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生死决断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生死决断

金尊夜总会里歌舞升平,强劲的音乐轰然作响,舞台上两个风骚的女人狂野地扭动着屁股、抖动着胸部,双腿时不时地夹住舞台中央的钢管,摩擦着两腿中间敏感的部位,舌尖伸出来,舔舐着嘴唇。台下的人们也跟着舞蹈疯狂了,诱惑的舞蹈招惹来一片口哨声、叫好声。唯独一个年轻男子不声不响地坐在一个角落里,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啤酒,看着台上女子的疯狂舞蹈,眼角时不时地瞥向102房间。

晚上十点多,一个戴着墨镜、穿着西装、头发花白的男子,在几个小平头的簇拥下走了过来。角落里的年轻男子看了看他们,又倒了一杯啤酒,眼看着几个人走进了102房间。十几分钟后,年轻男子端起啤酒杯一饮而尽,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102房间。房间门口站着两个穿着西装留着平头的保镖,虎虎生威一脸杀气,站在门口就像两尊门神。他们看了看摇晃着走来的年轻人也没在意,又把目光转到台上疯狂舞蹈的女郎身上。

年轻男子经过102房间时,一转身打开了房门,呼哧着说道:“他妈的,我醉了!”说着继续摇摇晃晃地往里走。茶几上摆着几袋粉末状的东西,一个人正捏着一小点,狠命地吸了一口。见一个酒鬼突然闯了进来,屋里众人一时间紧张万分。门口的两个门神见这个酒鬼竟突然闯了进去,赶紧冲进屋,一把将年轻人拉了出来,用力一甩将他扔倒在地。

年轻人酒犹未醒,嘟囔着骂道:“王八蛋,你找死啊?”

一个门神厉声骂道:“滚!”

年轻人磨蹭着爬起来,摇摇晃晃地站在保镖跟前,说道:“你们在贩卖毒品,我看到了!”

“胡说八道,快滚!”

“我没胡说八道,那桌子一小包一小包的,都是海洛因。”

事已至此,必须除掉此人了。两个门神交换一下眼色,便饿虎扑食般冲了过来,一个伸出鹰爪,抓向年轻人的喉咙。年轻人似乎醉得更厉害了,身子摇摇晃晃的,竟不知怎么躲过了这凌厉的一抓;另一个保镖见状,一套连环腿向年轻人腹部踢去,年轻人踉踉跄跄地跌倒在地,右腿同时踢了出去,一脚踢中了那人的大腿内侧。两人这才明白过来,这个年轻人来头不小,绝不是一般的酒鬼狂徒。两人一前一后,将年轻人包围起来,然后同时出招,或拳或腿,攻击他的上中下三路,年轻人却是不慌不忙,左躲右劈,将两人的招式一一化解,然后一记老拳紧接着出手,重重打在一人的胸口上,那人闷哼一声,向后趔趄了五步这才重新站稳。

打斗惊动了周围的保安,七八个人闻讯赶来,将年轻人团团围住。

一人骂道:“不想活了,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

年轻人哈哈一笑:“你说在谁头上动土?”

“太岁爷!”

“唉,乖孙子,待会儿爷爷给你买糖吃。”

那人面红耳赤,一挥手,说道:“上!”

拳头密如雨点般袭击过来,年轻人却毫无惧色,腾挪起伏见招拆招,保安们使出浑身解数也是近身不得,有两三个保安已经被打断了胳膊腿,躺在地上嗷嗷地叫。先前的两个保镖见状,急忙推开了102房间的门,报告外面发生的情况。年轻人用眼角的余光瞥见房间里的人正在把一袋袋的海洛因装起来,他着急万分,但一时间却摆脱不了保安的纠缠。就在一出神间,背部挨了重重的一脚,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众保安见状,潮水般涌了过来,年轻人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骂道:“他娘的,你们想看老子被打死啊?”

此时,音乐还在轰鸣,但是舞蹈已经停了下来。客人们纷纷围拢过来看着这场打斗,时不时地叫一声好。只有两个桌上的五个客人似乎无动于衷,依然坐在椅子上微微笑着,啜饮着啤酒。听到年轻人的一声大喊,五个人才慢悠悠地站起来,其中一人笑道:“苏队,干嘛停下来了?”

