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二号人物

和珅·二号人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敛财是项技术活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敛财是项技术活儿

实际上,和珅作为乾隆皇帝的第一宠臣,他财产的来源,应该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乾隆皇帝的赏赐。也就是说,和珅财产的来源,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正当的合法收入。

除了乾隆皇帝大量的赏赐之外,和珅敛财的手段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大发人情财;二是利用职权进行贪污;三是利用吏部勒索百官;四是进行投资经营。

首先,我们说说和珅是如何大发人情财的。

在朝为官,重要是能消息灵通,尤其是职位较低不能接近权力核心的官员,能否从大官口中得到瞬息万变的内部信息,决定着他们的前途和命运。因此,为了得到这些信息,总会有人不惜花费巨额财富打通关节。所以历史上才多见官员巴结、勾结太监之类的事情发生,为的就是能从皇帝身边的人口中得到朝廷上一点一滴的风吹草动,好见机行事。

以和珅的地位,他无疑也是追逐者的首要目标。他只凭朝廷的内部消息就可以大发人情财。比如,1780年发生的一件事,就让和珅发了不少的财。

事情是这样的。

这一年,乾隆皇帝决定第五次南巡。此前刚刚投靠了和珅的泗阳县县令国泰,接到了和珅的密信。信中说乾隆皇帝此次南巡,必然会去祭祀孔庙。祭孔之后一定会途经泗阳县(今属江苏省宿迁市),乾隆皇帝经过的地方应在距离县城东边50里的地方。和珅命国泰在此精心筹建一处行宫,以博皇上的垂青。国泰马上调集全县能工巧匠,在和珅指定的地方修建了一座行宫。

乾隆皇帝祭祀过孔林、孔庙后向南进发,路过泗阳县县境时,果然发现了这座优美别致的建筑,命人进入行宫。只见行宫修建得非常好看,令乾隆皇帝顿生世外之感。

乾隆皇帝当即命和珅召见国泰。国泰面见皇上,从容应对,和珅又在一旁赞不绝口。两人博得龙心大悦,马上降旨擢升国泰为道台(相当于地级市市长)。国泰感恩不尽,立即给和珅送去了大量的金银。其他投靠和珅的官员知道和珅略施小计就让国泰擢升为道台之事,心中也兴奋不已,纷纷主动送礼给和珅。

从此事中可知,和珅为官有他“好”的一面:他为国泰无偿地提供了一条消息,让国泰抓住了升迁的机会,国泰升迁后一定会回报和珅的。在这种情况下,一般的人也不会觉得和珅收受他的礼品是多么不道德的行为。

那么,和珅又是怎样利用职权进行贪污的呢?

从28岁起,和珅长期担任户部尚书(相当于财政部部长),而户部的职责就是管理天下钱粮。因此,和珅就可以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进行贪污。注意,我这里用的是“可以”,为什么呢?真的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和珅在利用这个职务进行贪污。我见过一个有关和珅在此任上进行贪污的野史笔记。

说的是清朝时规定京师统一在崇文门征税。崇文门监督一职,一向被视为第一等肥缺,自乾隆朝始,任此职者,多为皇帝之亲信重臣。粗略统计,在乾隆朝,即有大学士傅恒、舒赫德、阿里衮、福长安等亲贵大臣兼任过崇文门监督。而自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至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这8年内,崇文门监督一职,则由皇帝的宠臣和珅连续出任。

和珅呢,他对崇文门税关的控制也很严格:所有往来的商人、官员,甚至连进京应试的考生也都一律要收税。外地进京的官员,职位越高,收取的税金也越高。

山东布政使(相当于省长)陆中丞由山东任上进京朝见皇帝,到崇文门税关时却拿不出关吏索取的高额的税金。无奈之下,他只好把自己的衣服被褥都放在城外,只带一名侍从,两手空空地进城。他对守门的吏卒说:“我只是孤身一人,并没有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收我的税。”这样他才得以进城面见皇帝。进城之后,他又不得不向别人借了被褥一用。有的人就认为和珅是在利用职权在这之间进行贪污。

在这里,我有几个想法需要说明:

第一,在户部尚书任上,和珅是否贪污过无从查考。我们刚才所说的山东布政使的事来源于“野史”,一是不足为凭;二是即使事情是真的,也只能证明是和珅用人不当,不能证明是和珅贪污——毕竟那是和珅下属的行为。

