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二号人物

和珅·二号人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从特务组织到“国务院”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从特务组织到“国务院”

和珅在此后的几年里迅速升迁,官位不断变化。

乾隆四十年(1775年)十一月,25岁,和珅的官职是御前侍卫(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国家安全部的官员、国家领导人的贴身保镖),正蓝旗满洲副都统(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北京军区副司令)。这是两个正二品的官职。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正月,26岁,授户部侍郎(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财政部副部长)。户部是政府的行政中枢,掌管全国“地政”、“版籍”,赋税课征,俸饷发放,仓库收支等事。按各省分成十四个清吏司,除分别审核该省地丁钱粮及某些税课外,还兼管其他有关财政事务。此外,户部还设有专管八旗官兵俸饷、赏恤、户籍档册的八旗俸饷处;发放本部饭食、军机处、兵部、刑部等机构饭费银的饭银处;掌管纳捐事务的纳捐房;督理宝泉局铸钱的钱法堂;又设立银库、缎匹库、颜料库和仓场衙门(管理储京和储放通州漕粮的场所)。户部的最高首领是户部尚书,一人,为从一品;其次是户部侍郎,共二人,为正二品。

同年三月,在军机大臣上行走(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国防部长)。军机大臣,是军机处的官员。军机处,始设于雍正八年(1730年)前后。它的全称叫作“办理军机事务处”,设立于紫禁城内接近内廷的隆宗门里,是整个大清王朝最为关键的政治中枢机构。

军机处的出现,与雍正皇帝对西北地区的叛乱分子用兵有关。乾隆中期,西北地区的叛乱被彻底平定,军机处本来应该予以取缔。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军机处不但没有被取缔,反而是权势越来越重,逐渐成为国家最高的中枢机构。

关于军机处的机构本身和特点,有人曾把它归结为“简、速、密”三字,应该说,这是很贴切的。

先说“简”,就是人员少、机构简单。军机处只设军机大臣和军机章京二职。大臣由大学士和各部院尚书、侍郎中选任,属差遣官,故称“军机处行走”或“军机大臣上行走”,私下习呼“大军机”,也有尊之为“枢臣”的。初进者加“学习”二字,称职后才奉旨实授。军机大臣的人数一般是3~8人,也有比这稍多或更少的。他们虽有领班大臣和一般大臣的区别,但没有统属和被统属关系。军机章京的正式称谓是“军机处司员”或“军机司员上行走”,是大臣的僚属,俗称“小军机”,嘉庆时确定员额32人,分满、汉两班,每班8人,日值两班,设领班达拉密以便统率。章京的人选多来自内阁及各部院一般官员,亦系差遣职。如此算来,整个机构至多不过三四十人,且“有官而无吏”。由于他们均属皇帝从中央各衙门特别选进的,故多为亲信干练之辈,如不称职,可随时罢职回到原来衙门,省去了官场中许多拖泥带水之事。至于机构,它始终不算正式衙门,其值房只称“军机堂”,实际上乃是皇帝辖下的秘书班子,这与外朝内阁作为正式的政府部门相比,工作起来显然要方便亲近多了。

其次是“速”,即办事效率高。按照内阁规制,皇帝颁发诏旨和大臣有事题奏,都得经过多重衙门,辗转交送,前后要花费很多时间。军机处则不然,一切由大臣和章京办理。皇帝有旨则随时奉诏承办,而且必须当日事当日毕。又有“廷寄”(也叫“字寄”)制度,由军机处司员根据情由的轻重缓急,或采用日行三百里的“马上飞递”,或注明行四百里、五百里,甚至还有六百里加快的,交兵部发出,减少了中间环节,大大加快了办事速度。

