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校园对垒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校园对垒

权小燕怒气冲冲地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一个吊儿郎当的学生,之所以说他是个学生,仅仅是因为他站在了权小燕的办公室里,而且还穿了一身校服。除此之外,实在看不出他哪一点还像个学生。他留着一头长发,松松散散地顶在脑门上,一小撮头发披散下来垂在额前,遮住了半只眼。他歪歪扭扭地站着,右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头微微地昂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权小燕很想搧他一耳光,甚至一拳打得他满地找牙,但是现在不准体罚学生,她只能忍着。

这个学生叫孙元磊,是个出了名的小混混,跟校外一群盲流勾结在一起,抽烟喝酒泡吧打游戏,几乎是天天旷课。作为班主任,权小燕对这种学生深恶痛绝,刚才语文课老师又来投诉说孙元磊昨天没上课,批评他他还顶撞老师。权小燕知道自己也压不住他,但还是把他叫到办公室了。还没开口,孙元磊便做出这么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来。权小燕压住火问道:“昨天你为什么不来上课?”

孙元磊满不在乎地说道:“我爸不在家。”

“这跟你不来上课有什么关系?”

“我是说,我没法回家叫家长!”

“你看你什么样子?有个学生样吗?”

“权老师,你干嘛这么大火呢?我早就不想读了,要不是我爸逼得紧,我早他妈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

权小燕狠狠地捶了一下办公桌,气势汹汹地看着眼前这个恶少,但是她对这个小混混实在是无能为力。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砰砰地敲了两下。权小燕舒展了一下皱紧的眉头,调整紧张的脸部肌肉,说了声:“请进!”

门开了,校长高波带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男子的右臂僵硬地垂在身侧,仿佛那条胳膊根本不是他的。高校长看了看权小燕和孙元磊,说道:“怎么这家伙又旷课了?”

权小燕无奈地说道:“是啊,家常便饭了,朽木不可雕!”

高波说道:“先不说这些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市公安局的苏警官,来做个调查。”

苏镜说道:“前几天,碧云中学有个学生帮一个人到邮局寄了一个包裹,我想找这个学生。”

“叫什么名字?”

高波接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一个班一个班地找过来,其他班级都去过了,你们班是最后一个。”

权小燕说道:“我这就去我们班问一问,有没有人帮别人寄过包裹。”

孙元磊说道:“你们不要费那工夫了!”

几个人转过头来看着他,苏镜问道:“你就是帮忙寄包裹的人?”

孙元磊不屑地问道:“怎么了?”

“那人长什么样?”

“忘记了!”孙元磊继续昂扬着头。

“忘记了?”

孙元磊睥睨了苏镜一眼,说道:“本少爷的确忘记了,不过……如果有点什么好处的话,本少爷也许还能想起来。”

苏镜笑了笑:“小子,你挺狂啊!”

孙元磊瞄了一眼苏镜耷拉着的右臂,说道:“你更狂啊,就剩一条胳膊了,还来破案!”

苏镜又笑了笑,转身说道:“高校长权老师,你们先到门外聊聊天。”

两人狐疑地离开办公室,门刚刚关上,苏镜一转身抡起左膀子,狠狠地搧了孙元磊一耳光,孙元磊捂着腮帮子惊讶地看着苏镜,接着迎身而上向苏镜扑来。苏镜猛地踢出右脚,结结实实地踹在孙元磊的小腹上,孙元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捂着肚子疼得满脸冒汗。苏镜一把将他拎起来,就像抓住一只小鸡,凑近了孙元磊问道:“我这一条胳膊还能破案吧?”

孙元磊忍着疼痛,傲然地看着苏镜:“警察打人!我投诉你,我要告你!”

苏镜一松手将他放到地上,又抡起膀子连打他几耳光,说道:“这一带小混混的头,绰号是叫李大炮吧?你觉得他会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孙元磊怒目相视,恨不得把眼前这个断了胳膊的警察生吞活剥了。

苏镜又连抽了他几耳光:“你是不是不服气啊?”说完又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不停地踢着孙元磊,边踢边问道:“说不说,说不说?”

孙元磊终于吃不消了连连告饶:“我说,我说!”

苏镜停了下来,蹲到孙元磊面前:“如果我让李大炮来收拾你,你觉得他会听我的吗?”

“会,会,会。”孙元磊连连点头。

苏镜摸了摸孙元磊的脸,又摸了摸他的嘴,说道:“脸都肿了,嘴角还出了这么多血。知道是谁打的吗?”

孙元磊满腹狐疑地看着苏镜,然后连声说道:“不知道,不知道。”

“狗屁!”苏镜叫道,“被谁打了都不知道吗?”

“知道,知道。”孙元磊连忙改口。

“谁打你的?”

“我,我……”孙元磊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你不是小混混吗?小混混应该经常打群架的吧?”

“是,是。”

“那知道是被谁打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

“那天让你寄包裹的人,长什么样?”

“那人短头发,瓜子脸,眼睛挺大的,还是双眼皮,皮肤挺白的,穿着一身红色的羽绒服。”

“记这么清楚?”

“她长得挺漂亮的,所以就记住了。”

“是个女的?”

“是。”

“大概多大年纪了?”

“我看不出来啊,反正比我大。”

“废话,肯定比你大,你想耍我是不是?”

“不是不是。”

“她跟你说什么了?”

“那天我去网吧上网,在网吧门口遇到那个女的,她拿着包裹急匆匆地赶路,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很慌张地左看右看,最后便盯住了我,她说突然有急事,让我帮她寄一个包裹,给了我两百块钱,说不用找了。我一看寄个包裹就能赚一百多块钱,所以就答应了。”

苏镜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扔到孙元磊面前:“去看看伤,开点药。”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