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午夜惊情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午夜惊情

天空又飘下了零零星星的雪花,西北风也适时地刮了起来。何旋把车停在丁川林家楼下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这是一座六层高的小楼,映着雪光,苏镜看到墙壁上用白色涂料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这是今年顺宁市政府旧城改造的重点区域。有的住户已经搬走了,还有几户仍在坚守。

丁川林住在六楼,夜已经深了,整幢楼房黑咕隆咚的,只有丁川林的窗户还透着昏黄的光。没有电梯,两个人只能爬楼梯。楼梯的扶手冰凉冰凉的,握一把能沾一手的灰尘。楼梯间非常空旷,两人的脚步声在空气中回荡,昏黄的灯光在风中摇曳,灯罩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何旋的心都吊到嗓子眼了,喉咙发干呼吸急促。苏镜小声安慰道:“没事,有我呢。”苏镜坚定的声音让何旋踏实了许多。

大门关着,苏镜敲了敲门,没人答应。

何旋问道:“现在怎么办?”

苏镜也不回答,后退几步,然后猛冲过去,向那扇木门奋力踹去。门咣的一声开了,两人走进屋内,苏镜摸索着找到开关,将客厅的灯打开。客厅里整整齐齐,餐桌上的剩菜结成了冰。

苏镜叫道:“丁川林。”

依然没人答应,苏镜的声音寂寥地回荡。何旋感到莫可名状的恐惧,仿佛黑暗中一只大手铁钳一般夹住了她,她紧紧地跟在苏镜身后,亦步亦趋地往前走。书房的门紧闭着,缝隙里透出一丝亮光。苏镜握着把手轻轻一转,木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何旋紧紧地捏住鼻子,从苏镜身后探出头往里张望。

丁川林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不,不是睡着了。

地上有一摊血,已经干涸了。

丁川林死了!

何旋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颤抖不止。苏镜轻轻地拉着丁川林的衣领,丁川林仿佛一具蜡像,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到客厅里等我。”苏镜说道。

“我不,我要待在这里。”——这个时候,何旋哪儿都不敢去,只想守在苏镜身边,只有这样,她才能感到安全,才能驱逐心中的恐惧。

丁川林跟李大勇、冯敬一样,舌头被拔掉了,喉咙被割断了,一段气管不见了。书桌上摆着几支笔和一个记事本,都被鲜血泡过,现在血迹已经干了。苏镜拿起记事本仔细翻看,在记事本中间,有一页纸被撕掉了,边缘非常不平整。他拿出那张寄给朱建文的纸条,对在那页纸上,天衣无缝!纸条就是从这个记事本上撕下来的。他想象着当时的情景,凶手逼着丁川林写下纸条、在包裹盒上写下地址,然后再把他杀掉。可是,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关好你的门,关好你的门……”苏镜喃喃地重复着,突然大叫一声,“关好你的门!”

何旋被吓了一跳,紧张地看了看身后,书房的门被风吹着,哐的一声关上了,发出一阵巨响。

“关好你的门,”苏镜睁着血红的眼睛说道,“快,保护朱建文!”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