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岁月秘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岁月秘事

苏镜站在一片茫茫的草原上举目四望,芳草茵茵鸟语花香,地平线的尽头隐隐约约有几座大山,山上云雾缭绕,也许就是传说中的蓬莱仙境。近处牛羊成群,有的安静地低着头咀嚼着青青的绿草,有的抬着头欣赏着周围的美景。苏镜低下头,看到了一片美丽的花,其中一朵无名的小花尤其惹人怜爱,花瓣是火红的,花蕊是雪白的。

天空中传来一阵轻柔的呼唤:“现在,时光开始倒流,你正在回到过去……”

苏镜知道那是天使的声音,他的身体越来越轻,渐渐地飘浮起来,美丽的小红花淡出了视线,远处的牛羊慢慢变成了一个个小白点小黄点,整个草原仿佛一张绿色的地毯铺陈在面前。白色的云朵在他面前飘过,他伸出手抓住了一片云彩,感受到一阵清凉,然后又轻轻地松开手,让云彩从指缝间溜走。

天使的声音在继续呼唤:“你记得昨天中午吃了什么吗?”

苏镜低声地回答:“不记得了。”

天使的声音在云层中飘荡:“你做得很好,我们配合得很默契。现在我来数数字,从十数到一,当我数到一的时候,你就会回到最后一次见你老婆的那天。”

“好!”苏镜的声音像是从梦中传来。

“10,9,8,7,6……”

苏镜继续在云层中穿梭,云彩快速地在身边游走,他仿佛坠进了一个时间的黑洞,太阳从西方升起,又从东方落下,星辰不断变换着方位。他惊喜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充满了愉悦。

“5,4,3,……”

苏镜的身体渐渐下沉,他来到了一座城市,一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城市里春意盎然,到处都是鲜花和绿树。

苏镜知道这是他生活的城市,这里是顺宁。

他继续向城市缓缓飘落。

看到了!

老婆朱玉正站在马路上,笑吟吟地看着他。

天使继续数着数字:“2,1。”

罗子涵静静地观察着苏镜,躺椅上的这个大男人表情安详得像个刚出生的婴儿,她轻声问道:“你现在已经回到了过去,能告诉我你看到什么了吗?”

苏镜突然呼吸急促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罗子涵知道,这是一种阻抗,苏镜的心里正有两股力量在进行殊死搏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马上要见到他思念的老婆了,却出现这种情况?她继续说道:“不要紧张,我就在你身边,我会一直保护着你。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苏镜开始挣扎,他扭动着身子大声叫道:“我不想看,我头疼!救救我,救救我!”

“不要紧张,你看到的都是过去的事情,这件事情再也不会伤害你了。你要冷静下来,仔细看看,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不,不,”苏镜疯狂地扭动着身子,躺椅也跟着左右摇晃起来,“救救我,救救我!”

苏镜开始流鼻血了,罗子涵当机立断,必须终止催眠。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武断地把病人叫醒,否则会带来一系列的心理后遗症。她沉着冷静地说道:“好的,我现在带你离开那里。但是,你要先放松,闭上眼睛听我的话。你现在身子感觉越来越轻,渐渐的,你飘浮在空气中了。我开始数数字,从十数到一,等我数到一的时候,你便回到了现在,而且马上醒过来。醒来之后,你会觉得精力充沛,浑身上下都觉得非常舒服。”

苏镜渐渐安静下来。

“10,9,8,7,6,5,4,3,2,1!好了,你已经醒了,睁开眼睛吧!”

苏镜猛地睁开眼睛,站起身来问道:“催眠完了吗?”

“是啊。”罗子涵微笑着说道。

“我感觉没睡着啊。”苏镜茫然问道。

“催眠跟睡眠本来就是两回事。”

“罗医生,我好像没见到我老婆啊!”

“是你没见到,还是你不愿意见到?”

“什么意思?”

罗子涵递来一张纸巾:“先把鼻血擦擦。”

苏镜疑惑地接过纸巾:“我流鼻血了吗?”擦完之后,看看纸巾上的血迹,他更加疑惑了:“我流鼻血了?”

罗子涵说道:“你肯定遇到过一次重大挫折,这次挫折超出了你的承受能力,甚至在深度催眠中,你的超我还在清醒地控制着你的本我,让你的本我不敢呈现出真实的一幕。”

苏镜听得如坠云里雾中:“什么这个我那个我的?我就是我!你能不能说得直白一点?”

罗子涵凝神思索,说道:“能把你老婆的电话给我吗?我想跟她联系一下。”

“干嘛跟我老婆联系?”

“因为那件事情你忘记了,只有向你老婆求证了。”

“罗医生,你一直说那件事那件事,我都不知道你到底在说哪件事,我都快被你搞糊涂了,”苏镜笑道,“你还是放过我老婆吧,我怕你把她也搞糊涂了!”

“我发现凡是涉及到你老婆的事情,你多多少少都在回避。”

“扯淡!”苏镜骂了一句之后自觉失言,马上说道,“对不起罗医生,我没回避什么,我只是不想让她操心。”

“你老婆不知道你生病了?”

“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

“我不是说了吗?怕她担心。”

“你上次说你老婆回娘家了。”

“是啊!”

“那你不告诉你老婆这件事,到底是因为她回娘家了,还是怕她担心?”

“这不一样吗?”

“不一样!”罗子涵冷静地盯着苏镜的眼睛。

苏镜的眼神躲躲闪闪,他觉得自己心中没有鬼,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正视罗子涵咄咄逼人的眼神。好在一阵手机铃声救了他,让他得以名正言顺地避开罗子涵那审讯一样的眼光。

一接电话,苏镜便粗鲁地问道:“什么事?”

手机里传来何旋小心翼翼的声音:“怎么?心情不好吗?”

苏镜意识到失态了,连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罗子涵静静地看着苏镜,她知道接完电话,苏镜又会风风火火地离开。

苏镜对着话筒追问道:“真的?……好,我马上去找你!”放下电话,苏镜说道:“谢谢罗医生,我走啦。下次再好好聊聊。”

“好的,”罗子涵站起来,笑呵呵地说道,“知道你忙。不过,我要提醒你,我是你的心理医生,所以心情不好的话,就到我这里来发泄,不要对着朋友或者同事吼啊!”

苏镜怔了一下,脸微微地红了一阵,讪讪地说道:“知道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