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二号人物

和珅·二号人物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刘墉与和珅,正义与邪恶,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要想了解以和珅为首的贪污集团的下一步动作,必须首先了解乾隆皇帝的想法。这个时候的乾隆皇帝,难呀!难在何处呢?

我们说,乾隆皇帝将国泰、于易简二人赐死,是迫于当时的形势。您想啊,当时乾隆皇帝处在多么困难的境地呀!先是大学士阿桂、大将军福康安联名弹劾国泰,那时只是建议将国泰调动职务而已,完全可以说是给足了皇帝面子,也为国泰留好了后路。可是自己不相信,非要询问于易简不可,结果于易简担保国泰没事。乾隆皇帝在此情况下还是留了一点儿后手,又派刘墉、和珅这两个与国泰都有密切关系的人查处此案。本来的意思是想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一方面向所有大臣表明自己的皇妃家人的确从来没有贪污索贿的行为发生;即使有这样的贪污索贿的行为发生,也会被刘墉、和珅这两个满汉大臣盖住不是?另一方面,也是通过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白,说明自己对于处理贪污索贿行为的重视程度。结果呢?一箭双雕的目的没有达到,自己还被别人装进去了!被谁装的?刘墉!这个该死的刘墉!

这时候的乾隆皇帝心想:我怎么向皇妃交代呀!虽然,从理论上讲,我是绝对用不着交代的。但是,人家皇妃求我那么半天,我也答应下来了。怎么转眼说话就不算数啦?就被这几个大臣给逼得将皇妃的伯父赐死啦?国泰贪污索贿数额巨大不假,但是再大的数额,看在皇妃的面子上,还不能让他留下一条小命?这个笨蛋刘墉,你就真的不知道我派你去的用意?我非得找他算账不可!就凭你刘墉?我收拾你还不容易?你等着吧!

诸位想一想,乾隆皇帝的这种心理活动,他能瞒得过精明超过常人的和珅吗?况且,我们前面说过,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人比和珅更加了解乾隆皇帝的了。所以,此时的和珅非常明白乾隆皇帝的心思。他想,我一定要充分利用乾隆皇帝对于国泰贪污案的事后反思,合众人之力,共同对付这个可恨的刘墉。不除掉刘墉这个绊脚石,他早晚还会查到我头上来的!

此后,刘墉的面前便站了有三个人——乾隆皇帝、皇妃、和珅。他们时刻都在想着如何利用一切机会全力以赴地打击刘墉。

今后,刘墉的日子可怎么过呀?刘墉,他还会继续坚持自己过去的做法吗?

您想一想,这三个人,谁是好惹的呀!这三个人,一个每天都想着“我要处置刘墉”;一个每天都想着“我要提醒皇帝每天都要想着处置刘墉”;一个每天都替乾隆皇帝想着“我应该如何处置刘墉”。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我们三个人想收拾你一个人,还不容易!?刘墉,你等着吧!

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刘墉查处国泰贪污案后的遭遇吧。

1787年年初,刘墉因为漏泄他和乾隆帝关于当时另外两个大臣评价的谈话内容,不仅受到申饬,而且失去了本应获授的大学士一职。

1787年8月,乾隆委托刘墉主持祭拜文庙,因他没有行规定的一揖之礼受到太常寺卿德保的弹劾。

1788年夏天,刘墉兼理国子监,发生乡试预选考试中学生向监考老师送礼的事,被御史祝德麟弹劾。但是,当时御史祝德麟本来弹劾的是具体的监考老师黄寿龄受贿,而且祝德麟在奏折中还夸奖了刘墉一番。说“国子监考试唯刘墉、邹炳泰二人清介素著,诸生不敢向其馈送营求”。此事件的最终结果却是,乾隆皇帝借题发挥,刘墉受到了不应该有的处分。

1789年2月底至3月初,负责皇子教育的上书房诸师傅因为连天阴雨没有入值,乾隆皇帝得知这个情况十分恼怒,时任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上书房总师傅的刘墉被责处得尤其严厉,降为侍郎衔,不再兼职南书房。乾隆皇帝还专门为此下了一道上谕,大意是说,因为刘墉是大学士刘统勋之子,念及刘统勋为朝廷效力多年,才对刘墉加恩擢用。而刘墉在府道任上还算勤勉,及至出任学政就不再认真办事,在湖南巡抚任上的官声也平常。入京为尚书,办事情更是一味模棱两可。我曲意优容,未加谴责,原以为他会感激圣恩,勤勉办事,不想竟然发生上书房诸师傅旷工七日之久而刘墉置若罔闻之事。刘墉这样事事不能尽职,于国则为不忠,于父则为不孝,其过失甚大,实在不能宽恕。应当说,皇帝的这一措辞是相当严厉的。

1793年,刘墉为当年会试主考官。因为安排失当,阅卷草率,违制和不合格的卷子很多。按规定,刘墉等至少要罚俸十余年。乾隆皇帝虽然做了宽大处理,刘墉还是被“严行申饬”。

1796年(嘉庆元年),因为大学士一职空缺多时,破格增补户部尚书董诰为大学士,而资历更深的刘墉被排斥在外。不提拔就不提拔吧,皇帝还做贼心虚地发表了一篇上谕,在上谕中毫无来由地又一次批评刘墉“向来不肯实心任事”,并举例说,皇帝曾向刘墉询问新选知府戴世仪可否胜任,结果刘墉对以“尚可”;而戴本来十分庸劣,断难胜任。可见刘墉平日里对于铨选用人全未留心,只是以模棱两可之词敷衍塞责,要他“扪心内省,益加愧励”。

