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1、雪夜惊魂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1、雪夜惊魂

手继续往下伸,离手机越来越近了!他马上就能拿到手机了!可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却骤然停止了!李大勇绝不放弃,一定要拿到手机。这是逃生的唯一希望!

路边突然窜出一个人,那人离车很近,眼看就要撞上了。李大勇急忙刹车,可是雪地太滑,车子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往前滑去,而且在马路中央打起了转。他拼命想控制住方向盘,可是根本不管用,汽车就像一个陀螺急速地向前旋去……等汽车终于停了下来,李大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怦怦直跳,整个人就像散了架一样瘫坐在座椅上。他紧张地向后看看,身后五六米远的雪地上躺着一个人。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撞上那人的,也许是汽车旋转的时候撞的吧?他赶紧打开车门冲了上去,冷风猛地又吹了过来,像刀片一样割着脸,他也不管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保安们也许以为这种虚言恫吓能吓倒李大勇,可是他们错了,新闻照样被播出来了。虽然朱建文主任看了稿子之后一度很犹豫,怕这种新闻播出后影响顺宁市的形象和稳定,但最终还是被他说服了。朱建文最后一拍桌子,骂了一句脏话:“妈的,无法无天了,报,曝光!”

“你……你是谁?”李大勇结结巴巴地问道。

“你等着瞧,有你好看的!”

那人嘿嘿冷笑一声,也不回答,再次抡起了榔头。

李大勇想躲,但是神志已经不清了,他的双脚似乎被冻结在地上,不能动弹。榔头再次击打在他的脑袋上,殷红的血液染红了洁白的雪地。

马路上冷冷清清的,已经看不到人影了,路灯发出黄色的惨淡的光芒,雪花在光芒中狂舞。李大勇特别喜欢这种雪夜,喜欢独自一人开着车缓缓轧过积雪,听积雪在车轮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李大勇向右看了看,往前数三个卡座,是同事何旋的座位。何旋,那个漂亮的女孩子。不,不仅仅是漂亮,人还很干练爽朗,而且说起话来甜甜的,就像每一个字都蘸了蜜糖。一年前,李大勇来到顺宁电视台工作,第一眼见到何旋就被她深深地吸引了,一直以来他心中总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想法,好几次一起采访的时候,他都忍不住要向她表白,但是话到嘴边,总是又咽了回去。

他慌里慌张地摸摸口袋,手机不在身上,又转身去车里找手机。心里紧张,手已经哆嗦了,好不容易找到了手机,马上便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我在星河路和红林路的十字路口,撞了一个人,现在已经没有反应了……我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你们赶紧来救人!”急匆匆地说完之后,又拨打122交通事故报警电话:“我在星河路和红林路的十字路口,撞了一个人,我已经拨打120了……”说完之后,李大勇长长地透了一口气,顺手将手机丢到后排座位上。

轻松惬意的心情突然被打断了。

他无所事事地打开新闻报片系统的短消息功能,那是方便同事之间进行业务探讨的,但是李大勇现在并不想跟任何人探讨业务,他点击“何旋”的名字,犹豫半天才写下一行字:“何旋,你好。”之后,写写删删,终于写完了,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按了一下“发送”键。之后又开始后悔,万一被何旋拒绝了怎么办?那样的话,也许连普通朋友都不能做了。

糟了,真的撞死人了。

如果知道离开办公室就会被残忍地杀害,李大勇肯定会在办公室住上一宿,绝不贸然走进风雪漫天的深夜。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李大勇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了新闻报片系统,看看自己今天做的新闻,得意地笑了笑。脑海里浮现出白天采访时几个保安疯狂的叫嚣声:

他继续把手往前伸去……

那人没有动静。

1、雪夜惊魂

那人穿着厚厚的大氅,脸部着地趴倒在地上。李大勇走到那人跟前,推推他的身子,试探性地问道:“喂,你没事吧?”

他转身看看那个倒霉的人,却发现那人已经站起来了,就站在他面前。他戴着一顶棉帽子,帽檐搭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和鼻子。尽管如此,李大勇还是能看到那人脸色苍白如一张白纸,仿佛面前的人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更令他惊异的是,那人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榔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抡起榔头,朝他狠狠地打了过来!

此时,他并不知道,他的生命只剩下几个小时了,所有的烦恼与痛苦,幸福与喜悦,都将与他无关。他披上风衣走出大门。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马路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花随着冷飕飕的西北风四处飞舞,钻进了衣领里。他感到一阵寒意袭遍全身,赶紧将风衣紧了紧,走进了雪夜。

李大勇只觉得嗡的一声,脑袋被砸裂了,鲜血顺着额头淌下来,他的眼前一片模糊。疼痛像烈性毒药一样钻进他身体的每根神经,西北风从伤口处直吹进去,顺着血管四处流淌,他觉得脑子快要被冻住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