最后就是“密”。军机处设于接邻内廷的隆宗门里,不易受到外界的干扰,又严禁外官擅入值房。嘉庆时还派御史就近进行监视。军机大臣和章京们为避免嫌疑,平时尽量少与督抚等外吏或部院官交往应酬。他们入值时,大臣得随时准备应诏承旨,届时连太监也不得在侧。退出起草诏旨,则严格限于值房之内,改定发出时,须运交迳收,中间无人敢收受拆阅。军机处用印,由章京至领班大臣处领取后,到内奏事房向内监请取,用毕即按手续交还。这比内阁草签票拟、明发上谕显然要缜密多了。军机处把本应属于外朝的许多权力给夺走了,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内阁。究其缘故,正如有人所说:因军机处“其权属于君”,内阁则“权属于臣”。皇帝通过军机处,把原本归于内阁的那点儿有限的参与机密之权也给收回了。军机处的设置,标志着清代封建专制主义集权政治上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军机大臣上行走”中的“行走”是什么意思呢?“行走”属于临时差遣官。大清朝把一些随时设立、随时取消的机构里面的官职称为“行走”。但是,问题在于,军机处这样一个重要的机构,直到大清朝灭亡前夕才被取消,可见其旺盛的生命力。在军机大臣上行走,就是可以自由进出军机处的意思。

同年四月,和珅授总管内务府大臣。这是一个正二品的官职。清朝的内务府,最早发端于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时期,到雍正皇帝在位时期,最终确立起了一个包括“七司三院”及其他附属机构的庞大组织。清朝统治者仿效六部这一外朝机构,将其移植于内廷。

其中,类似于外朝吏部职能的就是和珅担任的总管内务府大臣,掌管着内务府所有官员的官制、官缺、升调补放、功过赏罚等。类似于户部职能的是广储司和会计司。前者统筹内廷所需的物资出纳,设立银、皮、瓷、缎、衣、茶六库,铜、银、染、衣、绣、花、皮七匠作,江宁、苏州、杭州三织造衙门;后者统领畿辅、盛京、锦州、热河、归化城、打牲乌拉、驻马口外等地庄园共886处,按等课其赋税和编审庄丁,此外会计司还具有选送太监、宫女、乳母、保姥之责任。

类似于礼部的是掌仪司,它掌管内廷礼乐之事,诸如珅宁宫献神祈福、皇帝拜天、祭祀堂子、祭祀清宁宫、祭祀奉先殿、供奉皇寿殿、丰泽园演耕藉礼、皇后礼先蚕以及内廷朝贺、筵宴、皇子公主嫁娶礼仪、考核太监都属掌仪司的职权范围,此外还兼办畿辅、盛京等处果园赋银,兼管萨满神房和奏乐演戏的升平署。

类似于兵部的是都虞司,内务府武装主要用来禁卫内廷、行宫、陵寝,扈从皇帝车驾,引导皇后、妃嫔、王子、公主出入。其成员均选自上三旗,组成亲军营,还有一、二、三等侍卫、蓝翎侍卫、拜唐阿等职。另外,上驷院和庆丰司所辖牧场官弁的选授、升级等事,亦都归于都虞司。都虞司在松花江设打牲乌拉,编其丁为“珠轩”,专门缴纳东珠、松子、蜂蜜、鱼类等;在近京的口外又有鹰户、枪手户、鹅户、猎户、蜜户、海龙户、狐皮户、网手户、细鳞鱼户,每年亦各征收“畋渔之物以准赋”。

类似于刑部的是慎刑司,宫女、太监和大内匠役犯罪,比照刑律轻重定科,也归在它的名下。不过,慎刑司的权力一般只限于很轻的罪过,徒刑以上就要移咨刑部,罪须经三法司会审。在内务府,还设有“掌缉捕之事”的管辖番役处,那是负责查捕府属三旗逃犯和逃亡太监的。

类似于工部的是营造司,掌管禁地修缮。其他如皇帝出巡清“御道”、后妃出入陈“步障”,都由该司或会同工部进行。营造司下设木、铁、房、器、薪、炭六库和铁、漆、爆三作,以保证工程的需要。

