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京剧史·张正芳评传

一个人的京剧史·张正芳评传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四、离别丹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四、离别丹东

再次回到阔别12年的舞台,她带来一出新编近代戏《红灯照》,盛况空前。

张正芳扮演大师姐“林黑娘”;编剧高君林也同台演出,这是一位非常有才华,戏曲界不多见的艺术家。李佐扮演二师哥,他的父亲李春元是沈阳京剧院的演员,当年曾陪张正芳在沈阳演出焦赞,李佐的爱人张淑敏也是张正芳的得意高徒,进步飞快,由她担任《林黑娘》的B组,后来成了丹东市的挑梁主演。

就在一部《红灯照》再次引发观众热情时,张正芳却要离开丹东了。



1978年,张正芳回到阔别12年的舞台演出《红灯照》。



在《红灯照》中,张正芳饰演林黑娘剧照。

1979年,张正芳接到中国戏曲学院的调令。

离开丹东,张正芳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虽然是逃离是非之地,可又有着万般不舍。毕竟这里成就她一生京剧事业的最高峰,万般荣耀;但这里也让她体会到磨难的最低谷,万般屈辱。她说:“当我登上南去的列车,看到肥沃的黑土地正孕育着生意傲然的绿色庄稼,真是千丝留恋、万种滋味涌上心头,汇出一句话,‘唉,我在丹东这25年啊’……”

1954年,张正芳第一次来到丹东。那时,丹东在她的眼里,只是像烟台、大连一样,会短暂停留、暂时演出的地方而已。没想到,她在这里一待就是25年,人生最美好的岁月和最晦暗的日子,都在此地度过。

几十年后,回忆起丹东,她总是更愿意感恩,也更愿意向人提起丹东人对她的好。

“无论如何,从1954年到1966年,丹东给了我的艺术人生,整整12年辉煌的平台。”是的,在丹东的艺术成就是她人生中重要的一笔。

“我至今还记得在丹东剧团演第一出戏《春香传》时,团里专门为我请了朝鲜族老师教舞蹈……那时候,只要北京有好戏上演,就让我到北京来学,学会了回去演。无论我排什么戏,丹东都为我安排最好的班底。观众对我多热情啊,不管演什么,都是满堂彩。如果说,我现在有一点成就的话,那就是这个平台给了我反复实践的机会,是这个平台让我实践出来的真知。”



1978年朱军、李玉铭等在农村演出《杨排风》,张正芳再次为她们辅导。

不仅在艺术上她感谢丹东,丹东人对她的真情实意,也让她记了一辈子。

“我刚从农村回来那会儿,就住在办公室。后来单位给我分了一间很小的房子,不足十平方米,说是一室一厨。”

这样的屋子根本不够张正芳和他的孩子们居住,人住进去后,连放东西的地方都没有,她只能把储物的箱子寄存在别人家里。这时,有一个当地纤维厂的工人为张正芳提供了帮助。此人原是张正芳在丹东京剧团时所教的团带班学员,由于唱戏的天资并不是很好,后来就被介绍去了纤维厂工作。这次他以纤维厂工人的身份(“工、农、兵”占领舞台)回到剧团,参加文艺工作。按照分房政策,他祖孙三代同住,所以可以享受二室一厅的住房待遇。这个工人看到张正芳没地方住,就把自己原来在纤维厂的房子悄悄私下里让出来了。这间屋子有15平方米,只是路途有些远,需要坐好多站公交车才能到达。那时,张正芳每天要上班,而菜市场往往在她下班后就关门了。于是只能上班前买好菜,下班再拎着菜赶公交车回家。她大包小包地走在冰天雪地里,公交车司机看见了,虽然没到站,也会让车在她面前停下来,请她上车。还连连说着“张团长,你辛苦了”。车上的乘客也大半认识张正芳,纷纷给她让座,还有人安慰她“张团长,你受委屈了”。



