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4、誓言追凶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4、誓言追凶

在警局附近的一个咖啡屋里,苏镜和何旋默默无言地对坐着。何旋托着下巴,歪着脖子,怔怔地看着屋外银装素裹的世界。马路对面的小公园里,几个孩子正开心地打着雪仗。何旋的思绪飘得很远,脑海里想的尽是李大勇的音容笑貌。

“小时候,我经常跟大勇一起打雪仗。”苏镜的话将何旋拉回到现实当中,咖啡屋里的暖气似乎出毛病了,她感到了一阵寒意。苏镜继续说道,“那时候,大勇特别笨,老是打不中我,有一次,他让我站住不准动,然后才捏起一个雪球来打我。哈哈哈,那时候好开心啊!”

“你跟大勇是同学?”

“何止是同学啊,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

“大勇有你这样的朋友,是他的福分。”

苏镜苦笑一下,问道:“你是大勇的女朋友吧?”

何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她喜欢大勇,她也知道大勇应该也是喜欢她的。但是两人从来没有明说过,这时候听到苏镜问,只好摇摇头,苦笑一声说道:“不知道。”

“一看这就是大勇的风格,我曾经跟他讨论过什么样的爱情才能天长地久,我说我喜欢那种一见钟情式的爱情,他说他相信日久生情。我当时看他眼神就觉得他肯定有喜欢的女孩子了,我问他他却不说,我想他那时候心里想的应该是你。”

何旋挤出一个笑容算是回应,眼眶不禁又湿润了。

“大勇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他工作怎么样,是个好记者吧?”

何旋笑了:“他可不是好记者。”

“哦?”

“每年都要写一两份检讨的记者,是好记者吗?”

“啊?这厮竟然还写过检讨,而且还写那么多,他可从来没跟我说过。”

“他写的检讨越多,我越喜欢他。”

苏镜莫名其妙地看着何旋,不知道何旋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经常去拍那些负面新闻,什么开发商侵犯业主权益啦,什么企业向水库偷排污水啦,反正他就喜欢拍这些东西。你想,敢于向水库排污水的企业、敢于公然侵犯业主权益的开发商,肯定都是有头有脸有背景的人,七大姑八大姨的,不是什么书记市长的,就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大勇把他们曝光之后,这些人就找到他们的后台,后台就批评我们台长,台长就让大勇写检讨。”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新闻要播出,不都是要经过主任、总监的审查吗?”

“是啊,所以主任、总监一起跟着写。”

“哈哈,那场面倒很壮观。”

“出了几次这种事情之后,我们的领导就收敛了,但是大勇却不,他说当领导的都是戴帽子坐位子的,所以领导会怕,怕丢了帽子丢了位子。可是他说他是赤脚的,赤脚不怕穿鞋的,”说起大勇,何旋开心起来,“后来大勇很多片子都发不出去,所以他经常跟领导吵架。每次大勇拍回来的片子,领导总是要考虑再三,觉得应该不会得罪权贵,才给播出去。”

“妈的,这鸟人就这德性,”苏镜骂道,“我至今记得我们上小学五年级时,一次期中考试,我偷偷地看了一眼书,结果他就告发我说我作弊。奶奶的,我就看了一眼。”

“看了一眼,也是作弊啊!”

“是,大勇也是这么说的。要知道,我们关系一直很好,他竟然告发我,给我气得简直揍他的心都有。”

“那后来呢?”

“嗨,小孩子嘛,不记仇。不过,我也算聪明了,以后做什么坏事,绝对不当着大勇的面做。”

“哦,苏大警官还做坏事?”

“小孩子嘛!偷个西瓜偷个苹果之类的事情,还是有的。”

何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可是一想到大勇已经不在了又悲伤起来,她看着面前这个魁梧刚毅的警察,说道:“苏警官,答应我,一定要抓住凶手。”

“我会的,为了你,也为了我!”苏镜坚定地点点头,这时,手机在口袋里骤然响起,他连忙掏出手机接听。

何旋疑惑地看着苏镜的右臂,他的右臂仿佛是他的身外之物,一点生气都没有。等他放下电话,何旋问道:“你的胳膊怎么了?”

苏镜叹口气:“罢工了!”

“罢工了?你可真幽默。没去医院看看?”

“看了,治不好。”

“啊?那……那怎么办?”

“医生建议我去看心理医生。好了,我得走了,局长要见我。”

“我有个请求,”何旋直视着苏镜的眼睛。

“什么?”

“我要跟你一起查案,作为……作为一个记者,也作为……也作为大勇的朋友,我请求你!”

苏镜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好吧。不过要保密!”

跟何旋分手后,苏镜来到了侯国安的办公室。一进门,侯国安便冷冷地说道:“坐吧!”

苏镜说道:“不用,站着就好。”

“你今天很冲动!”侯国安呵斥道,“作为一个警察,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我知道,李大勇是你的好朋友,但是你穿上这身警服,你的身份首先就是一名警察。你要维护好警队的形象!你对黄国涛刑讯逼供了是不是?”

“这种人渣,打死他都死有余辜。”

“是,是死有余辜。可是,你打死他,你也得坐牢!”

“只要能给大勇报仇,坐牢就坐牢。侯局长,李大勇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换做你,你怎么办?”苏镜毫无顾忌地吼道。

侯国安看着苏镜,半晌之后说道:“你怎么知道黄国涛就是凶手?你有证据吗?我看你是忘记怎么做警察了!你胳膊怎么样?还没治好是吧?明天开始休息一个月,看病去!”

“不,我要调查这起凶案。”

“你现在这种状态根本没法查案!”

“我一定要亲自抓住凶手!”

“这个案子不归你管了!”

“我自己查,也要查个水落石出!”

“还反了你了!”侯国安咆哮道。

苏镜冷静地说道:“侯局长,你可以随时撤我的职,但是这个案子,我一定要查到底。”说完,扭身走出办公室。侯国安看着苏镜离去的背影,拳头啪地砸在桌面上,狠狠地骂了声:“这个王八蛋!”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