第二,说实话,担任户部尚书,每天看着那么多的钱,钱啊,从自己的手中进进出出,如果缺乏了监督机制,要想做到不贪污,也实在是太难了。

除了户部之外,和珅还掌管着内务府的粮库、绸缎库、颜料库、圆明园茶膳房、选办处、上驷院、太医院、御药房等与财政有关的部门,这就意味着他掌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

同时,他还负责各种内宫所用物品的制造,宫殿园林的建造和维修。实际上,和珅虽然不曾担任工部的职务,却把工部的职权也收到了自己手中。这样一来,他就把整个国家的财政大权都拿来由自己控制了。

上述这些,都为和珅贪污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另外,利用吏部勒索百官也是和珅进行敛财的重要手段。

和珅从32岁起长期担任吏部尚书(相当于人事部部长兼组织部部长),而吏部的职责就是管理百官。因此,和珅就可以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勒索百官。当然,也有那些真的跟和珅较真、不想被和珅勒索的人存在。

朝廷每隔几年,就会命各地的大臣回京述职,以检查全国各地的治理情况。地方上的大臣进京的时候,一般都会携带一些珍稀之物,作为贡品进献给乾隆皇帝。

有一年,有个名字叫孙士毅的总督,从安南(今天的越南)前线回京述职。总督被称作“封疆大吏”,掌管一省或几省的行政和军事,是朝廷中的大官,一般都是由皇帝极其信任之人来担任。他们在朝中的地位颇高,一般的官员对他们都非常敬畏。

话说孙士毅前往金銮殿面君,在宫门之外偶遇和珅,和珅一眼就看到他手中拿着个东西,就向他要来一看。原来那是一个用珠子做成的鼻烟壶,大如雀卵,雕刻精巧,晶莹剔透。和珅一见,便爱不释手,口中连连称赞,把玩了一会儿,就对孙士毅说:“孙大人如果不嫌弃在下的话,能否把这个玩意儿送给在下呀?”孙士毅见和珅竟然当面索要,不知如何是好,只得如实说道:“此物原为进献皇上的礼物,而且下官已经向皇上奏明了,和大人喜爱,本当赠给和大人,不过下官便不好向皇上交代了,望和大人见谅。”和珅没想到孙士毅竟然拒绝了他,觉得很没面子,只好掩饰说:“我只不过是一句玩笑罢了。”孙士毅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被搪塞过去了,谁料几天之后,孙士毅又在军机处见到和珅,和珅手拿一个鼻烟壶对他说:“孙大人,我也请你看一个鼻烟壶,比你那个如何?”孙士毅一见大惊,和珅手中所拿的鼻烟壶正是他进献给皇上的那个。和珅得意地笑道:“孙大人不必惊讶,此物乃是皇上所赐的。”孙士毅经由此事明白了和珅在朝中的地位与权势,此后对和珅再不敢有半点儿不敬。

想一想也是,你回京述职,给国家最高领导人——皇帝——带些礼品回来,却不给直接提拔你、管理你的人事部部长和组织部部长带些礼品回来,也是不太像话。从这点上来说,和珅索要贿赂也是那个时代的人之常情吧。

还有一件事情也可以说明和珅收受贿赂的情况。

据说,江苏吴县有一个大珠宝商,将特大珍珠藏在金制的圆盒里面,外面配有精致的小木箱,一个要卖两万金。尽管价格不菲,但是一些官员还是争相购买,还唯恐买不到。有的人问这些官员:“你们买如此昂贵的珠子,有什么用途啊?”这些官员回答说:“献给中堂大人。”

虽然这两件事情属于“野史”,不足为凭。但是这类事情在和珅身上肯定发生过,这一推断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有主动索贿的,更有主动行贿的,而且主动行贿的还大有人在。张杰、汪虹在他们的著作《和珅传奇》上提到,向和珅行贿的高官,闽浙总督福长安、领侍卫内大臣海兰察、云贵总督李侍尧、吏部郎中和精额、宗室寅著、浙江巡抚伊龄阿等都在其中。该书还提到和珅索贿、行贿的两件具体事实:和珅妻子死后,两淮盐政徵瑞送去助葬银20万两,但和珅嫌少,要他再送缎匹珍宝,结果合计送了40万两;皇太极长子豪格爵位可世袭,传到曾孙辈时,应由直系蕴住之子承袭,但蕴住的侄子永锡为了夺取爵位,把两处铺面送给和珅,托他在乾隆皇帝面前说情,和珅接受贿赂,满足了永锡的请求。

