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计与股市风云

三十六计与股市风云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十章 “反客为主”与股市理论的灵活运用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十章 “反客为主”与股市理论的灵活运用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古国,山于封建社会的漫长,氐期以来,我们国家逐渐形成了一整套上下尊卑的等级制度。如:一国之间,有君臣之分;家庭之中,有父子、夫妻之序;朋友交往中,也有所谓主客之分。随着社会的进步,这些繁文缛节大都已被人们摈弃。而主客之间的关系则大致未变,“客随主变”,不可“喧宾夺主”也是我们沿用至今的准则。主与客,是人与人之间礼仪上的名分区别,不能混淆,一混就是主客不分,孔子所说的“必也正名乎”就是这个道理。不过,如果施用于斗争的场合,主与客并没有什么界限,总之,能支配人的就是主,受人支配的是客,能从被动中争取到主动的就是“反客为主”。

“反客为主”,是《三十六计》第五套并战计中第六计。“乘隙插足,扼其主机,渐之进也。”客者,奋几等之分,不能立足者为暂客,能立足者为久客,客久而不能主事者为贱客,能主事则可渐握机要,而为主矣。要反客为主,第一步须争客位;第二步须乘隙?第三步须插定;第四步须握机;第五步乃成为主。这在军事实践中是讲变被动为主动,争取先机之利。

春秋时期,秦国大将孟明视等人率重兵偷袭郑国,想乘郑国不备,一举灭掉它,所以一直秘密进军。

正巧,郑国有一位牛贩子名叫弦高,他买了几百头牛到周京去卖,走到阳津地方,遇上了一个朋友名叫蹇他,刚从秦国回来,两人闲谈之中,弦高询问秦国可有什么新闻,蹇他便说:“秦军已奉命去打郑国,十二月丙戌日出发,恐怕这几天会由此处经过。”弦髙大惊,心想郑国乃自己父母之邦,一旦灭于秦,岂不受辱于人。他想回国报信,但时间已不允许,情急之中,他心生一计,当下辞别了蹇他,一面派人赶回郑国报信,一面自己准备好劳军礼物,选带了二十只肥牛,单独去迎秦军。

当弦髙走到延津之时,恰好碰见秦军的前哨,他连忙拦住了去路,对秦国士兵说:“我是郑国的使臣,有事要见主帅。”秦兵把这事报告主帅,盂明视大吃一惊,心想,“郑国怎么知道我军的行踪?”他让人请弦高入见。弦高见了盂明视,便假传郑国国君之命,说:“我国知道将军要率军辱临敞境,特派下臣弦髙前来迎接劳军。”便把礼单呈上。盂明视故作镇静地问:“既然是来劳军,怎么没有你们国君的信函呢”?弦高对答如流:“将军在十二月两戌日出发,时间非常匆忙,来不及写信,只托我口头向将军致意。”盂明视见他居然说出了自己的发兵日期,更加吃惊。愣了一会儿,便对弦高说,“我们不是往郑国去的,此去是要攻打滑国,烦你回去多谢郑侯一声。”弦髙便告退。

盂明视心想,再向前攻郑,已没什么便宜可占,不如真的去打滑国,也不枉此行。于是便挥师攻滑,由于弦高的机智,郑国才避免了这场灭顶之灾。

可见,“反客为主”的目的在于争取主动,控制对方。在军事斗争中,可以采取变客为主,变主为客之术,钻空子突然攻击,而不必一定要循序渐进,拘泥于常理。以中国历史为例:皇帝是世袭的君王,当然是无可争辩的“主”,而历代的造反夺权者则是“客”,如果照主客不可混,实不能夺主的常理来看,恐怕现在还是夏朝的天下,中国的英雄也不会如此之多。然而,中国人毕竟聪明,他们不拘泥于常理,仍然代代有夺权之举,朝朝有造反之事。每每“反客为主”。因此,运用此计的关键,在于随机应变,而不必拘泥于教条。“反客为主”对于广大股民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股票市场千变万化,令人捉摸不定,因此,很多行家花费了大量的心血,研究其规律,来指导股票投资。这些理论从不同的角度来描述股票操作规律。如道氏理论、传统股价理论、传统信息学说以及技术分析理论等,影响很广。不过,也有许多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在股市的实际操作中,按投资理论的原则进行投资总是难以灵验。因为影响证券投资的因索太多了,难以用一种或几种投资法加以概括,要是遇事不能变通思路,仅仅拘泥于书本理论,受传统思维的束缚,那无异于拿自己手中的钞票打水漂。

然而,股市经营中,确实存在着一些放之四海而1皆准的真理,如买股票忌贪,低价进、髙价出,投机与风险同在,选择多种股票,分散投资风险等等。问题的关键楚:谁能够按照这些投资原则去做每个投身股市的人都知道,投资是为了获利,可是怎样获利呢?这才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比如低价进,髙价出,这话说得容易,可是什么价位算低价位?什么价位义算高价位呢?什么价位应该买进,什么价位又应该卖出呢?恐怕谁也说不清楚。再如买股票忌贪,也是绝对正确的道理,可是如果有人问你,我遵循了这个原则只赚了一点点,而别人孤注一掷却成了富翁,这原则到底对不对呢?可见,光有原则却不会运用,等于没有原则。股价理论大多是用过去的股价来推测未来的股价,所以肯定会有差异。理论往往对长期投资者更有作用,它能对股价的大趋势做出预测,而短期投资的股价则是随机应变,这就得靠投资者掌握了各种股栗知识以后,再根据现实情况做出抉择。

