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4、替罪羔羊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4、替罪羔羊

早晨,何旋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她一个激灵坐起来,听到苏镜在门外大叫:“大记者,该起床啦!”

何旋赶紧穿好衣服走出卧室,看了看那间神秘房间,下意识地瞄了眼紧锁的房门。当她抬起头发现苏镜正在瞪着她时,她心中一阵慌乱,赶紧走到洗手间洗漱,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像鬼影一样在脑海前不停地重放。

两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摆在餐桌上,何旋不禁赞了一句:“做方便面的手艺不错啊!”

“实践出真知嘛!”

苏镜的右臂还是僵硬地垂在身旁,何旋不禁疑惑道:“你的胳膊不是好了吗?”

“没有啊,都好几天了,一直这样!”

“昨天晚上不是好了吗?”

苏镜盯着何旋看了半天,接着放声大笑:“你肯定是在做梦。”

苏镜的笑声让何旋毛骨悚然,她讪讪地笑笑:“也许是吧!”

苏镜说道:“我昨天晚上一直在想你们同事之前玩的杀人游戏。”

何旋正夹起一根面条,不知为何手一哆嗦,面条滑落到碗里,她不好意思地笑笑,问道:“你怎么又想到杀人游戏了?”

“因为两年前宁子晨被杀的案子给我的印象太深了。”

“可是宁子晨不是因为杀人游戏被杀的。”

“对,”苏镜说道,“可是那个案子拓展了人们的想象力,”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继续说道,“也许凶手就是从两年前的案子得到的灵感,开始用杀人游戏的套路来杀人。”

何旋笑道:“没想到苏警官办案这么天马行空啊。”

“谋杀需要想象力,破案也需要想象力。”

吃完面后,两人驱车前往顺宁市人民医院。

何旋问道:“你觉得我们会发现什么呢?”

“不知道,问问再说。”

“大勇被杀后,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可能因为报道什么负面新闻得罪了人,于是一个个去排查,后来我们否定了这种可能。所以这次……我们可能又要无功而返了。”

“有疑点,我们就要去查。做警察的,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对象。”

“每个人都是嫌疑人?”

“是。”

“你看我像不像?”

苏镜不动声色地一笑,说道:“像!只是还没发现你的作案动机。”

顺宁市人民医院的院长叫余伯韬,大约四十多岁,鬓发斑白,眼窝深凹,两颗眼珠子就像鸡眼一样,警惕地看着突然造访的两位不速之客。

“什么事?”

“我们找沈雯婷医生。”苏镜说道。

余伯韬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然后热情地说道:“来来来,先坐下说话。”

办公室很宽敞,暖气开着,温暖如春。余伯韬招呼下属上茶,然后看了苏镜一眼,说道:“几个月前,沈雯婷就被开除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被开除也在情理之中,所以苏镜并不意外,问道:“医院应该还有她的联系方法吧?”

“不知道苏警官找沈雯婷有什么事?”

“我们怀疑她与一宗谋杀案有关。”

余伯韬松了一口气,问道:“什么时候的谋杀案?”

“最近。”

“那不可能,”余伯韬断然说道,“沈雯婷早就死了!”

“死了?”

“几个月前自杀了。”

“自杀?为什么?”

“媒体炒作的嘛!哎,我们医院不是出了一件十分不光彩的事吗?她是主治医生,我们想保她也保不住,压力太大了,只好把她开除了。结果,她受不了刺激就自杀了!”

何旋插嘴说道:“我看了新闻,上次那件事情,好像医院只处分了沈雯婷一个人。”

“是。因为她是主治医生。”

“一个主治医生就能整出八百万的医疗费,是不是说明医院的监管不到位?”

余伯韬愣了半晌,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这位女警官怎么像记者一样!你们到底是来查谋杀案的,还是来查我们医疗费的?”

苏镜说道:“也许天价医疗费和谋杀案有直接关系。”

“开玩笑!”余伯韬不屑一顾地说道。

何旋问道:“丁川林这个名字,你该很熟悉吧?”

“小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