这位“苏队”不是别人,正是顺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队长苏镜,而跟他嬉皮笑脸的却是他的属下邱兴华,两年前,曾协助苏镜侦破了“死亡直播谋杀案”。近两年来,一个特大贩毒集团活跃在顺宁市,警方多方布控,终于查明金尊夜总会跟这个贩毒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警方对他们也无可奈何。这天晚上,线人报告,他们要在金尊夜总会进行交易。接到消息后,警方迅速布控。几个得力干警提前混入夜总会。

听到邱兴华还在插科打诨,苏镜骂道:“还不动手?”

正在此时,一个保安掏出一把手枪,骂道:“你们找……”

“死”字尚未出口,只听“砰”一声,他手腕中枪,鲜血汩汩地冒出来,疼得哇哇直叫,邱兴华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手枪,枪口还冒着青烟。

一听枪响,102房间的毒贩纷纷站起身仓皇出逃。苏镜见状抢身而上,顺势掏出手枪,指着屋里众人说道:“不许动!”

一人快速掏出手枪,准备反击,苏镜枪口一转,扣动扳机,随着一声枪响,那人大叫一声“妈呀!”蹲在了地上,捂着受伤的右手不住地叫唤。“花白头发”见势不妙扬起几袋白粉迷住了苏镜的眼,趁势打开了后门,几个毒贩仓皇而出。他们以为逃出了法网,但是没想到,整个金尊夜总会早已被警察围得像铁桶一般密不透风。

苏镜等人进入夜总会之前,就在耳朵里塞了一个空气导管耳机,随时接听指挥部的指令,并报告现场的情况。等指挥部得知苏镜等人已经跟毒贩交上手了,所有的警察便从藏身处钻出来,荷枪实弹地堵住了金尊夜总会的每个出口。几个毒贩只好乖乖就擒。

但是,“花白头发”还在负隅顽抗,他抓了一个人质。

人质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穿着一身羽绒大衣,留着一头长长的、漂亮的头发。“花白头发”左手勒住人质的脖子,右手拿着一把手枪,指着人质的太阳穴。

女孩子不停地啜泣着,眼睛里充满了惊恐和对生的渴望。

苏镜从后门冲了出来,看到的正是女孩子惊恐无助的眼神。不知为何,他突然头痛欲裂,眼冒金星。一些残缺不全的图像,仿佛洪水般在他眼前不断闪现,他想看清这些图像却做不到,那些图像闪现的速度太快,根本不允许他一一分辨。

谈判专家正在跟“花白头发”对话,让他克制冷静。但是“花白头发”根本不听,只是一个劲地叫嚣着:“你们不要过来,不然我杀了她!”

人质哀求着:“不要杀我……”

“花白头发”左手用力勒了一下,喝道:“闭嘴!”

苏镜忍着头痛,要举起枪来,可是他发现右臂竟然僵住了,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毫无反应,仿佛那条胳膊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让紧张的神经放松一下。头痛果然缓解了。可是,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看到“花白头发”和人质时,他的头又一次剧烈地疼痛起来。

微型话筒里传来侯国安局长的指示:“苏镜,找准时机,一枪毙命。”

苏镜的位置是狙击的最好角度,不但可以一枪制敌,而且还能保全人质。他答应一声:“是!”

他慢慢地试图举起手枪,可是右臂还是动不了,仿佛胳膊的神经被切断了,大脑已经不听指挥。

“花白头发”叫嚣着:“给我一部车,快点!要不,我马上杀了她!”

微型话筒里传来责问声:“苏镜,你在干什么??”

苏镜忍着头痛说道:“我做不到。”

侯国安气愤地问道:“你说什么?”

“我真的做不到。我的胳膊不听使唤了!”

“你退下!换人!”

……

两分钟之后,“花白头发”倒在血泊中,子弹穿过了他的脑袋。人质呆呆地站在旁边,过了半晌突然号啕大哭起来。邱兴华满意地看看自己的枪管,又疑惑地看看苏镜。每次射击比赛,苏镜总是勇冠整个警局,今天是怎么了?

苏镜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的头已经不疼了,可是他的右臂却再也抬不起来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