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残缺影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残缺影像

冬天的夜晚寒冷刺骨,北风夹着雪花四处飞舞。刘岱山和卢山青披着军大衣,拿着手电筒,在小区四周例行巡逻。说是小区,其实只有两栋居民楼,而且没有围墙。走在居民楼下,吹着阵阵冷风,看着头顶的万家灯火,刘岱山问道:“你说现在有多少人正在被窝里造人啊?”

卢山青扑哧一声笑了:“想象一下吧,从一楼一直往上数,几十对男女同时在卧室里做爱,假如地板和天花板都是透明的,那将多么壮观啊!”

“真透明就好了,咱们在这里挨冻的时候,还有点乐子看看。”

“走吧,再到前面看看去。”

两人围着小区转了一圈回到了保安室。卢山青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一排七八个显示器,喝了口热水,说道:“睡吧,又是一个平安夜。”

刘岱山呵呵笑道:“当初我找到这份工作时,朋友还说天天值夜班会很辛苦,谁知道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闭上眼睛,哪里都是天堂。”卢山青说着,关掉了灯。

黑暗里,刘岱山眨巴着眼睛说道:“把显示器关了得了,晃眼。”

“这里毕竟不是天堂,还是开着吧!”

保安室的墙角摆着两张床,两人和衣睡下了,不久便鼾声四起。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咚咚敲响了。刘岱山迷瞪着眼睛说道:“谁啊?半夜三更鬼敲门。”

卢山青迷迷糊糊地说道:“不理他,过一会儿就走了。”

可是敲门声一直不断,而且越来越急。刘岱山困意全消,爬起来打开门,叫道:“干嘛?”

“警察!”苏镜亮出了证件。

刘岱山马上毕恭毕敬地说道:“请进请进!”

苏镜和何旋走进保安室,卢山青也爬了起来,困惑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苏镜说道:“我来看一下刚才的监控录像。”

刘岱山问道:“警官,不知道你要哪个位置的?我们这里不是每个位置都有二十四小时录像的。”

何旋一听,心凉了半截。

苏镜质问道:“那你们装这些摄像头干嘛用?天天讲群防群治,你们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卢山青辩解道:“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发生一起案子,哪怕连个小偷都没有。”

“连个小偷都没有?”苏镜冷冷地笑道,“今天晚上,恐怕就要有人被谋杀了。”

两个人张大了嘴巴合不拢,刘岱山赶紧问道:“要哪个位置的录像?我看看,也许正好录到了。”

“电梯的!”

“我们这里两栋楼,一共六部电梯,请问要哪栋楼的?”

何旋说道:“A栋。”

卢山青从带仓里取出三盒磁带:“都在这里了。”

何旋将磁带放进带仓,倒到头开始快进播放。时间从晚上九点开始,那是苏镜和何旋离开电视台会议室的时间。电梯里时而有人进进出出,更多的时间是空无一人。第一盒磁带放完了,没有任何收获,接着放第二盒磁带。

苏镜对两个保安说道:“你们看仔细了,有没有生人进出。”

两个人忙不迭地答应着:“是,是。”

雪越下越大了,风的吼声也更加凄厉了。

第二盒磁带放完之后,苏镜看看刘岱山和卢山青,两人傻兮兮地看着苏镜,脸上写满了茫然和愚蠢,苏镜无奈地摇摇头。何旋将第三盒磁带放进带仓,如果不出意外,这最后一盒磁带可以记录朱建文的行踪。十点以后,画面特别单调了,一直无人进出。十点三十五分,朱建文出现了。

苏镜和何旋顿时来了精神。

“停!”苏镜突然喊道。

何旋马上按了“停止”键。

“往后倒!”

在苏镜的指挥下,何旋将磁带往后倒了一点,她操作着旋转钮,慢放朱建文进电梯的画面。

苏镜指着显示器对何旋说道:“你看,他是跑进电梯的。”

“而且很慌乱,很害怕。”

“他被人跟踪了!”苏镜按了一下播放键,“你看,进了电梯之后,他还不停地按关门按钮。”

过了一会儿,朱建文走出了电梯,接着电梯开始下行,门开了,一人走了进来,穿着一身病号服。

何旋说道:“这人是谁啊?怎么穿着病号服就回家了?”

刘岱山说道:“不清楚。”

苏镜突然按了一下“停止”键,指着那人说道:“你看,他只穿了一件衣服。”

卢山青在一旁说道:“疯子!”

苏镜皱了皱眉头,示意何旋将磁带往后倒了一点,然后慢放,那人走进电梯的一刹那露出了正脸。苏镜的眉头越皱越紧,几乎拧成一个疙瘩,他疑惑地说道:“这不是冷建国吗?”

何旋问道:“冷建国是谁?”

“一个疯子!”

冷建国在十四楼下了电梯,那正是朱建文家。

何旋按了一下“快进”键,说道:“看是不是他带走了朱建文!”

画面上,电梯里又是一片死寂。过了一会儿,录像机发出“嘀嘀”的声响。

磁带放完了。

而冷建国还没有出来。

苏镜问道:“还有磁带吗?”

刘岱山无奈地说道:“没有了。”

“没有磁带了,你们不知道更换啊?”

“可能……可能是睡着了,忘记换新的了。你也知道,我们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罪案的……”

“简直是玩忽职守!”苏镜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揍他们一顿。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