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杀人游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杀人游戏

“上次游戏具体是什么时候?”

“上星期一,我们栏目组一起吃饭,饭后一些人想完游戏就留下来了。”杨署风说道。

“有多少人参加游戏?”

“这个我不记得了。”杨署风说道。

“我记得,一共是十三个人。”殷千习说道。

“都有哪些人?”

“我们三个,”殷千习说,“还有朱制片,舒茜,胡薇,庄雪涯,李大勇,冯敬,丁川林,林美丽,刘德正,易叶。”

“丁川林?”苏镜问道,“他不是休假了吗?”

“休假不耽误吃饭啊。”杨署风说道。

“谁是杀手?”苏镜问道。

“这个只能问殷千习了。”杨署风说道。

苏镜笑道:“玩了一圈游戏,难道你们还不知道谁是杀手?”

“因为那次游戏没玩完就结束了。”

苏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道:“殷记者,谁是杀手?”

殷千习呵呵笑道:“我觉得这事不太好说吧,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游戏中的杀手就是现实中的凶手?”

“是不是凶手还有待我们排查。”

“这个,我记不太清了。”殷千习面露难色。

但是苏镜看得明白,殷千习分明是假装忘记了,他是在替谁打掩护呢?

“好吧,”苏镜说道,“我想了解一下杀人游戏的经过。首先呢,我想请你们给我画一个座位图,这样看起来直观一些。”

杨署风和殷千习立即动手画了起来,对谁坐在哪个位置,两人有时候意见还不一致,毕竟这都是细枝末节的事,当时谁都不会太留意。可是等他俩画完之后,何旋又纠正说:“不对,刘德正坐在殷千习左边,李大勇坐在右边,他俩没坐在一起。”两人连说对,忙又改了过来。

苏镜看着座位图,说道:“这样看起来就一目了然了。”

十三个人,十二张牌,殷千习自告奋勇当法官。

牌很简单,跟酒店要了一副扑克牌,一张红桃K,其余都是不带花的,自然,红桃K是杀手。

“天黑请闭眼,”殷千习故作神秘地说道,“杀手睁开眼睛……杀手杀人……杀手闭上眼睛。天亮了,大家睁开眼睛。”

众人睁开眼睛,一个个好奇地互相打量着,最后目光停留在殷千习身上。冯敬问道:“谁死了?”

“冯——敬——”殷千习缓缓地吐出两个字,之后说道:“你没事,死的是丁川林,请问你有什么遗言?”

丁川林不屑地说道:“装,还装!肯定是冯敬。”

“有理由吗?”

“没有理由。”

“好,下一位发言。”

朱建文说道:“我觉得不像是冯敬,他刚才问‘谁死了’,那个表情充满了好奇,我觉得不像是装出来的。我怀疑是胡薇,她的表情怪怪的。”

“朱制片,我怎么……”胡薇辩解道,但是被殷千习打断了:“打住,还没轮到你发言呢。”

刘德正说道:“胡薇好像经常玩这个游戏吧,难道轮流发言的规矩都不懂?如果是一个新手急着插话倒情有可原,但是一个老手也这样就说不过去了,所以我赞同朱制片的意见,胡薇是杀手。”

李大勇说道:“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怀疑谁,毕竟是第一轮嘛!过。”

庄雪涯说道:“如果一定要推出一个人的话,我觉得还是先把胡薇推出去好,正像刘德正说的,胡薇是个老手,留下来对我们是个威胁,万一她是杀手怎么办?所以,我看不管有没有冤枉她,把她推出去就得了,不好意思啊,胡薇。呵呵呵。”

胡薇气得咬牙切齿,但是却一直没有发言机会。

舒茜说道:“我觉得大家把胡薇推出去之前,还是应该想一想为什么要这样做。庄雪涯说,胡薇是老手,所以要推出去。胡薇的确是老手,可是她会妨碍到谁,她对谁是个威胁?当然对杀手是威胁。只有杀手才会迫不及待地要把胡薇推出去。”

“那你指控庄雪涯?”殷千习问道。

“对。”

“好,胡薇,轮到你发言了。”

胡薇说道:“我现在脑子里有点乱,庄雪涯以我是老手为理由要把我推出去,我觉得很愤怒,这根本就不是正当理由嘛!就像舒茜说的,只有杀手才会想快速置我于死地。但是,我也并不认为庄雪涯就是杀手,真正的杀手肯定会小心翼翼的,不会这么快就蹦出来指控我的。再说朱制片,朱制片说我表情怪怪的,我不知道我表情怎么怪了?”

“你脸红了。”

胡薇冤屈地叫道:“领导啊,我刚才喝茶呛着啦。”

冯敬举手道:“我证明,她的确呛着了。”

殷千习问道:“那你怀疑谁?”

