珅一口气将朱子的注疏背了下来。

乾隆皇帝等他背完,说:“不知爱卿竟有如此的造诣。”

于是,乾隆背文,和珅背注,君臣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背了许久。

乾隆皇帝一见,和珅这样的文武双全的人才在朝中所有的大臣中间,尤其是在所有的满人大臣中间,简直太不可多得了。

您想想,当时的满洲人入关已经一百多年了,真实地说,他们已经不再是马上民族了,但是,他们又不喜欢学习汉民族的东西,像和珅这样如此精通汉人文化的满洲人简直太少了,太不可多得了。而当时的汉人呢,他们在文学修养上似乎略胜满洲人一筹,但是,在武功征战上还是要差一些。

在同等条件下,满洲人建立的大清朝的乾隆皇帝能不重用和珅这样文武双全、工作能力极高、聪明且胆识过人的满洲人吗?

于是乾隆皇帝立即升和珅为御前侍卫,类似当今的贴身保镖。

第二种说法源自薛福成在《庸庵笔记》中记载:

有一次,乾隆皇帝准备出外巡视,叫侍从官员准备仪仗。官员一下子找不到仪仗用的伞盖,急得不知道怎么才好。乾隆皇帝非常生气,眉头一皱,龙颜大怒,说道:“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官员们听到皇帝责问,吓得张口结舌。这时和珅说了:“是典守者不能辞其责耳。”和珅的大意是说,是守卫的责任。后面的故事,与前面第一种说法相同。我国现代著名史学家林汉达先生在他所著的《上下五千年》中认同这种说法。

第三种说法源自《归云室见闻杂记》中记载:

和珅一生的转折点是在乾隆四十年(1775年),这一年乾隆皇帝巡幸山东,和珅扈从。乾隆皇帝喜欢乘坐一种骡子驾驭的小车,“行十里,一更换,其快如飞”。有一天,碰巧和珅跟这种小车随从侍卫,于是有了君臣二人的下面一段对话:

上问:是何出身?

对曰:文员。

问:汝下场乎?

对曰:庚寅曾赴举。

问:何题?

对曰:《孟公绰》一节。

上曰:能背汝文乎?

和珅随行随背,矫捷异常。

上曰:汝文亦可中得也。

其知遇之恩实由于此。

这段话的意思很简单。说的是乾隆皇帝问和珅是什么出身,和珅回答说是学生。乾隆皇帝又问和珅是否参加过科举考试,和珅又回答说曾经参加庚寅年(1768年)的科举考试。乾隆皇帝又问和珅当年考试的题目是什么,和珅回答说是《论语》中的《孟公绰》一节。乾隆皇帝又问和珅,能否背诵下来当年他在考试的时候所写的文章,和珅于是随行随背,矫捷异常。乾隆皇帝就对和珅说,你的文章也是可以考中举人的。和珅的机遇实际上由此开始。

孟公绰是春秋时期一个以清廉而著称于世的人,是孔子心目中的完人形象。但是,孔子认为他这样的人只适合做一些大国的世家大族,如晋国赵氏、魏氏的家臣,而不适合做一些小国如滕、薛这样的很小的国家的栋梁之臣。所以,才有了《论语·宪问》中的这样一段话:

子曰:“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

这段话的意思是,孔子说:“孟公绰做晋国赵氏、魏氏的家臣,是才力有余的,但不能做滕、薛这样小国的大夫。”这是孔子本人对孟公绰的个人评价。我国当代著名满学家阎崇年所著的《清朝皇帝列传》里面,就持此种看法。

不管以上三种情况哪一种是真实可信的,它们都反映了一个基本的史实:和珅得到乾隆皇帝的宠信既是很突然的也是很必然的。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说和珅得到乾隆皇帝的宠信很突然,实际上是说和珅受宠的偶然性。偶然之间的一次君臣谈话,就奠定了和珅迅速升迁的基础。这真是历史的偶然。但是,我们也可以据此认为,和珅得到乾隆皇帝的宠信其实是有着它的必然性的。和珅受宠发迹的真实原因是什么呢?我们从上面的三段野史上的记载可以看出一些和珅受宠发迹的原因:

第一,学识渊博。正如前面我们所叙述的那样,和珅在咸安宫官学上学读书的时候,是非常用功的,和珅被别人发现是一个人才,其实只是早晚的事。和珅受宠于乾隆皇帝,其实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甭说别的,但就和珅所会的四种语言来说,就是那些名字叫作刘墉、纪晓岚之流的汉人大臣完全不能比拟的!

