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1、探踪寻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1、探踪寻谜

“为什么被查啊?”何旋问道。

“他叫李大勇。”

老医生凝神想了想,说道:“有点印象,好像是有这么个人。现在去哪儿了?”

孔苗苗的脸上,有惋惜,也有紧张:“你们怀疑是我们公司干的?”

“你老乡?叫什么名字啊?”

苏镜点点头,说道:“好的,你说的情况我记住了,我们会继续调查的。”

“我其实一直都很奇怪,你的胳膊到底怎么了?”

“看不出这么油嘴滑舌的人还能说出这么深刻的话来。”

“在没有抓到凶手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

“的确不是小数目,可也犯不着为六十万去杀人啊。我们生意人,赚钱为本和气生财。”

苏镜看着何旋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好好好,我们以后一定注意点。”

苏镜说道:“酒香不怕巷子深嘛!”

“你们吃饭吃到几点?”苏镜突然问道。

“他老婆的话你能相信?如果他真杀人了,他会跟他老婆串通的。”

“没有,连感冒都没有!”

“算了算了,改天吧!”苏镜赶紧站起身来溜出了诊所。

“前天晚上,你在做什么?”

苏镜问道:“谁?”

郭壮打断了何旋的话,说道:“小姐……不,警官,那都是旧黄历了,我们现在遵纪守法,自从那次被电视台曝光之后,我们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

“没必要,办案有时候要凭感觉的。”

“我也希望能尽快破案,让李记者可以瞑目,也还我们一个清白。”

“行了行了,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

一男一女坐在办公室里,郭壮一脸谄笑地问道:“两位警官,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回家睡觉喽。”

“最近生过什么大病没有?”

苏镜笑了笑,这种地方他当然来过,如果连城中村里的这种猫腻都不知道,他还当什么警察啊?但是他向来不是一个特别庄重的人,这时便嬉皮笑脸地说道:“是,经常来,男人嘛!而且第一次是大勇带我来的。哈哈哈。”

“哎哟,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两人来到一个城中村,转悠了半天也没看到他要找的“妙手诊所”。何旋说道:“我还真以为你来看病呢。”

来者正是苏镜和何旋。本来苏镜是不同意何旋跟着一起来的,但是何旋极力坚持,他也只好同意了。他知道,何旋跟大勇关系不一般,她想为大勇做点事情。

苏镜笑道:“陪我去看看胳膊吧!”

“干嘛的?”

告别中年妇女,何旋疑惑地问道:“你们刚才打什么哑谜啊?”

苏镜掏出李大勇的照片,扔到郭壮面前,劈头问道:“认识他吗?”

郭壮详详细细地报了七八个菜名,何旋看了看苏镜,她知道郭壮正在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他的逆反情绪。苏镜只是笑了笑,说道:“郭老板,你有没有想过,你记得这么清楚,反而说明你心里有鬼!”

老医生看了看何旋,她正站在门外看着雪景,红色的羽绒服随意地搭在胳膊上。老医生说道:“年轻人,凡事悠着点儿,别仗着年轻觉得无所谓。男人就那么一桶水,掏空了就没了。”

中年妇女眯着眼睛笑了,看了看何旋的肚子,说道:“哎呀,你们年轻人,就是这个样!”说着递给苏镜一个纸条,“呶,新的地址在这里,不过不叫‘妙手’了,改名‘回春’了。”

走出盛意服装厂的大门,何旋说道:“你为什么不跟他老婆通话问清楚点呢?”

“你怎么看出来的?”

苏镜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李大勇被人杀了。我们怀疑是仇杀!”

“我觉得也是,所以我都懒得问他前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那怎么办?我们就这样放过他?”

董事长叫孔苗苗,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皮肤白净,眼角刻上了几道鱼尾纹,眼神里透出亲善和热情。她笑吟吟地伸出白净的手:“欢迎欢迎,有什么可以协助的,我们一定尽力。”

“坐,坐,”老医生给两人让了座之后,便问道,“两位好像是第一次来我这里啊!”

“人生本来就是在两极之间摇摆,怒与乐,喜与悲。什么时候停止了摇摆,什么时候我们的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谁可以证明?”

“犯不着,”孔苗苗坚定地说道,“我们公司的业绩现在蒸蒸日上,我们没必要为了那么一点小事去杀人。那记者好像叫……叫李大勇是吧?”

