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4、不请自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4、不请自来

晚上十点多,朱建文离开电视台时雪已经下得很大了,狂风卷着漫天的雪花扑打在汽车的前窗玻璃上。

雪,可以掩藏一切罪恶。

这样想着,朱建文越发提心吊胆,脑海里那个血淋淋的舌头总是挥之不去。李大勇和冯敬的死,已经让他心乱如麻了,而那个变态杀手竟然又盯上了自己。他心中一直盘旋着那句咒语一样的话:关好你的门!

关好你的门……

朱建文一边默默念诵着这句咒语,一边看了看前后车门,全都关着,这才松了口气。可是马上,他更加紧张起来,禁不住浑身打个哆嗦。

一辆汽车尾随他似乎很久了。

难道是巧合吗?

朱建文加大油门,向黑暗的纵深冲去,雪花更加狂暴地击打在窗玻璃上。他看了看倒后镜,那辆车也跟着加大油门,两个车灯像是一双邪恶的眼睛,发出刺眼的光芒。他浑身的血液几乎快要倒流了,他不断安慰自己:没事没事,这只是巧合,这只是一辆普普通通的过路车,这只是一个跟他一样刚刚下班的人。

他放松了油门,车速慢了下来,而尾随的车也跟着慢了下来。

“他妈的,他到底想干什么?”朱建文骂道。

再转过一个弯就到家了,如果那辆该死的汽车没有跟着转弯就没有问题了。朱建文这样想着,向右拨转了方向盘。那辆车没有跟来,朱建文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可是刚刚放松了心情,那辆车却又出现在身后,而且正加速向自己冲来。朱建文赶紧猛踩油门,车轮在雪地上打了一个滑,仿佛脱缰的野马往前猛冲。

身后的车加快了速度,一会儿就跟了上来,离他越来越近了。内心的恐惧化作了愤怒,大不了同归于尽,这样想着,他突然之间猛踩刹车,车轮在雪地上发出吱嘎一声尖叫,车轮下积雪四溅。汽车失去了方向,在马路中间转了几个圈,这才停了下来。

尾随的车也跟着突然刹车,在马路中间转圈,并且以一股强大的惯性向朱建文撞来。

那一刻,朱建文万念俱灰。

就在两辆车相隔一米的地方,尾随的车停了下来。

两辆车并排横停在马路上。

朱建文坐在座位上呆呆地看着车前,脑子里一片混沌。他浑身颤抖,想启动汽车,可是双手却不听使唤,他向左看看,那个司机一脸杀气,额角上渗出鲜血,正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隔着玻璃朱建文根本不知道他在骂什么。那司机摇下车窗,手指着他让他打开车窗。

不!关好你的门。

一个声音在朱建文心中狂吼着。

司机见朱建文没有动静,又骂了几句,启动了汽车往前行驶。

朱建文又松了一口气。

可是那个司机却把车开到了朱建文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手里拎着汽车的铁锁。他走到朱建文窗前,朝他冷冷地笑着,突然抡起铁锁,朝他的车玻璃猛砸下来。朱建文心慌意乱,匆匆忙忙要发动汽车,可双手还是不听使唤。

铁锁一下一下击打在玻璃上。窗外那人额头上的鲜血流到了脸颊上,使他看上去更加可怖。

铁锁终于在窗玻璃上砸开一个缺口,那人冲朱建文骂道:“操你妈!会不会开车啊?他妈的!”说完,又抡起车锁朝朱建文车上砸了一下,这才满意地扬长而去。

朱建文坐在车上,雪花透过缺口飘落进来,不久便融化在冰冷的脸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平复过来。

这只是一场误会。

朱建文终于启动了汽车,缓缓地向前开去。到了自家楼下,他的脸上绽出了笑容。家永远是安全的避风港,回到家就意味着安全了。汽车开进了地下车库,朱建文下车后将车门关好,向电梯间走去。

突然身后又传来一声汽车锁门的声音,那个声音在寂寥的地下停车场里猛地响起,让他浑身痉挛般颤抖了一下。

家,真的是避风港吗?朱建文还不知道,丁川林就是死在自己家里的。他紧张地向后看看,没什么人。如果真没有人,那个关车门的声音从哪儿来的?朱建文加快脚步,往电梯间冲去。按了“上行方向”之后,他焦急地等待着,电梯从二十八层缓缓下降,他一会看看电梯,一会看看寂静的停车场。

远远的,一个人朝电梯间走来。

他几乎是跑向电梯间的,跑几步还转头看看身后有没有人跟踪。

那人离电梯间越来越近了。

电梯才运行到十八楼。

朱建文又看了看那人,那人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衣服,是病号服吗?可是病人怎么会穿着病号服回家?

10……9……8……7……6……

电梯到了五楼。

那身病号服越来越近了。

电梯终于到了。

电梯门缓缓地打开。

那人却大声叫道:“朱建文,你站住。”

脑门仿佛被人打开了,冷风猛然间灌满了整个神经,朱建文脚步踉跄地冲进电梯间,拼命地按着“关合”的按钮。

身后那人继续呼唤着,呼唤声带着冷笑,充满了冷酷:“朱建文,你等等。不要着急嘛!”

电梯门终于十分不情愿地开始缓缓关上。电梯外,那人跑了过来,脚步声在电梯间里轰轰地响,他迅速跑到电梯间,向电梯伸出了手,只要手插到中间,电梯门就关不上了,朱建文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电梯门终于关上了,透过门缝,朱建文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

安全了,他靠在电梯壁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那张惨白的脸,似乎在哪儿见过,但是朱建文已经无心去想。

电梯在十四楼停了下来,那是朱建文住的楼层。他走出电梯,警惕地看看四周,摸出钥匙打开房门,双脚疲软地走进家门,一股温暖的风迎面扑来。

到家了,终于安全了!

他脱下外衣,坐在沙发上回忆着刚才的一幕。那人到底是谁呢?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想着想着,他又突然紧张起来!那人是冲着自己来的,他难道不知道我住在哪儿吗?他难道不会跟上来吗?

关好你的门,关好你的门……

一股冷汗突然冒了出来。

刚才竟然忘记关门了!

朱建文腾地站起来跑向门口,门果然虚掩着,他赶紧将门关上。

可是,门没有被关上。

门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止了。

门外一个声音叫道:“朱建文,你不会忘记老朋友了吧?”

朱建文两腿发软,他继续用力,可完全是徒劳!

门外那人的力量非常大,他一用力,就将门撞开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