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2、尘封空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2、尘封空间

何旋开着车再次钻进了黑暗的雪夜。

苏镜沉思道:“青霉素这种药不能随便卖吧?”

何旋扶着方向盘,目视前方,说道:“使用青霉素的医疗机构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和资质,药店就更不可能卖这种药了。”

“既然这种药不能轻易买到,那凶手是从哪儿买的药呢?”

“也许不用买呢?”何旋反问道。

“什么意思?”

“如果凶手就是医生,拿点青霉素出来不是很容易吗?”

“这种药难道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

“毕竟不是氰化钾,不是吗啡,管得没那么严。”

苏镜看着何旋越发冷峻的面孔,问道:“你是不是怀疑上谁了?”

何旋又是一笑,笑容里带着寒冷:“任何人都是怀疑对象嘛!”

“谁?”

“你家有电脑吗?”

“有!”

“上网给你找条新闻看看。”

何旋跟着苏镜走进屋,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我们这里二十四小时供暖。”苏镜笑道。

房间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照片,不用说就知道是苏镜老婆的照片,有的是单人照,有的是跟苏镜的合影。何旋看着啧啧称赞:“苏镜,你老婆真是标致啊!不错,有眼光!”

“我结婚时,同事都说我艳福不浅。”苏镜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心里又充满了思念,好久没有抚摸老婆温润的肌肤了,再这么下去,自己都快退化成处男了。苏镜盘算着,该给老婆打个电话催她回来了。

“这些照片谁拍的?”

“当然是我拍的啦!”

“拍得不错嘛!”

“跟着大勇耳濡目染的,也该学他点本领吧!”

突然说起大勇,两个人同时沉默了,彼此对望一眼,又无奈地转过头。

苏镜说道:“我去把电脑打开,你该把包袱抖出来了!”

“即便抖出来,我们今天晚上不会还要去抓人吧?饿死我了,你家有没有吃的?”

“有,方便面。”

厨房的地上摆着两箱方便面,还散落着几十个方便面的包装纸。何旋叹道:“搞得跟猪窝似的,你老婆回来不气死才怪!”

苏镜笑了:“我老婆说了,男人不能太利索了,否则就没男人味儿。”

“哈哈,你俩有意思!”何旋说,“你把电脑打开,我来煮面!”

何旋将面放到锅里之后,实在无法忍受厨房里乱糟糟的景象,把垃圾全部清理出去。然后盛了两碗面放到餐桌上,大声叫道:“吃面啦!”

苏镜慌里慌张地跑出来,疑惑地看看何旋又看看四周,说道:“奇怪,我刚才怎么听着是我老婆叫我?”刚一说完,马上又脸红了,赶紧端起一碗面呼哧呼哧地吃起来。

“你老婆什么时候回来啊?”

“谁知道呢?打她电话也不接!”

“你们不会在闹离婚吧?”

“离婚?开玩笑!我跟我老婆是八竿子都打不散的。”

何旋端着碗,站在客厅里,边吃边打量:“你家装修很漂亮啊!”

“我老婆设计的。”

“她做设计?”

“不是,她就是凭感觉!”

“很有艺术细胞啊!”何旋赞道,“可以参观一下你的房子吗?”

“可以,”苏镜说道,“我带你看看。这套房子装修好多年了,但是一直就没觉得落伍!”

“嗯,很大气!”

“这是厨房,这里本来有堵墙,外面是个生活阳台,现在打通了,厨房就变大了,我老婆喜欢大厨房,她说厨房是她的地盘,所以一定要大一些……客厅看过啦,我本来要吊顶的,朱玉说吊顶太俗气,而且压抑,所以就没搞……这里是主卧室,卧室里铺的是复合地板,当时我准备铺实木的,但是我老婆说实木的不好打理,尤其是将来有了小孩之后,随便丢个什么东西到地上就会砸出一个坑。”

床头一张巨幅结婚照吸引了何旋,她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赞道:“郎才女貌啊!”

“这叫才子配佳人!”

“哈哈,你可一点不谦虚!”

“我这人实在嘛!”苏镜毫不害臊地说道,然后带着何旋走出主卧室,继续说道,“我跟你说,你将来买房子装修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插座越多越好,当时我们俩都没在意这事,留了八个插口,可后来发现还是不够用,你看,电脑主机、屏幕、音箱、打印机、宽带拨号器,这就需要五个插口了,现在你看,我们装了两台电脑,这就翻番了,而且两台电脑都要上网,就需要给路由器留个插口,这就十一个了。”

何旋听着苏镜的讲解频频点头,不住说道:“受益匪浅!”

苏镜边说边走,将何旋带到一个房间,说道:“这是婴儿房,没装修,因为不知道是生女儿还是儿子呢。”

“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

“明年吧!”

“今晚不走了,我就睡这里了,”何旋大大咧咧地说道,她退出婴儿房,又指着隔壁房间问道,“这是客人房?”

苏镜突然愣怔了一下,不情不愿地说道:“是。”

“哎呀,那我睡客人房吧,”说罢,何旋伸手去旋门把手,可门是锁着的。与此同时,苏镜连忙拉住了她的手,说道:“这个房间就不用看了。”

何旋疑惑地看着苏镜,只见他神情非常紧张,而且忸怩不安,她笑道:“哦——苏警官还有秘密!”

“不是,不是。”苏镜越发紧张起来。好像已经很长时间了,他没有进过这个房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进去。现在,他可不想在客人面前失礼,忙去打开房门,可就在这时候,右臂又剧烈地颤抖起来,紧接着他头痛欲裂,金星直冒,冷汗瞬间出遍了全身。

何旋见状赶紧扶住了苏镜,将他搀扶到沙发上坐下,倒了一杯热水给他喝了,苏镜这才渐渐平静下来,右臂也不再颤抖。

何旋笑道:“你的秘密,我不看就行了嘛!干嘛这么紧张?”

“不是,不是,我……”苏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好了好了,我去把那条新闻找出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