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死亡线索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死亡线索

苏镜来到顺宁电视台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一轮明月冷冷清清地挂在天上,雪地上泛出惨白的光。刚走进《顺宁新闻眼》的办公室,何旋就迎上前来,眉宇间藏着一种坚定的信念,那是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执着。这个样子跟苏镜两年前认识的何旋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的何旋无忧无虑,说起话来像蜜糖。

“何记者,找我有事?”

“苏警官,我把大勇这两个月来所有的批评报道全调出来了,希望能对破案有点用处。”

苏镜本想明天再查,没想到何旋已经先动手了。他坐到电脑前费力地用左手操作鼠标,何旋见状很是疑惑,但又不好问什么,于是坐下来说道:“你左手不得劲,我来吧!”她打开电脑桌面上一个文件,一边拖曳鼠标一边解释:“这条新闻是批评一家企业拖欠工人工资,这个稿子是工人上访堵路导致交通瘫痪的,这篇写的是闹市区小贩兜售假发票、盗版碟没人管的……”

何旋大概说了七八条新闻,苏镜皱紧了眉头思索着,半晌说道:“这个大勇,我跟他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整天去做这种批评报道,平白无故地得罪人有什么意思?”

“苏警官,”何旋说道,“维护社会治安是警察的责任,舆论监督是我们记者的责任。铁肩担道义,应该是每个记者的追求。”

“应该?为什么只是‘应该’?”

何旋顿了顿说道:“因为现在并不是每个记者都有这种追求了。”

“是啊,现实的诱惑太多了,外部的力量太强大了,已经很少有人能坚持自己的理想了,”苏镜继续问道,“这些批评报道里,有哪些是特别得罪人的,让人家几乎要断绝后路的?”

何旋仔细想了想说道:“好像没有。有的批评报道只是揭露一种现象,感觉就是软绵绵地打人家一巴掌,人家未必有啥反应。有的经过我们报道之后,可以促进问题的解决,但是更多的只是一阵风吹过去就算完了。”

“那不是白干了?”

“我们又能怎么样?我们只是舆论监督,不是执法部门。何况,有些事情只要继续追踪报道,就能逼着当事人予以改正从而解决问题,但是大部分新闻只播了一条,就没有第二条了,因为我们被摆平了。”

何旋的脸上隐隐写着看不见摸不着的气愤,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温婉如斯的美丽女子性格竟如此刚强如此愤世嫉俗,她跟大勇倒是很像。苏镜问道:“这些新闻里,哪些是把问题解决了的?”

何旋看了看说道:“这篇欠薪的,这篇黑诊所的,还有这篇物业纠纷的。”

“这三个当事人没找到后台?”

“是。大勇跟踪报道,最终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于是工人的工资发了,黑诊所关闭了,物业纠纷也解决了。”

“那我们的重点就定在这三篇新闻上。”

何旋将三篇新闻稿打印出来交给苏镜,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殷千习打来的,她眉头微微皱了皱,最终还是接了电话。

“何旋,心情好点没有?还在办公室吗?”

“还好,正准备走了。”

“请你吃饭吧,一起聊聊。”

何旋勉强笑了笑,说道:“你准备好钱包啊,我还要带一个人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