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匠与杰作

巨匠与杰作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一)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一)

简·奥斯丁的生平,寥寥数语即可讲清。奥斯丁家族历史悠久,同英国的诸多名门大族一样,他们靠羊毛贸易起家致富,而羊毛一度是该国的支柱产业。赚到钱后,他们又像其他显要人物一样购置土地,一举跻身地主士绅阶层。不过如此的财富,简·奥斯丁家所属的这一分支似乎并未继承到多少,远不及族内其他成员。此时她家已经败落。简的父亲乔治·奥斯丁,是汤布里奇的一名外科医生威廉·奥斯丁的儿子,而外科医生一职,在十八世纪初的人们眼中,并不比代理人强到哪儿去。我们已从《劝导》中知道,即使在简·奥斯丁的时代,一个代理人也是没有多少社会地位的:作为准男爵女儿的艾略特小姐,居然同自己本应敬而远之的代理人的女儿克雷太太有社会关系,这令拉塞尔夫人,“不过是个爵士的遗孀”,感到大为震惊。作为外科医生的威廉·奥斯丁不幸早逝,他的弟弟弗朗西斯·奥斯丁将其遗孤送到汤布里奇学校,后来又把孩子送进牛津的圣约翰学院。以上史实都是我从R·W·查普曼博士的克拉克讲稿中获悉的,他以《简·奥斯丁的史实与问题》为名将该讲稿出版成书。本人的以下文字均受惠于这部佳作。

乔治·奥斯丁成为所在学院的神学人员。刚一担任神职,一个亲戚(哥德玛夏姆的托马斯·奈特)就让他担任汉普郡的史蒂文森牧师一职。两年以后,乔治·奥斯丁的叔父给他买下了迪恩近处的牧师职位。对于这个慷慨大方之人,由于我们对其一无所知,只能猜想:他可能跟《傲慢与偏见》中的加德纳先生一样,是个做生意的。

乔治·奥斯丁牧师娶了托马斯·利的女儿卡桑德拉·利为妻(托马斯·利是万灵会成员,担任亨里附近的哈普斯登牧师一职)。此女出身显贵,也就是说,她跟赫斯特蒙苏的黑尔家一样,显然同地主贵族之间有亲戚关系。对于这个外科医生的儿子,这算是朝上迈了一步。两人在婚后育有八个孩子:两女(卡桑德拉和简)六男。为了增加收入,这位史蒂文森的教区长开始收学生,自己的儿子也是在家里受教育。两个儿子去了牛津的圣约翰学院,因为他们母亲这边跟该学院的创始人有亲戚关系;其中有个叫乔治的,我们对他一无所知,查普曼博士提到,他是个聋哑人。另外两个进了海军,在事业上颇有成就:幸运者当属爱德华,他由托马斯·奈特领养,并继承了他在肯特郡和汉普郡的地产。

作为奥斯丁太太的小女儿,简出生于1775年。她二十六岁时,父亲退休,将职务留给已有神职的长子,自己搬到了巴思。他在1805年去世,数月之后,遗孀和女儿们定居到南安普敦。正是在此期间,简在陪同母亲出过一次门后写信给卡桑德拉:“我们发现只有兰斯太太在家,除了一架钢琴有点面子之外,她有没有孩子我们也不得而知……他们的生活很有格调,很富有,她好像也很喜欢富有;我们让她认识到:我们可绝不富有;她很快就会感觉,我们这些人根本不值得交往。”奥斯丁太太确实所余无几,但是她的几个儿子给她的钱加起来也足够其过上尚算舒适的生活。在游历欧洲之后,爱德华娶了古德内斯通的准男爵布鲁克·布里奇斯爵士的女儿伊丽莎白为妻;托马斯·奈特去世三年后,其遗孀将哥德玛夏姆和乔顿转交给他,自己带着养老金退隐坎特伯雷。很多年以后,爱德华提出:要母亲住进自己两处地产的任一处,她选择了乔顿;除了偶尔出门看朋友走亲戚(有时在外长达数星期)之外,简一直住在那里,直到疾病迫使她去了温切斯特,为的是看比乡下更好的医生。1817年,她在温切斯特与世长辞,被葬在大教堂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