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记忆:自传追述

说吧,记忆:自传追述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另一条狗,一个凶猛家庭的好脾气的父亲,一条不许进屋的丹麦大狗,在后来的某一天中——如果不是紧接着的第二天的话——发生的历险事件里扮演了一个令人愉快的角色。当时恰巧只剩下弟弟和我来照顾新来的人。我现在复原出来的情况是:母亲可能和女仆及小“火车儿”到圣彼得堡去了(大约五十英里远),父亲在那儿深深地卷进了那年冬天的重大的政治事件。母亲怀了孕,非常紧张。罗宾逊小姐没有留下来帮助女士适应工作,而是也走了——回到大使家去了,我们从她那里听到的关于他们家的事情,会和他们以后听到的关于我们家的事情一样多。为了证明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我立刻制订了一个计划,重复一年前在威斯巴登我们从可怜的亨特小姐那里逃走的令人激动的举动。这一次,周围乡间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很难想象我计划中出行的目标到底会是什么。我们和女士在第一次午后散步以后刚刚回到家里,我一肚子的失望和仇恨。稍加怂恿,我就使温顺的谢尔盖也和我一样有点生气了。要能够跟得上一种陌生的语言(我们在法语上知道的只有几个家常用语),而且我们所有喜爱的举止习性都遭到了反对,简直让人忍无可忍。她答应我们的bonne promenade声大哭起来,供出了一切。那条叫图尔卡的丹麦大狗又回过头去,在房子周围找适合使用并能够为它提供信息的雪堆干它被打断了的事情去了。

我对弟弟详细讲了一个恶作剧的计划,说服他接受了。我们在那次散步后一回到家,就冲进房子里,把女士一个人留在前厅外的台阶上大口喘气,给她造成我们要躲到某个偏僻的房间里去的印象。而实际上我们一路小跑,一直到了宅子的另一头,然后穿过回廊,又出现在了花园里。前面提到过的那条丹麦大狗正挑剔地在附近的雪堆旁调整着自己的位置,但是在决定翘起哪条后腿的当口看见了我们,马上欢乐地奔跑到我们身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