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4、千言检讨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4、千言检讨

离开解剖室,两人驱车直奔电视台。马路上的积雪已经被扫得干干净净,路边隔几步远便能看到一个个雪堆,在冬日的阳光下发出惨白的光。何旋开着车进入电视台大院,苏镜看着那一个个雪堆,觉得活像一个个坟墓,那些坟墓有大有小,有的饱满,有的干瘪。

《顺宁新闻眼》栏目组办公室里几乎没什么人,记者都采访去了,只有殷千习还待在办公室里。何旋打个招呼:“哎呀,这么快就回来啦?”

“是,是。”殷千习讪讪地笑笑,心里恨死这个大大咧咧的女人了,性格开朗不是错,可是开朗到不顾及他人的感受,就讨厌了。

而这个讨厌的女人却继续笑呵呵地说道:“别不好意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什么时候谈的女朋友?都没跟我们讲过。”

“这有什么好说的?”

何旋继续说道:“你女朋友也看心理医生去了?”

殷千习不耐烦地说道:“你胡说什么呀?我女朋友就是心理医生。”

“啊?谁啊?快给我们讲讲。”

“你们见过的,罗子涵。”

“哇,老兄,你眼光很毒啊,不错不错。”

苏镜打断了何旋的八卦问题,问道:“殷记者,有个问题想了解一下,你到电视台工作几年了?”

“七年了。”

“冷建国这个人听说过没有?”

“好像听说过,但是没什么印象了。”

“你们同事中,有没有在电视台工作十年以上的?”

“有啊,杨署风!”

“他在哪儿?”

“采访去了。”

“什么时候回来?”

“谁这么想我啊?”苏镜话音刚落,走廊里便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杨署风背着摄像机走了过来。

苏镜忙招呼道:“你好杨记者,我是苏镜!”

“认识认识,昨天你不是来过嘛!”杨署风说着话把摄像机放到了桌子上。

“听说你在电视台工作十多年了?”

“是啊,这些人当中最没出息的就是我了!”

苏镜疑惑地看着杨署风,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在一个单位干十年以上,那就说明这人没什么别的本事了,哈哈。”

殷千习跟着一起笑起来,说道:“我这干了七年的,跟你一样属于没本事的人了。”

“我哪能跟你比啊,你年轻有为后生可畏啊,这不朱制片一天不上班,你就顶上来了,这说明领导信任你。”

“哪里哪里,”殷千习忙摆手说道,“苏警官有话问你呢。”

苏镜继续问道:“冷建国你认识吗?”

“问他干嘛?”杨署风疑惑地看着苏镜。

殷千习说道:“警官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杨署风笑了笑,说道:“只是太突然了嘛!冷建国以前是我们同事,跟朱制片一起分到电视台的。”

“他为什么辞职了?”

“哪是辞职啊?是被开除了!”

“为什么?”

“说起来可笑,他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

“什么错误?”

“开会迟到。”

“开会迟到就要开除?”

杨署风笑呵呵地环顾左右,然后神秘兮兮地说道:“这些人际关系上的事情,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说?”

殷千习说道:“这里没别人了,你就说吧。”

杨署风厌恶地看了一眼这个少年得志的年轻人,压低声音说道:“十年前,市委开大会,我们电视台记者肯定要去采访的。本来有专门的记者去采访这种时政新闻的,可是那天,时政记者正好休假了,只好临时让冷建国去了。结果那天早晨大塞车,冷建国赶到会场时,会议都已开始十分钟了。宣传部的人见电视台记者没到,一个电话打到台长那里,把台长臭骂了一顿。台长自然要臭骂冷建国,让冷建国写检查。冷建国那脾气,绝对是个愣头青,说塞车又不是我的错,就是不肯写,后来还是被逼着写出来了,却不是检查,简直就是一篇檄文。”

“还有这种事啊?”何旋睁大了眼睛问道。

“是。他绝对是顺宁电视台历史上最神的一号人物了。不过,后来在领导的反复教育下,他的检讨改了十六遍,终于通过了。检讨交上去之后,宣传部也就放过我们了。谁知道,冷建国这小子太神了,他竟然把十七份检讨都保留下来了,过了几天就发在网上了,这个马蜂窝可捅大了,宣传部不再要求他写检讨了,直接要求开除他。”

“这样就把他开除了?”何旋问道。

“这样还不开除他?”

苏镜问道:“你刚才说涉及到人际关系是什么意思?”

杨署风说道:“这些仅仅是传闻了,朱建文和冷建国是同时来电视台工作的,相比冷建国,朱建文心机要深一些。冷建国被开除后,有一些风言风语,说是冷建国在网上发帖子,都是被朱建文鼓捣的。因为冷建国是个实心眼,他哪会想到把每份检讨都留底儿啊?而且当时台里准备提拔干部,风传要在冷建国和朱建文中选一个。冷建国被开除后不久,朱建文就顺利地当上了新闻部的主任。”

苏镜继续问道:“冷建国被开除后去哪儿了?”

“这就不知道了,打他电话一直没人接,后来干脆停机了,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何旋说道:“冷建国疯了,十年前疯的,现在住在康宁医院。”

杨署风睁大了双眼,惊讶地说道:“不会吧?这么脆弱?难道就因为被开除了?”

殷千习点点头说道:“新闻做久了,不是更麻木,就是更脆弱!”

杨署风说道:“对了,听说丁川林也遇害了?”

“是。”苏镜答道。

“他……”杨署风欲言又止。

“杨记者想说什么尽管说。”

“我们上个星期玩的杀人游戏,他也是被杀的人。”

何旋立即说道:“老杨,你怎么又扯到杀人游戏上去了?”

苏镜饶有趣味地看了看三人,他看到或者仅仅是感觉到,殷千习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诡异的神色,那眼神转瞬即逝。只听杨署风呵呵笑道:“也许是我多想了。”

苏镜说道:“不,也许这真的是一场杀人游戏。你还记得丁川林是第几个被杀的吗?”

“第一个。”杨署风肯定地说道。

“你肯定?”苏镜问道。

“肯定,殷千习、何旋,你们也在玩,我没记错吧?丁川林好像是第一个被杀的。”

殷千习说道:“对,没错。”

何旋犹疑地说道:“好像是吧。”

苏镜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心中有一线亮光,随后又是一片混沌。

杨署风说道:“如果这真的是那次杀人游戏的现实翻版的话,丁川林也不该是第三个遇害者啊。”

何旋说道:“丁川林是第一个遇害者,法医说他五六天前就被人杀害了。”

“啊?”杨署风惊讶地张大了嘴,眼神中露出极度恐惧的神色,慌张地说道:“难道是真的?天啊,这……这怎么可能。”

何旋说道:“我也觉得不可能,你这是在杞人忧天。”

苏镜拿出纸笔说道:“我想知道上次杀人游戏的一切细节。”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