1797年,授刘墉体仁阁大学士,但仍旧指责他“向来不肯实心任事,行走颇懒”,并说“兹以无人,擢升此任”,可见其评价。

当然,最后两条嘉庆初年的上谕,代表的仍然是乾隆帝的意见。

从刘墉这一期间的遭遇,我们可以看出,和珅在这里利用了他官场游戏规则中的这一条——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

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刘墉是一个非常善于总结经验教训、非常善于反省的人,他的家庭早就教会了他这些。他知道,这是乾隆皇帝在故意找碴收拾自己;他也知道,和珅在这中间,没有起什么好的作用。怎么办呢?只能是一方面努力安抚怒气冲冲的乾隆皇帝,另一方面极力地与和珅等贪污集团周旋。

如何努力安抚怒气冲冲的乾隆皇帝呢?

刘墉心想,在乾隆皇帝面前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不管自己事情做得是对还是错。如果自己得罪了皇帝,不要向皇帝解释些什么,只有今后小心伺候皇上而已。

如何小心伺候乾隆皇帝呢?只能是充分地利用自己的其他聪明才智,诸如诗、词、歌、赋、书法、文章等方面,在这几个方面找补找补就可以了。

刘墉心里面想,我善于书法,又善于对对子,不如干脆就从这方面入手哄一哄皇上开心吧,也让他早些摆脱国泰案之后的烦恼吧。

国泰案后的一天,乾隆皇帝率领几个有文采的大臣去盘山散心。

这几个文臣里面当然有刘墉啦。不是乾隆皇帝想带他出来,而是刘墉太有文采了,只能带上他。不带上他,连个陪自己写字的人都没有——纪晓岚也不行,他文采虽好,可字写得不好。

今天天津市蓟县的盘山因为很像江南的山而很受乾隆皇帝的喜爱。乾隆皇帝曾八游盘山,并留下了“早知有盘山,何必下江南”之句。因此,乾隆皇帝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的时候,就会想到盘山来散心。这一次,他又来了。而且,还带来了刘墉。

这一次,乾隆皇帝还带来了一个戏班,在盘山上面的“江山一览阁”的大戏台上唱戏。乾隆皇帝一边听戏,一边思考。忽然心血来潮,要群臣为戏台拟联。某大臣才思敏捷,立即献上一联:

听律吕,点破世态炎凉;

见衣冠,描尽人间冷暖。

应该说,这副对联生动传神地概括了戏曲的艺术规律,对仗工整,寓意深刻。但乾隆觉得它过于文雅。片刻之后,另一大臣交出了第二副对联:

似我非我,我看我我也非我;

装谁像谁,谁装谁谁就是谁。

这副戏联就像绕口令似的,也不太合律,难怪乾隆嫌它粗浅。要求众臣再想一想。此时,戏台上刚好在演《空城计》。诸葛亮端坐城楼抚琴饮酒,司马懿率领大军兵临城下。刘墉见此情景,灵感忽至,撰写了这样一副对联:

三五人可做千军万马;

六七步如行四海九州。

乾隆皇帝很满意,认为此联平易朴实,雅俗共赏。乾隆皇帝很高兴,命令刘墉立即笔墨伺候,将这副对联写好。现在这副对联还在“江山一览阁”的大戏台上。

此时的乾隆皇帝忽然想到了蓟县周围的几个县名很有意思,就说:“我给你们出个上联,你们对对吧。”这上联是:

密云不雨旱三河,虽玉田亦难丰润。

刘墉一想,乾隆皇帝的上联用了蓟县周围的四个县名,那我也用蓟县周围的四个县名对下联吧。刘墉的下联是:

怀柔有道皆遵化,知顺义便是良乡。

乾隆皇帝非常高兴,刘墉对得十分工整。

像这类的事情,刘墉做得多了去啦!乾隆皇帝对刘墉的火气也就逐渐地消失了。

但是,还有和珅呢!他还会随时提醒乾隆皇帝的呀?怎么办呢?刘墉如何与和珅等贪污集团周旋呢?

刘墉想到了下面一点:对于贪官,就要投其所好!

有的观众说了,啊?您的意思是说,刘墉要向和珅认输?要向和珅行贿?啊,是啊!不这么着刘墉还能怎么着?与和珅拼个鱼死网破?那是刘墉吗?三十多岁出道,当了三十多年官的刘墉会干这种事?我怎么看着您想象中的刘墉倒像是《水浒传》里面的李逵呀。

这可不是刘墉的风格。

刘墉在国泰案件之后,立即主动与和珅讲和。怎么讲和呢?刘墉想到了自己的字。

说起刘墉的字,刘墉还真是个大书法家。史传其“书名满天下,政治文章皆为所掩”,其书法特点之一是用墨浓重,故人称“浓墨宰相”。他的书法貌丰骨劲,别具面目,尤长小楷,与翁方纲、梁同书等人齐名。

和珅久闻刘墉书法之名,总是想要刘墉的字。正好国泰案发生的前些天,和珅向刘墉索取字画,但是刘墉借故推脱没有给和珅写。刘墉心想,我何不干脆现在给他写个条幅呢?说写就写。写完了刘墉就主动给人家和珅送去了。

有的人在想,难道刘墉就这么着就完啦?就认输啦?就这么让和珅等人为所欲为了吗?

没有,不是这样的。刘墉心想,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必须知道: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刘墉心想,我要等待时机、曲线救国,总能再找到机会收拾和珅这个贪官、这个天下贪官的总后台。他也在像别的正直的大臣一样,在等待着新的皇帝即位。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