第二,出身满洲。不管怎么说,和珅毕竟出身于满洲正红旗。这是他受宠发迹的最基本的条件。在学问同等的条件下,皇上当然喜欢满洲人而不是汉人啦。这里,还有个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和珅的姓氏——钮祜禄氏。但凡对乾隆皇帝的出身稍有点儿了解的读者朋友们都会知道,乾隆皇帝母亲的姓氏与和珅相同,也是钮祜禄氏。换句话说,时至今日,我们虽然不清楚和珅家族与乾隆皇帝的母亲家族之间的亲缘关系到底如何,但有一点是完全可以肯定的——他们之间,是被确认了的亲戚关系。我们暂且不管这种亲戚关系的远近如何,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一定会迅速拉近青年和珅与老年乾隆皇帝之间的距离!这一点,也是那些名字叫作刘墉、纪晓岚之流的汉人大臣完全不能比拟的!

第三,相貌堂堂。不管怎么说,和珅也是当时号称满洲第一俊男,长得很酷的。在学问、民族同等的条件下,皇上当然喜欢长相漂亮的满洲人啦。当然,就这一点来说,也是那些名字叫作诸如刘墉、纪晓岚之流的汉人大臣完全不能比拟的!

第四,聪明伶俐。不管怎么说,和珅的所作所为也是属于聪明伶俐、见机行事、干练潇洒,能够随时把握住机会的人。在学问、民族、相貌同等的条件下,皇上当然喜欢聪明伶俐的人啦。再怎么说,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的聪明伶俐,也是那些名字叫作刘墉、纪晓岚之流的六十多岁的汉人大臣完全不能比拟的!

第四种说法是最为传奇的:

说的是和珅是雍正爱妃转世,与乾隆皇帝有宿缘。

乾隆皇帝快到20岁那年,有一次进宫,经过父皇雍正的一个妃子身边,看见她正在对镜梳头,游戏心起,便突然从后面捂住了她的眼睛。该妃不知道身后是太子,大惊,顺手便拿起梳子向后边打去,正中乾隆的额头。

第二天,雍正皇后看见弘历额头上有伤痕,逼问出这一情形,大怒,认为是这个妃子调戏太子,马上将她赐死。年轻的弘历非常害怕,想为此妃辩白,但又不敢这样做,犹豫再三,束手无策。后来他跑到书房,以小指染上朱色,返回妃子的住所,见到她已经上吊,但还没有气绝,便在妃子颈上点了朱色,说:“我害了你!如果魂魄有灵,20年后再相见吧。”

当和珅引起乾隆皇帝注意的时候,乾隆皇帝发觉和珅似曾相识,一再思之,想起来和珅的容貌跟那个死去的妃子相似,密召和珅觐见,令其靠近御座,俯视其颈,竟然发现当年的指痕似乎犹在,于是乾隆皇帝便默认和珅是父皇爱妃的后身了,对他倍加爱惜。

这个故事没有多少可信度。相信并且采纳这个观点的一般是西方人的著作,诸如佩雷菲特所著的《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撞击》之类。不过,这个故事中透露出乾隆与和珅的那种若有若无的同性恋情感,倒似乎不是不可能的。

清代官场多有好“男风”的陋习,乾隆未能免俗也应该是正常的现象。乾隆喜好俊秀之人应该是可能出现的现象。而和珅本人,也正如我们前面所叙述的那样,正是一个相貌英俊潇洒的美男子,而且和珅本人聪明伶俐,受到乾隆皇帝的异常宠爱,也是可以理解的。御史钱沣(字东注,号南园,官至御史)就曾经指责和珅办公地点过于接近乾隆皇帝的住所。

不管上述四种说法哪一种是正确的,不管这第四种说法是否有道理,但是和珅由此迅速发迹了是真的,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和珅本人从此以后就迅速地登上了权力的顶峰。

不管怎么说,从此以后,和珅终于可以大展才华、充分发挥他的才能了;从此以后,和珅终于可以让发现他是个杰出人才的“伯乐”英廉等人放心了;从此以后,和珅终于可以让他的妻子冯氏安心地在家生活了;从此以后,和珅也终于可以使在上学期间看不起他的人刮目相看了。

和珅在此后的几年里迅速升迁,官位不断变化。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