金茂物业管理公司位于市中心一栋高档的写字楼里。站在电梯里,何旋开玩笑地说:“我们这一天,从犄角旮旯的小巷子,走到了现代化的办公楼,就像在不同的两个世界穿梭。”

“针灸不是打针,不疼的。刚才你那同事认识小芬,大伙就都是朋友,我给你优惠一下,打个八折。”

“啊?还有这种事?”孔苗苗瞪大了眼睛问道。

何旋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六十万不是小数目啊!”

孔苗苗让秘书拿来了公司的事务安排表,上面按日期顺序写着本月的工作计划。“你看,就是这天。”

“老板去哪儿了?”

“你看你这人,这点玩笑都开不起,胸襟要大一点嘛。你这种素质,怎么当一名优秀的记者,怎么能出色地完成采访任务?”

“查封了?”

“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我行医,是为了吃饭。记者曝光,也是为了吃饭。人活着,不就为了这张嘴吗?何必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老医生说着,拿起苏镜的右臂,敲了敲捏了捏,说道,“你这胳膊好像没什么事啊!”

“不用了,”苏镜站起身来说道,“打扰郭老板了,改天再来调查你心中那只鬼!”

苏镜立即止住了笑声,说道:“说正事说正事,你觉得老头像是杀人凶手吗?”

苏镜直道来意:“半个月前,你们公司与一个小区发生了物业纠纷,一个电视台的记者曝了光……”

“还钱喽!曝光之后,市区两级劳动主管部门轮流来调查,之后责令我们补发工资,一共六十多万。”

“这不是被查了嘛!”

何旋听不下去了,走到诊所外面呼吸清冷的空气。

“回老家了。”

两人来到巴蜀情川菜馆调查,证实了郭壮的清白,那天晚上他的确带着老婆孩子在这里吃饭。

何旋说道:“两个月前,你们工厂欠薪,工人上访……”

金茂物业管理公司位于四十八楼,从这里俯瞰整个城市,城市便变成了一个冰雪世界,处处都是银装素裹。苏镜和何旋说明了来意,便被一个女文员引领到董事长的办公室。

“大夫,不用了,我害怕打针!”

“哎呀,人家女孩子的事你就别问了。你们等等啊!”中年妇女说完之后,一溜小跑跑回楼里,大约过了六七分钟又急匆匆地跑了下来,说道:“你们找诊所老板干什么?”

“哦?”

“刚才她进的那间屋子上面挂着一个牌子,叫‘夜多情发廊’,门旁边挂着发廊专用的霓虹灯柱,屋里面有几面镜子几张桌子,但是却没有剃头剪子、吹风筒,甚至连一个客人都没有、一个理发师都没有。所以这肯定是打着发廊的招牌做皮肉生意的野鸡店。你再看那女人庸脂俗粉的,基本上就是个妈咪。”

“是。”何旋说道。

“这么说,你心里有鬼了?”

“什么意思啊?”

两人走进诊所,一个老头迎了出来,眯着一双老鼠眼,问道:“两位,哪里不舒服?”

“是!每个人心里都有鬼,这样那样的鬼充斥在每个人的心里,但是我心里的鬼与李大勇无关,所以我也没必要告诉你我有什么鬼!”

“好像听说过。”

“谁说我要当优秀记者啦?”

老医生点点头,说道:“那应该是痹证。风寒湿邪郁于肌肤脉络之间,留而不去。我给你针几下,只要在腕骨、合谷、手三里、尺泽四个穴位,用三棱针点刺出血,用火罐拔吸大椎、肩贞十五分钟……”

“是,”孔苗苗点点头说道,“记者被杀,我感到很震惊。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我们公司不会做这种事。”

苏镜义愤填膺地说道:“他妈的,吃饱了撑的。谁曝的光啊?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找人收拾收拾他。”

1、探踪寻谜

“好说好说,下次我们一起抓鬼。”

“不,我们还是要去查一下。”

苏镜拦住一个中年妇女,问她“妙手诊所”在哪里,中年妇女上上下下打量了苏镜和何旋一番,说道:“一个月前被查封了。”

苏镜笑了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中年妇女应该是个妈咪,楼上的那个女孩子应该是妓女,而妙手诊所的老板主要的业务除了治疗性病之外,就是做流产。”

“一个女孩子。”

“哦,你知道这么清楚,是不是也来过啊?”

