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愤怒爆发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愤怒爆发

顺宁市电视台的停车场被警察团团围住了,苏镜一下车便向案发现场跑过去,表情狰狞而绝望。他刚接到电话的时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大勇是他最好的朋友,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刚到警戒线,侯国安一把拦住了他:“苏镜,你等一下。”

苏镜顾不得上下尊卑,一把挣脱了侯局长,吼道:“还等什么?我最好的朋友被人杀啦!”

“你站住!”侯国安命令道。

苏镜站住了脚步,脸色涨红着,眼睛里要冒出火来。

侯国安走到他跟前沉吟道:“冲动是破不了案的。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冷静!”

“冷静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

“我是不该给你打电话的,因为你还要治病,但是李大勇是你最好的朋友,这事不能瞒着你。他的尸体,你还是不要看了,看了更难过。”

苏镜咬着牙说道:“我要看,我要看那个混蛋是怎么对付我最好的朋友的。”说完,他钻进警戒线,来到李大勇车前。几个警察正拿着照相机,从不同的角度拍摄李大勇的尸体,其中一个还趴到李大勇跟前,拍摄他的喉咙。法医杨湃用一把镊子,撬开死者的嘴,邱兴华对准那张凝结着血迹的嘴巴拍个不停。苏镜一把将他推开,吼道:“走远点儿!”

李大勇死得很惨,衣服上到处都是血迹。

杨湃说道:“座位上没有多少血迹,凶杀现场不在这里。”

苏镜的心情渐渐平复了,愤怒被仇恨替代,侯国安说得没错,现在一定要冷静,不能冲动,不能头脑发热。只有冷静,才能将凶手绳之以法。他面无表情语调平淡地问道:“尸体是谁发现的?”

“两个记者,在那边呢!”

此时,何旋坐在一辆警车旁抹着眼泪,一个女警不断地给她递着纸巾。殷千习静静地观察着忙碌的警察,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苏镜走到何旋跟前,问道:“你们是怎么发现尸体的?”

何旋怯生生地看着苏镜,觉得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两年前,他谈笑风生举重若轻,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可是现在……她看着他发疯似的冲进警戒线,看着他从一头凶猛狂暴的狮子变成了一个头脑冷静的猎人,只是仇恨已经吞噬了猎人的心。她看着苏镜向自己走来,渊停岳峙,像一尊巨塔,虽然宁静,却蕴藏着一股排山倒海之势。那尊巨塔向她压过来,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一五一十地把经过讲了一遍,声音还是那么甜美,只是有点哽咽,看得出来,她正压抑着内心极大的悲痛。

苏镜的表情还是那么平静,他面对的仿佛是无数命案中的一个,死者与他毫无关系,他例行公事般问道:“李大勇有没有仇人?”

殷千习叹了口气,脸上写满了悲伤和痛苦,说道:“大勇他人很和气,跟我们关系都特别好,没什么仇人。”

何旋却突然大喊起来:“我知道,我知道是谁干的!”

“谁?”苏镜心中一怔,目露凶光地盯着何旋。

“肯定是金尊夜总会的人,肯定是那群王八蛋!”何旋狂叫着大哭起来,眼泪像决堤般汩汩滔滔地恣意奔流。

看着这个伤心欲绝的泪人,苏镜咬牙切齿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何旋抽噎着说道:“昨天,大勇从金尊夜总会采访回来,说夜总会的人让他走着瞧,说会给他好看的。肯定是他们,肯定是这群王八蛋干的。”

“他去采访什么了?”

何旋已经泣不成声,歇斯底里地吼叫着:“肯定是他们,王八蛋,王八蛋!”

苏镜摇着何旋的肩膀厉声问道:“他到底采访什么了?”

殷千习插话道:“前几天,李大勇接到报料,说金尊夜总会里有三陪小姐卖淫,他去暗访了几次。昨天被人发现了,哎,我早跟他说过,这种事情我们最好不要去报道,他偏不听,这下可好,终于出事了。”

“金尊!”苏镜重复了一遍,急匆匆地走出警戒线。

侯国安忙拦着他:“你去哪儿?”

“我去找黄国涛那王八蛋算账!”

“你站住!”

但是,苏镜没有站住,他冲到马路边,扬手拦下一辆的士钻进车。司机正准备启动,突然车前窜出一个身影,是何旋!她拦住了的士。司机只好停下车,何旋问也不问打开车门钻了进来。

苏镜问道:“你来干嘛?”

“大勇是我的好朋友!”何旋说完便沉默了,怔怔看着车外。太阳出来了,阳光照在雪地上,发出刺眼的光。她想起了跟大勇在一起的美好时光,这个大男孩总是带着灿烂的笑容,跟他一起工作从来不会觉得累,采访路上他会讲很多很多笑话,每每逗得她开怀大笑。后来她渐渐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这个大男孩了。可是,美好的生活突然被打断了,大勇竟然被残忍地杀害了,金尊夜总会的恶徒竟然割掉了大勇的舌头,切断了大勇的喉咙,还取走了一截气管。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