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遗言信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遗言信箱

顺宁电视台乱成了一锅粥,人心惶惶,每个人都惊魂不定。李大勇死得太惨了,不少人在警察尚未封锁现场之前看到了那血淋淋的一幕,然后便绘声绘色、提心吊胆地向同事们描述着那一场景。电视台的整座大楼被一种恐怖、不安的氛围笼罩着。

《顺宁新闻眼》栏目组的办公室里,气氛尤其凝重。血案的发生,几乎使整天的采访陷于瘫痪。制片人朱建文是陈燕舞的继任,他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要大家稳定情绪,不要影响工作。下午,记者们采访都回来了,几个人围着暖气片,坐在一起议论纷纷。

舒茜说:“我估计是他做批评报道做多了,仇家找上门来了。”

胡薇说:“以后谁还敢再做这种批评报道啊?”

殷千习红着眼睛,义愤填膺地说道:“他妈的,我就继续去做!谁违法乱纪,我就给他曝光!”

杨署风不屑地看了看殷千习:“拉倒吧你,你还敢做批评报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周文轩恼怒地看着杨署风。

气氛一时非常尴尬,庄雪涯赶紧打圆场,说道:“都少说几句吧,都什么时候了还为这些事吵。”

陈蕾说道:“我怀疑大勇是在外面得罪人了。”

殷千习反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在外面得罪人呢?”

众人沉默了一阵,最后舒茜小声嘀咕了一句:“丁川林好久没来上班了。”

殷千习说道:“他休假了。”

“也该回来了呀。”

“想他了?我们上个星期不是还见过他吗?”

“不,我的意思是……”

杨署风说道:“不会吧?你是说丁川林……”

陈蕾连忙说道:“打住打住,什么鸡毛蒜皮的事,你们也往这上头扯,我那时候也在休假啊。”

胡薇说道:“对啊,你怎么没来吃饭?”

“我没接到通知啊。”陈蕾撒娇道,“真是的,聚餐也不叫我。”

庄雪涯问道:“你们知道我想起什么了吗?”

殷千习问道:“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大勇被杀的消息,我立即想到了杀人游戏。”庄雪涯说道,“两年前,宁子晨被杀时不也是有杀人游戏的因素吗?”

舒茜反驳道:“可是宁子晨被杀后来证明……”

舒茜的话被殷千习打断了,他说道:“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他看了看每个人,说道:“你们还记得上个星期我们玩过一次杀人游戏吗?”

杨署风沉思道:“哎呀,上次杀人游戏,大勇就被杀了。”

胡薇说道:“那次杀人游戏,冯敬和朱制片还被杀了呢。”

舒茜问道:“对了,上次谁是杀手来着?”

正在这时,何旋默默地走进了办公室,胡薇连忙招呼道:“何旋,不要难过了!快来坐会儿!”

殷千习问道:“是不是黄国涛那王八蛋干的?”

“不知道,我脑子里很乱,”何旋说完便离开众人,走进朱建文的办公室。他正坐在椅子上抽着烟,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尼古丁的味道。他沉思着,甚至没有注意到何旋走了进来。直到何旋开口说话,他才惊醒过来。

“制片人,我想跟踪采访这个案子。”

朱建文凝神思索了一下,说道:“不合适吧?我们这个……没有先例啊!必须定案之后,我们才能报道的。”

“我一定要跟踪采访,直到揪出凶手将他绳之以法。”

“小何,你还是先冷静一下,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也不能意气用事啊!”

“朱制片,我冷静不了。让我去吧,就算是我、是《顺宁新闻眼》对大勇的一种悼念!”

“这个……我觉得,还是得请示一下领导,尤其是你现在这个状态,怎么采访?”

“朱制片,我一定要去。如果您不答应,我就辞职!”说完,何旋走出了朱建文的办公室。

朱建文看着何旋离去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没想到,何旋是如此倔强的一个人,只要认准了目标就会奋不顾身地冲上去。在此之前,何旋在他心中的形象不过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女记者罢了。

何旋坐到座位上,打开电脑,进入新闻报片系统。从这个系统里,可以看到每个记者几年来所有的文稿。进入系统之后,首先跳出来的是一个短消息。短消息是李大勇发来的。

何旋,你好。夜已经很深了,我还在办公室无所事事地上网、看稿子。外面雪正下得猛,西北风正呼呼地吹着。在这个雪夜里,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非常想念你,尽管傍晚时才跟你道别。我想拉着你的手,在漫天的风雪里走,雪地上,只留下我们的两行脚印。不知道你现在睡了没有,是不是还在上网。要记得,女人熬夜,会变老的。其实有很多话要跟你说,但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好了,我也回去了,孤寂的夜是属于我的。晚安!

大勇发完这条短信就被残忍地杀害了,他本来对生活充满了各种憧憬,他也许终究要向自己表白的,可是命运再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何旋看着短信,禁不住又热泪满面。她紧紧地咬住嘴唇,打开文稿查询,搜索大勇近两个月来所有的批评报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