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游戏人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游戏人生

苏镜掏出杀人游戏的记录仔细地看起来。这份记录是何旋笔录,杨署风和殷千习回忆的。何旋开着车,眼角的余光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问道:“又在想杀人游戏的事啦?”

“是。我越来越觉得这四宗谋杀案跟杀人游戏有关了,因为死亡顺序惊人一致。这有两种可能,一是凶手就是游戏中的杀手,二是凶手在模仿杀人游戏。”

“那肯定是凶手在模仿杀人游戏。”

“为什么凶手不就是那个杀手呢?”

“直觉,”何旋呵呵笑道,“你不是常说办案有时候要靠直觉吗?”

“你倒是现学现卖啊。”

“你是不是杀手?”苏镜突然问道。

“不是,”何旋说道,“你突然觉得我像杀手吗?”

苏镜看了看那几页记录,说道:“好乱啊。第一轮没什么可说的,第二轮冯敬被杀之后,胡薇和你的票数是最高的。如果当时我也在玩游戏的话,下一轮我肯定就会投你的票。可问题是,大勇被杀了。按照简单的逻辑,如果你是杀手的话,那么你不应该杀大勇的,杀他只会让你更受怀疑。所以,我又觉得你不像是杀手。”

“那当然,我本来就不是杀手。”

“可惜殷千习这厮就是不肯说谁是杀手。”

“也许他有什么顾虑?”

“顾虑?鬼扯。”

“刑讯逼供,打他一顿,看他说不说!”何旋笑道。

“咱很温柔的,”苏镜说道,“要文明执法。”

“哈哈,上次对黄国涛,没见你多文明。”

“文明执法是对文明人说的,黄国涛那种人渣,没打死他就算客气了。”

“对了,殷迁习当上制片人了。”

“这么说,他是目前唯一从朱建文的死中获益的人?”

“为了一个制片人的位子,他犯不着杀人吧?何况,大勇他们也被杀了,他犯不着杀那么多人啊。”

一到电视台,何旋就开始继续整理几天来的侦破过程了。苏镜在朱建文的办公桌找到了殷千习。桌上有一部电话,是朱建文跟顺宁市各个职能局联系的,台领导有什么事也会打这部电话。现在殷千习代任制片人,就必须守在电话旁以便接听电话。

“殷制片还没想起来杀手是谁?”

“老实说,我真不愿意说。我觉得这谋杀案根本与杀人游戏无关,我现在把杀手名字说出来,对那个同事不好,会引起其他同事的怀疑。”

不远处一个卡座传来一个女记者打电话的声音,声音虽然很小,但是苏镜却听得清清楚楚。

“明天下午三点……在哪儿?……中心公园A出口……书记林达夫出席……好的,没问题……明天见。”

苏镜循声走去,见一个女记者刚刚挂断了电话,他爽朗地笑道:“林记者你好,经常看你的新闻。”

女记者叫林美丽,经常做现场报道,所以苏镜认得。她问道:“苏警官又来查案了?”

“是。你这是在联系采访呢?”

“一个线上的采访通知。”

“上个周一,你们玩过一次杀人游戏?”

“是,怎么了?”

“那次游戏没有找出杀手就结束了。”

林美丽被问得莫名其妙,说道:“是啊。”

“后来朱建文接了一个电话,游戏就结束了,说是樊玉群和凌岚采访遇到麻烦了,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市民开车出了交通事故,然后车被扣了,他打电话投诉,樊玉群和凌岚就去了,谁知道扣车场把我们采访车也扣了。两人就给朱制片打电话,于是我们就全去了扣车场。”

殷千习走了过来,说道:“苏警官,上次你问过这个问题,我都没好意思回答你,没想到你这么执着,要问清楚每件事情。”

“为什么不好意思说呢?”苏镜好奇地问道。

“十几个记者围着一个警察一个保安采访,感觉……呃……有点欺负人。”

“原来这样,”苏镜转头对林美丽说道,“林记者,你想抓到杀手吗?”

“我也一直在猜呢,就剩下我们五个人,杀手就在我们中间。”

“可是你们制片人却忘记杀手是谁了。”

殷千习忽发奇想,笑道:“不如,我们把上次的杀人游戏进行到底?”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