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记忆:自传追述

说吧,记忆:自传追述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节

——之时,从我身后传来了一声压低了的抱怨;可能来自小日夫斯基,我以前和他一起上过舞蹈课,或者是亚历克·尼特,他在一两年以后将以恶作剧的勾当闻名,或者是我堂表亲中的一个。慢慢地,随着兰斯基尖细的声音持续不断地响着,我开始意识到,除了几个例外——诸如,也许有塞缪尔·罗索夫,我的一位敏感的同学——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第一次阅读。兰斯基选择了莱蒙托夫十号)的大厅里提供了几个学期的免费教育。这一冒险事业并不成功。他想让自己的儿子和他们的儿子结交的他的那些朋友们并不总是顺从他,而在他招来的男孩里面,许多证明是令人失望的。我在脑子里形成了他的令人极端不快的形象,他为了自己顽固的目的考察各个学校,正用我从照片上如此熟悉了的那双悲哀而奇特的眼睛从最优秀的学生中挑出最俊俏的男孩来。据说为了给他的两个儿子搜集同伴,他真的付钱给贫苦的家长。尽管我们老师天真的幻灯放映和卢卡维什尼科夫的异想天开的行为没有什么关系,但由于我思想上把这两件雄心勃勃的事业联系了起来,使我更加无法容忍兰斯基干些蠢事和令人厌烦的事使他自己出丑,因此,在又进行了三次放映以后(普希金的《青铜骑士》,《堂吉诃德》和《非洲——神奇的土地》),母亲答应了我的发狂的恳求,整个事情就终止了。

一道彩虹横跨险崖落下

灯光熄灭了。兰斯基投入到开篇诗行之中:

升起在灿烂的黎明之中

听众都在私下里嘲笑这场表演,并且事后我将不得不对付各种各样的侮辱性的言论。我感到了对兰斯基的一阵强烈的怜悯——对他的光头后面的顺从的褶皱,对他的胆量,对他的教鞭的犹豫不定的移动,当他把教鞭移动得离幕布太近时,色彩有时会像小猫爪在漠不关心地舞动着那样滑来滑去。将近结束的时候,整个过程单调得实在难以忍受;慌张的操作者把第四张幻灯片和其他放映过的混在了一起,找不着了,当兰斯基耐心地在黑暗中等待的时候,有的观众开始举起手来把黑色的影子投到惊恐的白幕布上,不久,一个粗俗而灵活的男孩(可能终究还是我吧——作为杰克尔的我的海德的一面?)设法把一只脚的侧影投在了幕布上,当然这一来就引起了一阵喧闹的竞赛。当那张幻灯片终于被找到并放映在幕布上以后,它使我想起了很小的时候的一次穿过又长又暗的圣哥达隧道的旅行,我们的火车在暴风雨中进入隧道,但是出来的时候已是风停雨止,这时

豹的怒火,豹的怒吼,就是我的

的地方;就在那儿

在那里捕获了一只一动不动的瞪羚。

啊,我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可怖!

耸立着一座隐修院。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