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不请自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不请自来

何旋坐在电脑前打开顺宁电视台的网页,很快搜索出一篇新闻,指着屏幕说道:“看,就是这篇!”

通栏大标题非常醒目:《八百万天价医疗费的背后》,他说道:“乖乖,得的什么病?竟然要花八百万!”

何旋吃惊地看了看苏镜:“这个新闻你不知道?今年年初最轰动的新闻就是这个了。”

“是吗?”

“苏警官,你都干嘛去了?”

“我都干嘛去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却让苏镜陷入了深深的思索,“我干什么了?我都做了些什么?”他发现自己对一年来的事情竟然完全忘记了,记忆就像一条长河,但是这条长河中间一段却突然干涸了消失了,就像沙漠里的地下河,隐藏到深深的沙土下面了。他感到一阵恐慌,心里一阵恶心,然后便脸色发白头晕目眩,右臂又开始轻微地颤抖,何旋见状大惊失色,赶紧站起来问道:“是不是今天太累了?要不明天再看吧!”

苏镜连忙说道:“不用,没事!”

何旋让苏镜坐在椅子上,自己站在旁边操作鼠标。

这条旧闻让苏镜大吃一惊,一位孙姓患者在顺宁市人民医院住院三个月,治疗费花掉了八百万,光是专家会诊就是两百多万,其中一个专家的会诊费竟然高达二十万。输氧费用按小时计算,一天按三十个小时计。更夸张的是,每天给病人输血九十多次,九千多毫升,相当于给病人换两次血,还有一天注射盐水一百零六瓶。住院三个月血糖检查就八百多次,相当于每天检查九次。

看病难看病贵,一直是顺宁乃至全国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各级政府都在谋划解决之策,但是一直没有根本的解决之道。看病贵,苏镜早已深有体会,一个简单的感冒发烧都要花掉一两百块。但是,住院三个月竟然要花掉八百万,这绝对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这新闻报道出来,整个顺宁市的医疗系统都可能跟着挨骂。他不禁问道:“这么大的事报道出来,肯定要处分一批人吧?”

“这篇新闻是丁川林最先挖出来的,经他报道之后,全国的媒体都开始关注此事。后来闹得很大,中央都派人下来调查了。最后,主治医师被开除了。”

“只开除了一个医生?”

“是。”

“叫什么?”

“沈雯婷。”

“八百万只开除一个主治医生?”苏镜不相信地问道。

“我们最开始也以为院长都会跟着下台,但是后来出来这样一个结果,我们都很惊讶,听说院长只是写了一个检讨,甚至职务都没降。”

“你觉得一个主治医生有这个胆量开出这么昂贵的药方吗?她有胆量一天给病人开一百零六瓶盐水吗?”

“可她毕竟已经做了。”

“我怀疑她只是一个替死鬼,真正的黑手还藏在幕后。”

意识渐渐朦胧,睡意像潮水般慢慢地拥裹而来,何旋迷迷糊糊地渐渐地沉下去,沉到黑暗宁静的梦乡,那里有大勇朝她憨憨地笑着,她轻轻地走过去,投到大勇怀里,可是大勇却突然嘤嘤呜呜地哭起来,何旋疑惑地抬头看看大勇,顿时大惊失色,这哪里还是大勇,她拥抱的分明是一具令人恐惧的尸体,嘴巴大张着,露出黑乎乎的空洞,脖子上还在滴着血,那尸体脸色苍白,本来紧闭的双眼,这时却猛然睁开了,双眸里藏着邪恶的微笑。

何旋从睡梦中惊醒,浑身已是冷汗淋漓,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回味着梦境,还是十分害怕。这时候,门外传来阵阵隐隐约约的哭声,她非常心慌,以为还没从梦境中解脱。可是城市的灯光从窗帘的缝隙处洒落进来,夜晚的微风从窗户的缝隙中吹拂进来,这一切都带着人间的气息,不,这不是做梦!哭声越来越清楚了,她打开灯,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到底是谁在哭呢?她竖起耳朵仔细聆听,哭声越发清晰地传进了耳朵里,那是一个男人的哭声,那是苏镜的哭声。

苏镜为什么哭?他想到了什么伤心事?又或者,他也做噩梦了?何旋又仔细聆听一阵,发觉苏镜是在隔壁那间客人房哭泣,就是那间神秘的、他不愿意开启的房间。她瞪着天花板,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是装作不知道,还是过去安慰一下他?苏镜的哭声越来越悲伤了,在哭声中,还夹杂着一两句含糊不清的话:“朱玉,我爱你……不要……离开我……我爱你,你……不要走,我好……想你啊!”

何旋一个激灵坐了起来,难道苏镜的老婆半夜三更突然回来了?那她为什么又要走?难道是因为我睡在这里让她误会了?不行!我得去解释一下。

想到这里,她忙披了一件衣服走出房间,一转身却迎面看到苏镜像机器人一样从客人房里走出来。

何旋问道:“怎么回事啊?”

苏镜似乎没有听到何旋的问话,他睁着眼睛,但是却没有光彩,就像一个被抽调了灵魂的肉体,一具行尸走肉。

难道是梦游?

何旋慌乱地看着苏镜,不知道该做什么。让她吃惊的是,苏镜走出房间后,用右手将门关上,然后锁上。

他的胳膊竟然好了!那只一直麻痹、毫无知觉的右手竟然奇迹般康复了!接着,他拔出钥匙,然后弯腰藏在了房间门口的地毯下面。

何旋惊喜地说道:“苏镜,你的手好了!”

苏镜突然面向何旋,呵呵笑道:“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的。”

苏镜是看着何旋的,但是焦点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他根本就没有看她!何旋感到不寒而栗,仿佛她身后站着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也许是“脏东西”。苏镜的脸上一直挂着暧昧的笑,笑容里也充满了令人恐惧的力量!

何旋木木地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甚至大声喘气的勇气都没有,生怕最细微的动作都会引起那些孤魂野鬼的反感。

终于,苏镜机械地扭转身,慢慢地朝主人房走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