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引火烧身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引火烧身

公安局的小会议室里,大屏幕上一幅幅血腥的幻灯片不断地闪现着。放完之后,侯国安问道:“对冯敬的死,大家怎么看?”

王天琦说道:“会不会是做批评报道得罪什么人了?”

邱兴华反唇相讥:“别把记者看得都那么崇高,他们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新闻来,值得人去大开杀戒?”

“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死的都是记者?”

“也许只是巧合。”

张跃说道:“我看还是查一下这个记者做过什么批评报道,得罪过什么人。”

苏镜沉吟道:“我觉得这是条死胡同。这几天,我一直在调查李大勇的案子,把两个月来他批评过的人都调查过了,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王天琦说道:“苏队,我觉得这是两回事,你不能据此就认为冯敬的死与他批评过的人没有关系。”

苏镜说道:“我刚才问过顺宁电视台的记者何旋,她是冯敬的同事。冯敬最近的确得罪过人,但是得罪的人就是我们!”

众警察唧唧喳喳地说道:“得罪我们?”

“什么时候得罪我们了?”

苏镜不急不慢地说道:“前段时间,我们局向社会承诺五分钟出警的事,大家还记得吧?”

提起五分钟出警,众人都沉默了。这是一件糗事,为这事,他们不止一次在背后叽叽咕咕地骂着局领导。现在侯国安在场,他们不敢放肆。

这几年,顺宁市经济腾飞,GDP连年翻番,各种社会治安问题也层出不穷。小偷满大街都是,抓不胜抓;光天化日之下抢包的,司空见惯;更有入室抢劫,经常见诸报端。说起来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些小事多了,市民就没安全感了。于是牢骚满天飞,风凉话到处都是。甚至还有好事之徒编出了一个顺口溜来嘲笑警察队伍,说什么一级警察交警队,站在路边乱收费;二级警察治安队,接到报案还在睡;三级警察刑侦队,案子未破人先醉;四级警察巡逻队,吃喝嫖赌样样会;五级警察城管队,看不顺眼全砸碎,六级警察扫黄队,天天抱着小姐睡。这顺口溜完全是无中生有造谣中伤,但是治安案件不断,也难怪群众有不满情绪。为此,顺宁市公安局召开了多次会议进行协调,决定向全社会承诺五分钟出警。

几个月前,侯国安代表顺宁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面向全市的媒体记者郑重承诺,一旦发生罪案,顺宁市公安局将五分钟出警,保证第一时间到达现场。为了能够兑现这一承诺,市公安局一次性投入了三十六辆巡逻警车,并在车上配备了网枪、防弹衣等装备,形成了一个三级巡逻防控网络。侯国安面向镜头侃侃而谈:“我们一共投入了四百多人在全市构成了一个以主干道为主线,以次干道为辅线的网格化巡逻体系,保证五分钟之内到达现场。”

这本是一件好事,可偏偏电视台一个记者揪着“五分钟”不放,在新闻发布会召开半个月后,他在闹市区怂恿一个刚刚被偷了手机的人打电话报警。报警之后就开始等待,过了四十多分钟,警察还没赶到。那个市民又拨打了两次110,得到的回答都是:“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记者的新闻最后是这样写的:“市民张先生等了一个小时,警察还是没有赶到,他灰心了,只好放弃等待。不知道半个月前五分钟出警的承诺,是不是在掷地有声的侃侃而谈之后已经烟消云散了。”

写这篇报道的记者就是冯敬。

新闻播出后,顺宁市公安局的领导们非常头疼,最后还是由侯国安找来冯敬,对着镜头向全市人民解释,那次没有及时出警,是因为路上塞车。

冯敬追问:“那以后你们怎样保证五分钟出警?五分钟出警,还能做到吗?”

侯国安说道:“能,我们会坚持到底,只要能守护全市人民的平安,我们将不遗余力。”

本来话说得很圆满,完全可以把这事平息下去的,可冯敬又采访了一位警察,画面打上了马赛克,声音也做了处理,侯国安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警察是谁。那个“叛徒”说:“我们接110,听电话都要一分钟,再记再写什么的去了三四分钟,那五分钟绝对不现实。规定是规定,但完全没有非要你五分钟赶到。像偷个手机这样的案子,一天几十单,我们哪有工夫天天围着这种案子转啊!”

这事之后,顺宁市公安局的领导们都明白了,一定得放下架子跟媒体处好关系,尤其是跟媒体的领导处好关系,能跟媒体的上司处好关系,那就更好了。

苏镜提到这事,众人便不言语了。

侯国安倒是呵呵笑了起来:“好了,我一下子成犯罪嫌疑人了。”

苏镜说道:“侯局,还真有点像呢。当时,我市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冯敬的连续报道使我们的评比险象环生。”

“别提了,钱市长打电话把我骂得狗血喷头。”

众人笑了起来。

侯国安继续说道:“难怪我一听到冯敬这个名字,就觉得耳熟,现在总算想起来了。”

邱兴华一拍桌子,说道:“我也想起来了,去年追着采访我们苏队的,不就是他吗?”

苏镜一个愣怔问道:“什么?采访我?”

“你忘记了?”

“什么事啊?”

侯国安连忙摆手说道:“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提了。”

苏镜偏要追根问底:“到底什么事啊?”

众人的表情一时之间十分诡异。

“冯敬要采访我什么啊?”苏镜继续问道。

侯国安说道:“我哪儿知道啊?”

苏镜不再说话,他突然想起罗子涵,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想起她。

“苏镜,你有没有问那个何记者,冯敬还有没有做过其他批评报道?”侯国安问道。

“没有,”苏镜摇摇头,“之前李大勇的案子,我就觉得这个方向好像有问题,冯敬被杀更坚定了我的怀疑,如果纠缠于批评报道,我们可能会一直在死胡同里打转。”

“那你准备从哪儿下手?”

“李大勇生前跟一个叫丁川林的同事有过过节,我准备去调查丁川林;至于冯敬,我想还是查一下他有没有什么仇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