1979年张正芳在丹东举办告别演出《百花赠剑》,饰演百花公主。



张正芳饰演百花公主,宋志勇饰演海俊。



图为《辽宁日报》1979年4月中旬报道张正芳传艺班的剪报。

张正芳还记得,刚回丹东时,由于需要重新置办很多日用品,就跑去商店购买。物资紧缺的年代,攥着票证,还要里三层外三层地排队,售货员看到了队伍最外头的她,就说“闪开闪开,给张团长让个道”。当地的民众也都认识这位饱受磨难的大姐,也都给行了方便。售货员又格外热情:“张团长,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没有的我到后面去找。”

离开之前,辽宁省文化厅作出决定,成立“张正芳传艺学习班”。这个以演员命名的传艺班在辽宁省历史上只开设过一次,省里的文艺界希望张正芳把她的艺术留下。

也是从这一刻起,张正芳的人生基本告别了舞台,全身心投入到“传道、授业、解惑”的教学工作中去。第一批传艺班的学生都是辽宁省各地剧团的青年主演。“传习班”主要解决的是形式和内容统一的问题,表现手段和内心支撑的协调问题,新戏人物的艺术创作问题……学习班上,张正芳用半个月的时间,早、中、晚三班授课,主教《红娘》《杨排风》等剧目,培养了李静文、李萍、李玉棠、智秀玲、童敏等一批后来蜚声艺坛的优秀演员。



在传艺班教王兰、李淑敏等全体女生《百花赠剑》。



1979年张正芳即将离开丹东,辽宁省文化厅决定成立“张正芳传艺学习班”,召集全省各市青年主演向张正芳学习《红娘》《杨排风》等剧目。图为张正芳在学习班上教授李静文、李萍、李玉棠、智秀玲等演《杨排风》身段。

此后,张正芳离开了丹东。但是,张正芳一辈子都记得丹东,丹东也一直没有忘了她。

1998年,丹东市委宣传部、丹东市电视台受各界委托,邀请张正芳回丹东看看。离开19年后,她第一次回去这个“第二故乡”,可谓百感交集。她受到了原丹东市市委书记宋克难、刘仲文等热情接待;参加了丹东市社会各界的欢迎会;在老干部局座谈,为几百名老观众、老同志、老领导清唱、演出;那年的春节,她还在丹东市的春节联欢晚会中现场直播《红娘》献给观众。她说:“我想用这样的方法,来谢谢丹东市的广大观众。”



在传艺班教童敏等《红娘》。



在传艺班教《打焦赞》身段。



“张正芳传艺学习班”师生合影。后排:赵璐群(左二)、李萍(左三)、李玉棠(左五)、童敏(左六)、孙桂雯(左七)、荆彤(左八)、孟桂荣(左九);前排左起:钟瑞、张秀菁、许克休、张正芳、智秀玲、曲惠敏、李经文。



1998年2月离开丹东时,丹东市文艺界赴车站为张正芳送行。后排右起第七位为张正芳。

2000年,她再一次回到丹东,市委宣传部提出,搜集张正芳一生的剧照,做一本艺术生涯相册,存进丹东市档案馆。2002年,这本由欧阳中石封面题词,名为《梅珍张正芳》的相册问世,张正芳再次赴丹东参加相册的首发式。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关于张正芳的各种图片资料,都被囊括其中,也多亏了这批珍藏的档案,才使那段岁月的珍贵记忆,被保存了下来。

1998年,因为时间紧张张正芳就没去海洋红公社。但不久老乡知道情况后给她写信,问她,既然回到丹东为什么不来看看我们老乡呢?思念之意,尽含信中。

2002年,张正芳再回丹东时,就特别要求去海洋红公社看看。

整整30年,沧海桑田。

她激动地说:“那可真是热情接待啊,整个海洋红都沸腾了。”

她还特意准备了红包,分发给大家。不为了钱,只为找一种方式表达她的情感。张正芳说:“钱这东西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而且我跟他们确实有感情,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帮了我一把,只能这样来实实在在表达我的感谢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