“我怀疑舒茜。”

“啊?我刚才还替你说话呢。”

“杀手有时候是会演出这种好戏的,”胡薇说道,“嘿嘿,舒小妞,我就觉得你不顺眼。”

冯敬说道:“我也赞同胡薇的意见,我投票给舒茜。过。”

林美丽说道:“现在好人不能做了,我怀疑是冯敬。首先,大家一睁眼,他就急着问死的是谁,有点欲盖弥彰。接着,胡薇推出舒茜的时候,他立即举手同意,我觉得他很迫切啊。”

“美丽,我怎么迫切了?”冯敬问道。

“注意,你已经发过言了。”法官殷千习说道。

林美丽继续说道:“总之我就是怀疑冯敬。过。”

何旋说道:“我不知道该怀疑谁,但是我觉得冯敬应该是无辜的。大家都知道他什么人,心直口快,藏不住什么话。老实说,大家睁开眼睛的时候,谁不想知道是谁死了呢?只是大家都不说而已。只有冯敬才会毫无顾忌地问出来。胡薇刚指控舒茜,他立即赞同,我觉得也不奇怪,同样也是他的性格问题。他觉得对的,会马上表示赞同,觉得不对,也会马上反对,他就是这种人。过一会儿,没准他又觉得胡薇说的没有道理了,他也会马上说出来。”

“那你怀疑谁?”

“我怀疑李大勇,”何旋说道,“这么多人发言了,就他的发言毫无特色,没有亮明任何观点。过。”

李大勇听着何旋的话面红耳赤,尽管何旋在指控他,他反而觉得如饮甘露呢,只要能让何旋开心,他做什么都行,哪怕当个杀手。

易叶说道:“我觉得何旋的指控很可怕。因为我本来也想跟大勇说一样的话的,但是现在却不敢说了。”

大伙一阵大笑,易叶说道:“我觉得杀手可能是何旋。因为何旋跟大勇的关系大家都知道……”

何旋嘟囔着嘴说道:“我们什么关系嘛。”

李大勇心跳加快,感觉浑身暖洋洋的,琢磨着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向何旋正式表白。男女之间不就一层窗户纸吗?可是要捅破这层纸,有时候还真不容易。

易叶继续说道:“因为杀手一般来说是不敢杀跟自己最亲近的人,所以……所以……”

何旋说道:“所以什么?说不下去了吧?”

殷千习又来维持秩序:“何旋不许发言了。”

易叶着急道:“算了,不说了。我的意思你们都知道。我就是怀疑何旋。”

杨署风说道:“说实话,我觉得现在要说谁是凶手,只能靠瞎猜。因为毕竟是第一轮嘛,所以李大勇没有指控也是对的。而何旋呢,虽然她指控李大勇,我觉得她也不是杀手。真正的杀手是谁呢?我也不知道。要投票的话,我就投胡薇或者舒茜吧,我觉得她们俩在演双簧,而且肯定是杀手利用了另外一个人。”

每个人都发言完毕了,开始投票。

李大勇得一票,何旋投的。

庄雪涯得一票,舒茜投的。

舒茜得四票,李大勇,胡薇,冯敬,杨署风投的。

胡薇得三票,朱建文,刘德正,庄雪涯投的。

冯敬得一票,林美丽投的。

何旋得一票,易叶投的。

舒茜出局,殷千习说道:“你们冤死了一个好人。”

舒茜唱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胡薇拍拍她脸蛋,说道:“乖,姐姐下次就把杀手给你揪出来。”

“天黑了,请闭上眼睛。”殷千习神秘的声音又开始飘荡了。

这次被杀的是冯敬,殷千习说道:“冯敬,你这次不问谁死了吗?”

“啊……这个……不会是我吧?”

“恭喜你,会抢答了!”殷千习笑道。

“兄弟们,给我报仇啊!”

“有遗言吗?”

冯敬煞有介事地打量众人,喃喃说道:“老实说,我特别喜欢玩杀人游戏,只有这时,我才可以肆无忌惮地想看谁就看谁,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何旋,漂亮温柔,要是平时我多看几眼,李大勇肯定跟我拼命;胡薇,楚楚可怜乖巧动人,可要是我多看几眼,她非狠狠地剜我一眼不可,可是现在她就不敢,要不我就指控她;易叶,一双大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可是平时我也不好意思老盯着星星看啊!舒茜……”

“别看我,我已经被你投死了。”

“哦,对不起,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啊,我都忘记你死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冯敬继续说道,“林美丽,端庄典雅,身材苗条,要脸蛋有脸蛋,要线条有线条,可平时我要多看几眼,很多人都会找我拼命。”

刘德正说道:“你这鸟人,是不是只怀疑女的,不怀疑男的啊?”

“看,刚多看了几眼就蹦出来一个找茬的,”冯敬笑道,“不过德正,你说对了,我就怀疑女的,要相信死人的直觉。”

殷千习说道:“那你到底怀疑哪一个?”

