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谋杀笔迹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谋杀笔迹

案情分析会后,苏镜回到办公室,何旋一直等在那里。他一进门便问道:“冯敬跟丁川林有没有过节?”

等候苏镜时,何旋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李大勇跟丁川林是有过节的,而冯敬也跟丁川林闹过矛盾。说来可笑,本来冯敬跑工商条线,跟市里大大小小的工商所打得火热。工商系统不但新闻多,而且自己要办事也方便容易,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个“肥线”。丁川林一直采访一些鸡零狗碎的社会新闻,诸如哪家下水道堵了一直没人修,谁家儿子不赡养老人了等等,基本上是出力也讨不了多少好。去年冯敬休假二十多天,朱建文派丁川林暂时接手冯敬的工作。丁川林充分利用这二十多天时间,频频出入工商局、工商所,诋毁冯敬工作能力很差,台领导极不赏识,采写的新闻也没水平……很快,“工商线”被他拿下了。等冯敬休假归来,发现工商系统什么新闻也不找他了,直接找丁川林了,他自然非常生气,但是也没有公开找丁川林,只是默默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到了年底要评好新闻奖了,冯敬把他和丁川林合作的一条新闻报了上去,但是没署丁川林的名字。后来这条新闻获了顺宁市广播电视好新闻一等奖,丁川林自然怒发冲冠,立即找冯敬评理,冯敬却慢吞吞地说:“对不起,忘记了!下次一定记得署上你的名字。”丁川林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冯敬的鼻子就骂:“你等着,总有一天弄死你。”

听完何旋的讲述,苏镜立即说道:“我们去找丁川林。”刚刚走出办公室,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朱建文打来的:“苏警官,我们这里出事了,你赶快来一下吧!”

天已经黑了,电视台会议室里,每个人都傻傻地坐在位子上,时间仿佛过去了千年。大伙都想离开这恐怖的是非之地,但是朱建文几乎以哀求的语气恳求大家留下来陪着他。苏镜和何旋一走进会议室,马上看到了桌子上血淋淋的舌头和气管,何旋吓得尖叫一声,然后便跟所有同事一样,木愣愣地站在那里。

朱建文看到苏镜就像看到了救星,他拉着苏镜麻木的右臂:“苏警官,苏警官,你看你看,王八蛋……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啊?还有……还有这个纸条……”朱建文哆嗦着手,将纸条递给苏镜,苏镜怫然不悦:“你们……你们都有谁拿过这张纸条?”

朱建文立即意识到,他们把纸条上可能有的指纹擦掉了,他嗫嚅着说道:“殷千习,我,还有……”

“算了算了,”苏镜叹口气说道,“该有的指纹也全没了。”他接过纸条轻声读道:“关好你的门。”

朱建文喘着粗气说道:“他下一个就要杀我了,我该怎么办啊?”

“你先平静一下,事情也许没那么严重,”苏镜抚慰道,“这是什么时候收到的?”

“就是刚才,一接到这东西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这个包裹是谁送来的?”

“邮递员送到楼下保安那里,保安送上来的。”

苏镜看着那张纸条,琢磨着那句话的意思。难道凶手真的瞄准了朱建文?为什么在杀人之前还要发出警告呢?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李大勇和冯敬没有收到这样的纸条?

庄雪涯说道:“苏警官,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说几句话?”

“请讲。”

“刚才我们一直在讨论杀人游戏。”

“什么?杀人游戏?”苏镜立即想起了两年前那宗案子。

庄雪涯说道:“是,上个星期,我们一些同事玩过一次杀人游戏,冯敬、李大勇都被杀手杀了,而在李大勇之后,是朱制片。”

朱建文说道:“我刚才还一直不相信这是杀人游戏的翻版,现在看来这是真的,杀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

苏镜问道:“你们是说,杀人游戏中的杀手就是杀害李大勇和冯敬的凶手?”

胡薇说道:“是,难道这是巧合吗?虽然我们先发现李大勇被杀了,可实际上冯敬是死在大勇之前的,而在大勇之后又是朱制片,现在朱制片收到了这种警告。”

何旋说道:“我不相信,这……这肯定都是巧合。”

苏镜回忆着两年前的案子,那时候,《顺宁新闻眼》的主持人宁子晨在直播台上被杀了,观众看得目瞪口呆却不知道凶手是谁。苏镜在宁子晨的包里发现了一张杀人游戏用的纸牌,随后一个美编苏景淮也遇害了,案发现场同样发现了那张纸牌……难道事隔两年,又一起杀人游戏上演了?可是两年前的侦破结果证明,谋杀与杀人游戏根本毫无关系,是凶手临时搬演的障眼法。这次会不会又是如此呢?

“何记者,你为什么认为这只是巧合呢?”苏镜问道。

何旋说道:“因为冯敬出局后,是大伙投票把舒茜投出去的,如果真是杀人游戏的翻版的话,舒茜为什么没事呢?”

杨署风说道:“也许,凶手只杀那些被他亲手判决的人呢。”

角落里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天啊,你们说得也太恐怖了吧?怎么可能有那么变态的人把杀人游戏搬到现实生活中呢?”

苏镜循声望去,见是一个标致的女孩子,只听胡薇反驳道:“陈蕾,你那天休假没通知你去吃饭,你当然不用害怕了。”

苏镜连忙打断了她们的争执,说道:“先别争杀人游戏的事了,是不是与杀人游戏有关,我们会调查清楚的。”他将手中的纸条递到朱建文面前,问道:“你能辨别出这是谁的字吗?”

朱建文还没看就连连摇头:“我哪儿知道啊?我又不认识这个变态。”

苏镜把纸条递到众人眼前,问道:“大家看看,有没有人认识这个字迹的?”

胡薇问道:“你不会是说,凶手真的是我们同事吧?”

“为什么不能?”

胡薇张张嘴,没有说话。

看着那张带着血迹的纸条,每个人都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然后又摇摇头,毕竟有了电脑之后,很少有人写字了。当苏镜拿着纸条递到杨署风眼前的时候,他看了看,疑惑地说:“这……这不是丁川林的字吗?”

“你确定吗?”苏镜问道。

“应该是,我经常跟他搭档,看过他的采访笔记本。”

殷千习一拍脑袋,说道:“对啊!难怪刚才我觉得这字有点面熟,的确是丁川林的字,你们看,他写‘好’字,左右偏旁分得很开,就像‘女子’。”

苏镜将包裹盒子递给何旋,说道:“你再看看。”

何旋看了半天,如释重负地说道:“的确是他的字。我就说嘛,这事跟杀人游戏根本没有关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