老医生看了看何旋的背影,苏镜说道:“那是我同事。”

“我们……”何旋刚刚要说话,却被苏镜打断了,只听他小声说道,“哦,我们,我们来做个小手术!”

“你……你好坏啊,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自己坏倒罢了,还污蔑大勇!”何旋气得眼睛都红了。

“说起来,我们还是感谢李记者的。他曝光后,我们最开始的确很头疼,那段时间压力特别大,很多小区的业主委员会都向我们提出质询了,准备跟我们解除合同。公司马上决定整改,对小区居民的要求尽量满足。为了尽最大可能消除这件事的负面影响,我们联系了李记者,请他对我们的整改情况再进行报道。李记者答应了,这还是几天前的事,可是他……你们竟然说他……哎……对了,你们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们查一下我们公司的事务安排表。”

“诊所没牌照,被定成了黑诊所,电视台给曝光了,然后诊所就给查封了。”

“可是给你们曝光的记者死了,是被人杀的。”

“可是大夫,我老婆回娘家很久了,我怎么会房事过度啊?”

“十点!”

郭壮拿出手机,递给苏镜:“我老婆孩子都可以证明,你可以给他们打个电话!”

苏镜指指右臂,说道:“这条胳膊不知道怎么回事,动不了!”

“我也不知道,看不出个名堂来啊。今天你陪我去,说不定沾点你的光就找到病根了。”

“回春诊所”位于一个狭窄逼仄的小巷子的深处,诊所门口挂出了一个十分不起眼的牌子,一块白木板上写着四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回春诊所。”大木板下面另外挂了一个小木板,只写了两个字:“性病。”

“一个电视台的记者假装是患者来采访,电视上都播了。过了几天,诊所就被查封了。”

“深刻还是油滑,那都是表面现象。”苏镜一本正经地说道。

“可是你不觉得应该把必要的程序都走一遍吗?”

“是,那次是我们做得不对。后来我们改正了,这得多谢媒体的监督啊!”

“孔董事长不要紧张,现在没人说你们不清白。”

苏镜说道:“郭老板不要紧张,我们只是来调查一下。两个月前,李大勇把你公司欠薪的事曝光之后,你是怎么处理的?”

“可我就是动不了啊!”

郭壮却气愤地说道:“谁心里没鬼?”

郭壮一听瞪大了眼睛,缓缓地坐到椅子里,愣了一会儿,说道:“被杀了?你们……你们不会怀疑我吧?这……这太荒唐了,我这辈子只杀过鸡,连猪都不敢杀。”

老医生看了看苏镜又看了看何旋,说道:“我看你这病是房事过度,肝肾精血亏损,筋骨失养所致。这是一种痿症啊!只要在大椎、肩贞、腕骨三个穴位上,用三棱针点刺出血,梅花针弹刺肩髃和阳经穴,然后火罐拔吸颈肩部,如此四个疗程,保证你就没事了。”

“不像,他就是一个骗子。杀人,他没那胆量。”

苏镜和何旋无奈地说声谢谢准备离去。中年妇女突然想起来什么,说道:“唉,等等,我帮你问问,没准儿那人知道。”

“之后呢?”

盛意服装厂的老板郭壮长得肥头大耳,脖子上挂着一根小指粗的黄金项链,金灿灿的,特别惹眼。他耀武扬威地巡视着生产线,突然接到了秘书的电话,说是有警察找他。警察上门凶多吉少,他心怀忐忑地回到了办公室。

郭壮迟疑地说道:“有点印象。谁啊?”

何旋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满脸羞红,跺着脚说道:“哎呀,你真是……”

“这还用说吗?你面相上带着,你不想当都不行,你不当优秀记者,就是辜负了祖国和人民对你的期望。”

“是前天晚上被人杀的,”苏镜盯着孔苗苗的面孔,观察着她的表情。

“前天是我儿子生日,一家人给他庆祝,在巴蜀情川菜馆吃的饭,点的菜有火爆腰花、酸辣蹄筋、坛子肉、夫妻肺片、辣子鸡丁、水煮牛肉……”

苏镜插嘴问道:“干嘛搬家啊?”

“小芬,”何旋随便诌了一个名字,“你可能不记得了。”

何旋补充道:“我一个老乡推荐来的。她说以前经常找你看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