最后,和珅还通过商业经营活动扩大了他积累的资产。

有的人认为,和珅的钱财都是不义之财,都是靠贪污等非法手段取得的。其实,这大错特错了。和珅的钱财,很多都是靠他自己的商业经营活动取得的。在这些商业经营活动中,为和珅带来最多财富的还是兼并土地。

野史上说他有8000顷的土地,但和珅有史实可查的能够收取地租的土地共有1266顷。

不过,无论如何,和珅个人拥有很多的土地是毫无问题的。他的土地大都分布在北京南部、以保定为中心的地区,甚至在东北的锦州地区,也有他的土地。

他的土地中,一部分来自乾隆皇帝的赏赐,另外的绝大部分就是和珅自己出钱购的。

土地买卖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是一件大事,大部分的地主都不会轻易出让土地。但白莲教起义等一系列不安定的事件发生后,很多地主都不愿再保有土地,纷纷把土地换成更为保险、安全、便于携带的金银,地价随之大大下跌。和珅有天生的商业才华,他瞅准时机,压低地价,用极少的钱买入了大量的土地,安排自己的亲信管理,收取极高的地租。

在买地过程中,和珅确实是做到了只认钱财不认人。不管是他的亲戚还是朋友的土地,他都毫不留情地把价钱压到最低,最大限度地购进。而且,他采买土地,并不采用普通的买卖方式,而是用所谓“典买”的方式。也就是说,土地主像去典当行当东西一样,将土地典当给和珅,而不是和珅一次性购得。典当的价格自然要远低于市价了,原来的土地主可以在筹足银两支付高额的利息之后,再将土地赎回。在这期间,土地上的一切收益就全归和珅所有了。原来的土地主,根本没有能力赎回或者不想赎回自己的土地,这些土地就成了和珅的永久财产。

和珅为了敛财,还经营着几十家当铺。除了经营房地产和当铺外,和珅还经营粮店、酒店、古玩店、瓷器店、灰瓦店、柜箱铺、弓箭铺、杠房、鞍毡铺、小煤窑。此外,他还购置了80辆大马车,搞起了长途贩运。在当时的社会,在人人都看不起商人的背景下,虽然和珅身居高官,但他竟不顾名誉与商人为伍,就这一点,连嘉庆皇帝也骂他是无耻小人。

问题在于,大清朝规定,在旗的满洲人是不允许搞各种商业经营活动的。清朝对旗人有这样的规定:旗人不得从事农工商业,只能“读书习武”,读书只能读皇帝指定的书籍,习武则还要定期考试。每年,皇帝要在承德避暑山庄的“木兰围场”进行满、蒙文武官员都要参加的射箭比赛,不及格的要罚俸、革职。不能从事农工商业,旗人要靠什么赚钱养家呢?他们能生活得下去吗?这个旗人绝对不需要担心。清朝对旗人采取“优养”政策,旗人生下来就有钱粮,其目的就是使旗人在生活上无后顾之忧,一心一意地为皇权服务,以巩固统治政权。但是,这种政策也造成了旗人“不士、不农、不工、不兵、不民,而环聚京师数百里之内,于是其生计日蹙,而无可为计”。这种“优养”政策的实行不但没有阻止旗人汉化和八旗军队腐化的趋势,反而日渐成为困锁他们自身的樊笼。

总而言之,尽管和珅的各种商业经营活动都是靠和珅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心血干出来的,但是从法理上来讲,这些活动本身还是非法的活动。虽然这些商业经营活动不能叫作贪污受贿,最起码也是以权谋私。