除上述以外,内务府下还设有庆丰司,负责牛羊畜牧事务,供宫廷祭祀、礼仪、食用所需,它在京城和口外、盛京、吉林等地都设有场。

上驷院专供皇帝并宫廷乘骑、车用马匹,禁城中有内厩,南苑有外厩,又置盛京大凌河、商都达布逊诺尔、达里冈爱等牧场。

武备院备办御用甲胄、弓矢、兵仗、鞍、辔、行帐。设北案库,辖案板作和细房、账房库;南案库辖熟皮作;甲库辖胄作、穿甲作;毡库辖备弓处、备箭处、能头作、靴皮作、毡作、帽作、杂活作。

奉宸院是管理皇家园苑的机构,具体包括景山、西苑、倚虹堂(紫竹院)、养源斋(钓鱼台)、天坛斋宫、南苑、丰泽园(中海)等地。至于西郊的三山五园以及热河避暑山庄、汤泉、盘山、黄新庄等处行宫,则另派大臣管理。

为了照顾好皇帝和后妃们的日常起居,宫内还设有御茶膳房、御药房、敬事房。又有武英殿修书处、御书房、养心殿、造办处、御鸟枪处、咸安宫官学、景山官学、蒙古官学、长房官学。对于大内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文渊阁,后宫的寿宁、慈宁、寿康等宫,也派有专人管理。

关外盛京因为是祖宗创业之地,又有宫殿、陵寝并庄园包衣人等,为表示隆重,乾隆十七年(1752年),清廷特设盛京内务府,规定由盛京将军兼充总管大臣。

由于内务府管辖范围广泛,且又居处禁地,为防微杜渐,清廷规定总管大臣无定员,又派王、贝勒、贝子等以总管大臣之名,掌管府属某一具体部门,这就具有相互牵制监督之意。在行使职务时,他们都得按既定章程办理,非皇帝诏旨不得有丝毫逾越,以确保宫内秩序的绝对稳定,维护专制皇权的绝对威严。据有的学者统计,内务府本府及所属各司院处,共有各色机构50多个,所用人员除匠役军丁、太监不计外,共有职官3000多人。管辖派驻所及,包括宫廷、皇家园圃,还有关外盛京、吉林、口外蒙古的山林、土地、牧场及附属人户。江宁、苏州、杭州的织造和海关监督,有关税口的人役,也归内务府差遣。动员那么多的人力、物力,供皇帝及其家庭成员的生活需要,主要目的还是显示帝王的尊贵地位,反映了封建社会中“家天下”的重要特点。

和珅任内务府大臣,权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同年八月,调镶蓝旗满洲副都统(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北京军区副司令)。

同年十一月,任国史馆副总裁,赏戴一品朝冠。国史馆,相当于我们今天说的国家图书馆。

同年十二月,总管内务府三旗官兵事务,赐紫禁城骑马。

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六月,27岁,转户部左侍郎,并兼署吏部右侍郎。吏部,主管官员的考核和选拔,相当于人事部和组织部。下面分为四个具体机构,俗称为“喜、怒、哀、乐”。喜,指文选清吏司,主管选缺、补缺,故曰“喜”;怒,指考功清吏司,主管处分,故曰“怒”;哀,指稽勋清吏司,主管丁忧,故曰“哀”;乐,指验封清吏司,主管抚恤、恩荫,故曰“乐”。吏部右侍郎,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人事部、组织部副部长。

同年十一月,兼任步军统领(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陆军司令)。

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八月,29岁,御前大臣上学习行走(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见习国务院副总理)。

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正月,30岁,升户部尚书(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财政部长),旋命议政王大臣上行走(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政治局常委)。