“先让我多看几眼,我只有这一次看的机会了。”

“找打。”胡薇叫道。

“真讨厌。”何旋说道。

“对,好听,我特别喜欢听何旋的声音,哎呀,就像蘸了蜂蜜一样。”冯敬说道,“不过不好意思啊,我不怀疑你,我怀疑胡薇。”

胡薇像霜打的茄子一样低下了头:“天啊,怎么又是我。算了算了,你们赶快把我投出去吧,这一轮不被你们搞死,下一轮估计还会轮到我头上。”

“我的理由是,胡薇在第一轮的发言中,开始先说自己脑子有点乱,可是接着就条理分明地把自己撇清了。所以,我指控胡薇。”

之后,众人又轮流发言,胡薇如其所愿地被冤死了,但是何旋的票数紧随其后,只比胡薇少一票。

第三轮被杀的是李大勇,局势顿时复杂起来,庄雪涯无奈地说道:“我乱了,已经彻底乱了。杀手要么很嫩,要么很辣,我观察一下再发言。”

林美丽说道:“我本来也怀疑是何旋。如果是何旋的话,我觉得她要保护自己,就一定不能杀李大勇。因为在杀人游戏中,死者往往是被关系最好的人干掉的,如果何旋此时杀李大勇的话,那么她马上会被怀疑。所以,我觉得何旋肯定不是杀手。”

何旋说道:“我其实一直很紧张,因为上一轮除了胡薇,我的票数就是最高的了。我可以算是个新手,这是我第三次玩这个游戏,能活到现在,我自己都觉得奇怪,也许是因为杀手不把我当回事吧。上一轮,我之所以侥幸活下来了,是因为刘德正临时救了我。他最初指控我是杀手,但是投票的时候,却没有投我的票,而是投了胡薇。本来朱制片有一票,我和胡薇各三票,刘德正是最后决定的,他在关键时候救了我。可是为什么要救我?很显然,因为我是新手,我不是他的对手。而胡薇就不同了,她那么老奸巨猾……”

“你这小蹄子,敢骂我。”

“呵呵呵,别生气嘛,我这是在帮你复仇呢,”何旋说道,“所以,我觉得刘德正才是杀手。”

易叶说道:“上一轮我也投了何旋的票,但是现在我被何旋说服了,我怀疑刘德正。还有,现在局势这么乱,我觉得都是冯敬那句话引起的,他说凭死人的直觉认为杀手是个女人,于是把大伙的目光都集中在我们几个身上了。但是,他那直觉其实根本不管用。”

杨署风说道:“易叶有句话,我觉得很值得玩味。她说:冯敬的一句话让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我们几个身上。注意,易叶说的是‘我们’。可是,在冯敬说完话之后,大家怀疑的人只有何旋和胡薇,易叶为什么要把自己牵扯进去呢?她其实是在暗示大家,杀手是男的,不是女的。所以,我指控易叶。”

朱建文说道:“现在很麻烦,因为何旋和杨署风说得都有道理,杀手肯定是在易叶和刘德正之间。我就做个墙头草吧,他们两人谁票多,我就投给谁。”

刘德正说道:“急死我了,终于轮到我发言了。首先,我要非常诚恳地告诉大家,我不是杀手。上一轮,我之所以临时把票投给了胡薇,是因为我不经意转了一下头,看到法官笑得好诡异啊,然后我就觉得可能我的想法错了。法官笑,可能是因为何旋马上要被冤死了,杀手又能进入下一关了。”

刘德正的说辞没有得到大伙的赞同,最后以五票被成功冤死,易叶得了两票,分别是杨署风和刘德正投的。

第四轮被杀的是朱建文。

朱建文说道:“就像我刚才说的,杀手在刘德正和易叶中间,刘德正不是杀手,那么易叶肯定就是了。”

庄雪涯说道:“可是如果易叶不是杀手呢?谁把战火引到易叶身上?杨署风。我觉得老杨才是老奸巨猾那种,我没有理由,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杨署风肯定是杀手。”

林美丽说道:“好乱啊,我怀疑的人不是被杀了就是被冤死了,现在的人,我觉得每个人都像良民,法官大人,你会不会搞错啦?”

正在这时,刚刚被杀的朱建文手机响了起来,接听电话之后,朱建文说道:“别玩了,樊玉群和凌岚在兰岭扣车场采访遇到麻烦了,我们现在马上去支援。”

苏镜说道:“这么说,到你们结束游戏的时候,还有五个人活着,分别是庄雪涯、林美丽、何旋、易叶和杨署风。何旋,你不会是杀手吧?”

何旋吃惊不小,马上说道:“我不是。”

“杨署风,难道是你?”

“不是。”

“那你们怀疑谁?”

“过去一个多星期了,哪儿还记得啊?”杨署风说道。

“那些被冤死的人,难道也不知道杀手是谁?”

殷千习说道:“即使是死人,也要闭着眼睛等到天亮。”

“朱建文接了一个电话,游戏就结束了,他说樊玉群和凌岚采访遇到麻烦了,是怎么回事?”

杨署风刚想说话,殷千习抢先说道:“没什么,只是一个意外。”

苏镜看了看三人,意味深长地笑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