由上我们可以看出,在敛财这一点上,和珅的确是到了痴迷的地步,他为此费尽了心机,当时所有能想到的敛财途径几乎全被他涉足了。

当然,也有一些事情是很难区分和珅具体是用了什么手段敛财的。就如乾隆皇帝第六次南巡时候的一件事。

乾隆皇帝在第六次南巡之前,我们前面提到过的汪如龙已经是扬州境内的一个地方官员了。话说汪如龙收到了和珅的快马密信,随信寄来了“香妃”的图形,告诉汪如龙可以按图形中的样子为乾隆皇帝找寻美女,如若办成这件事,定会有好处。

原来,乾隆皇帝后宫中原有一名贵妃,深得乾隆皇帝喜爱,被封为容妃,因她不仅天生丽质,美貌绝伦,而且天生体内有异香,所以人称“香妃”。容妃原是回疆进献来的美女,后来回疆大、小和卓部起兵叛乱,乾隆皇帝派出大军镇压。乾隆皇帝对叛邦之女容妃也不得不日渐疏远。皇帝在中南海的瀛台之南建造了一座楼,名为“宝月楼”,并将宝月楼比作月宫,楼中的容妃就像幽居广寒宫的嫦娥。日渐抑郁的容妃很快就过世了,乾隆皇帝很是伤心。和珅正是感觉到了这一点,才命汪如龙寻遍江南,一定要找出一个形容酷似容妃的女子,以解皇上的忧烦。

和珅密信的到来,无异于给汪如龙打开了通往财富和权力之路的大门。乾隆皇帝南巡驾临扬州,果然对汪如龙找到的这个女子非常珍爱。从那位女子那里,年迈的乾隆皇帝回想起已飘零远逝的青春,感到很久未有的温暖和幸福。汪如龙被乾隆皇帝大加赞赏,官职立刻得到了提升。为此他还特地送给和珅20万两白银,乾隆皇帝也更加信任和珅了。

和珅心想,对待汪如龙这样的人,必须能够以威势强制于他,不然一定不能去除掉他的野心。于是,和珅私下召见汪如龙,一见面就摆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仿佛满怀怒气,令汪如龙心中忐忑不安,原有的骄矜、狡猾立马去掉了一半。进而,和珅又忽然对他说道:“恭喜先生讨得皇上如此的欢心呀!”嘴上说着“恭喜”,一双眼睛却如同结了一层寒冰,气势逼人。汪如龙越发不知所措,静静地等待着和珅的教训。只听和珅怒斥道:“你可知罪!对皇上惑以美色,致使君王不朝,论罪当斩!”汪如龙顿时大惊失色,双膝跪倒,口中忙称罪不止,乞求和珅能网开一面,说自己早已心仪大人,定当好好敬奉。和珅闻听,觉得自己的目的差不多达到了,这才缓缓舒展开紧蹙的双眉,换上了一副和气的表情。汪如龙深深感到自己虽然富甲一方,诡计多端,然而,在大清朝的天下,自己还是命悬一线,和珅才是真正能翻云覆雨的人物,如若能死心塌地依附于他,让他明白自己的忠心,日后定会鸡犬升天、官运亨通。

汪如龙经过和珅的这一番威慑,将原有的跃跃欲试之心尽数收敛了起来,心甘情愿地在和珅手底下做一名爪牙。为了向和珅表明白己的忠心,他将家里祖传的一幅名画送与和珅,还在画中夹带了一张银票。汪如龙的苦心自然没有落空,很快就再度升官为炙手可热的两淮盐运使。

从上述和珅敛财的几种手段我们可以看出,和珅应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贪官!

和珅真的是太有钱、太爱财了。他敛财的手段在当时的社会里也太高明了。他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大清朝的利益。应该说,嘉庆杀他,不冤。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乾隆皇帝不杀他呢?难道一代明君乾隆皇帝会对和珅的贪婪一无所知?如果明知和珅贪婪,为什么不提醒和珅或索性杀掉和珅呢?难道乾隆皇帝是真的离不开和珅吗?

其实诸位有所不知,乾隆皇帝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知道,当时的贪污之风已经蔓延全国了。与其自己去收拾局面,还不如等自己的儿子继位后再杀一儆百来得痛快。这样,也好迅速确立未来新皇帝的威信。和珅现在的贪婪,只是给自己的儿子进行储备而已。那么多钱,他又不会花掉,放在谁家还不一样?

究竟为什么嘉庆皇帝一亲政就将和珅杀掉了呢?难道真的是和珅太过贪婪这么简单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