同年五月,实授御前大臣(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国务院副总理)。

同年六月,授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

同年十月,充四库馆正总裁,兼办理理藩院尚书事。在清代,理藩院具有与六部同等的地位,是一个专管边疆民族事务的机构。它的设置,一方面反映了清统治者对边疆民族问题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国长期以来逐渐形成的统一多民族国家,在清代已得到最后确立。理藩院初设时,其职官亦称“承政”、“参政”。顺治元年(1644年),与六部同时改为尚书、侍郎,不过这中间曾一度把尚书叫作“礼部尚书掌理藩院事”,左右侍郎称“礼部左右侍郎协理理藩院事”,但为时不久便诏准改正了。理藩院所用官员均系满人或蒙古人,笔帖式中兼有汉军,但绝无汉官。理藩院在康熙初置录勋、宾客、柔远、理刑四清吏司。以后,随着清朝统治势力向喀尔喀、青海、西藏以及新疆天山南北路伸延,其管辖的范围也在不断地扩大。乾隆二十九年,经调整最后确定设旗籍(柔远司改)、王会(宾客司改)、典属(录勋司改)、柔远、徕远、理刑六司。各司的分工如下:

旗籍司掌内蒙诸部札萨克(称内札萨克)之疆界、封爵、谱系、盟会、邮传以及土默特、布特哈部职官的选任引见。

王会司掌颁内札萨克王公们的俸禄、朝贡、燕飧、赏赉等事。

典属司负责漠北喀尔喀蒙古、青海蒙古、套西蒙古以及科布多和新疆诸部蒙古(这些地区的蒙古统称为外札萨克)的划界、封爵、编旗、盟会、简军、邮驿、互市,还对蒙古和西藏等地的喇嘛发放度牒、监典活佛转世和行施赏罚。一些内属游牧部落,像察哈尔、巴尔虎、额鲁特、扎哈沁、明阿特、乌梁海、达木蒙古、哈萨克、锡伯等官员的检选引见,也归其统理。

柔远司掌外札萨克喇嘛禄廪、朝贡之事。

徕远司掌哈密、吐鲁番札萨克政令,新疆回部、四川金川土司年班、内附布鲁特诸部给衔、马税以及霍罕、博罗尔、巴达克山、塔什罕、爱乌罕的职员。

理刑司掌管外藩各部刑罚,制定律例条规。

此外,又设内馆、外馆,分别接待内外札萨克年班来京人员。置俄罗斯馆,安顿沙俄商人、传教士和留学生。还有咸安宫蒙古学、唐古特学、托成学等。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四月,31岁,以钦差大臣身份前往甘肃平乱。

同年十一月,兼署兵部尚书(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解放军四总部部长)。

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八月,32岁,加太子太保衔。

同年十月,任经筵讲官。

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六月,33岁,赏戴双眼花翎。

同年十月,任国史馆正总裁。

同年十一月,任文渊阁提举阁事。

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三月,34岁,调补正白旗满洲都统。

同年四月,任清石经馆总裁。

同年七月,再予轻车都尉世职,旋调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兼管户部。

同年九月,因平回部叛乱有功,封一等男。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闰七月,35岁,授文华殿大学士,仍兼管吏部、户部事。大学士是唐朝的时候开始设立的,最初由宰相兼领,分书法、绘画、音乐、舞蹈四个馆。大学士的主要职责是陪着皇帝练习书法、欣赏绘画、欣赏音乐、协助编练舞蹈等。明朝的时候以儒臣为殿阁大学士,大学士成为内阁长官,负责起草诏令、批答奏章,成为事实上的宰相。需要特别提醒读者朋友们注意的是,清代的大学士只是一种荣誉官职,专以三殿(保和、文华、武英),三阁(文渊、体仁、东阁)为名称,最多时满、汉各2人;协办大学士最多时满、汉各1人。当然,既然是一种荣誉官职,我们便可知道,这些人均为文臣中的最高官位,汉人非翰林出身不授此官(极少数有特殊贡献的人例外)。

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二月,38岁,封三等忠襄伯,并赏用紫千。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四月,39岁,任殿试读卷官。

同年五月,任教习庶吉士。

和珅,他终于迅速得到了乾隆皇帝的宠幸。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和珅终于可以为所欲为了。人贪婪的欲望一旦终于成为现实,就不会有所顾忌,和珅也是如此。

我们现在的问题在于:年轻的和珅,是怎样做官的呢?年轻的和珅,是怎样与年老的乾隆皇帝相处的呢?年轻的和珅,是怎样轻而易举地就得到了年老的乾隆皇帝的宠幸的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