浪迹股市时间较长而经过大风大浪的股票投资人,由于见的场面多,饱尝“风险”的苦头,因故多半变得小心翼翼;同时,这些资历比较深的投资人由于见惯了传统的老套,对于一些不合常规的行情走势通常觉得无所适从,所以,一旦非常的行情出现,这些投资人经常眼巴巴地望着行情一路向上飞涨,就是缺乏投身之中的勇气,最后,往往落得两手空空,懊悔莫及。

例如,股市老手有一种传统观念:股价行情涨了一段,必然出现“回档”的现象;“回档”之后,再看各种因素的配合程度,还能再涨一段。对于这种“回档的必然性”的看法,他们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那就是最强势的市场的回档为上升幅度的三分之一,否则必须“回”上升幅度的三分之二。根据这个原理,行情已涨了一段了,至少该回它三分之一。而往往这些人越是弄得两手空空等回档下来,股价却硬是昂扬坚挺。弄得这些投资老手毫无办法,手上没有股票,想追涨又有些不大心甘情愿,只好眼睁睁看着那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手吃得脑满肠肥。

深圳某金融研究机构的翁某,手中持有500股发展股票,等待了很长时间。当发展股的市场价涨到每股55.75元时,他苒也坚持不住了。原因是,这时的平均市盈率已高达打96%,而他认为这是极危险的信号。因为同期世界各发展中国家股市的市盈率一般在10%左右,独领风騷的南朝鲜股市也不过34.1%,日本证券市场正是因为过商的市盈率而导致股灾的。翁某认为,股市的大跌风将紧随而至,于逛他赶紧将手中股票全部抛出。他虽然小赚了一笔钱,然而股价非但没有像他所预料的那样狂跌不止,反而倒一路飞涨,到12月10日,发展股的市价已经涨到每股7~95元。算起来翁某少盈利了一万多元。这对于小本经营的他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所以他非常后悔。

经营股票的老手都知道股市有一句格言:“股票市场从无过去。”这被证明是经营股票的至理名言。过去的事情往往会成为现在的羁绊,很多初涉股市的新手常爱留意过去股市所发生的情形,来作为投资时的参考。比如,过去某种股价曾涨或跌至某个程度,而以此作为根据认为某一价位应是最高或最低的价位。然而,事实上的情形并非如此,遇到了涨风或跌风时,很可能轻易超过过去的价位标准,或达不到过去的标准。

一个正常的股票市场,股价的变动画然受外来诸多因素的影响,但总离不了市场本身的供求关系,而且一个正常的股市,总是很少受到行政方而的干预。因为股票的价格是表示发行公司本身的获利能力,在正常的情形下,上升或下降的机会是相等的,如果有一方面受到干预而无法伸缩时,就不能充分表现出股票的真实价值。而目前的股市也是过去所没有的,也可以说是吻合了股票市场从无过去这句格言的另一种说法。

毕业于某财经大学的上海股民顾某,对股票的理论功底颇深,他也在实践中试过几次,但令他后悔的是,每次把股票抛出以后,股价却总是继续扶摇直上。虽然小赚了一二千元,但一点快感也没有,反而有一种失去了成千上万元似的失落和沮丧。1992年2月,上海放开延中实业股票价格。股价急升,开始时他有些犹豫,但眼看着不少朋友一下子成了巨富,他的心里也开始焦灼升温了。根据他以往的经验,以及他深厚的理论功底,他觉得延中股价上升到五六百元没问题,于是,他不但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还充当亲戚朋友的经纪人,一共筹得二三十万元,以每股350元买入了延中股票700股。没想到,股市风云变幻,短短几周,顾损失了数万元。麻烦的是,朋友亲戚马上变脸,沉重的债务负担,加上沉重的感情负担,使他终日长吁短叹。又一个为理论和经验所累者。

“股票市场从无过去”这一句格言在大涨大跌期中,有些事确实是能和这条格言相符合。但是,如果投资人过于相信这句格言,又往往会导致失败。如果所有的股市行情都牢牢地记在您脑中,那么它只具有参考价值,而不能作为决定的依据,这一点,投资人应该特别加以注意。

股市的实际走势常会摆脱了业绩以及股息影响股价的领域,而成为金融、心理、人为操纵等因素影响的产物。在股价长期上升之际,股价指数所形成的趋势是一条呈升高趋势的长带,顺着这个趋势去投资的人无不大有收获,如果在这个时候念念不忘业绩、股息等因素,你必然会错过机会,这就是股民中的所谓“重值不重势”现象,也就是说投资人的选择与股价行情背道而驰。

由此看来,眞有太丰富的投资经验,懂得太多的股价趋势“模式”,如果不能灵活地适应情势,有时候也会成为投资获利的包袱。所以说,实际从事投资的操作,贵在灵活,而非一成不变地根据过去老套行事,这样才不至于坐失良机。切忌拘泥于陈迹,与趋势背道而驰。股票投资必须因时而异,顺势投资,敢于打破常规,即敢于“反客为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