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4、偷天奇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4、偷天奇谋

一个小会议室,坐着七个人,苏镜、殷千习和上次杀人游戏的幸存者庄雪涯、林美丽、何旋、易叶、杨署风。

何旋和易叶非常不喜欢这个游戏,何旋说:“我不知道玩这个游戏,对破案有什么帮助。”

苏镜微微一笑:“不,总会有帮助的。”

易叶说道:“万一凶手就是杀手怎么办?他是按照杀人游戏的顺序来杀人的,万一他又……”

苏镜打断了她的话,说道:“你觉得这几个同事里面,谁像是凶手?”

易叶看了看大伙,马上不说话了。

苏镜说道:“放心,即便这里面真的有凶手,警方也会保护你的。”说完,不经意地看了何旋一眼。

庄雪涯说道:“苏警官,那你是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呢?”

“好啊,为了公平起见,我跟大家一起闭上眼睛。”

殷千习说道:“既然没有异议了,那就……天黑了,请闭上眼睛……”

“等一下,”苏镜说道,“有件事情我得提醒大家,这不是一次新的杀人游戏,而是上次游戏的继续。上次是朱建文被杀之后,还没猜谁是杀手,游戏就提前结束了。所以,现在你们应该投票决定谁是杀手。”

易叶说道:“这谁还能记得清啊?”

杨署风说道:“我记得。朱建文当时的遗言是,杀手在刘德正和易叶中间,而刘德正刚刚被冤死了,那么易叶肯定就是杀手了。”

易叶一听,马上说道:“对对对,我是杀手我是杀手,大家赶快投票吧。”

庄雪涯说道:“当时我就说如果易叶不是杀手怎么办?是谁把战火引到易叶身上的?是在第三轮的时候,杨署风的一番话让很多人怀疑易叶的。而现在,我更加确定易叶不是杀手了。”

易叶怒道:“庄雪涯,我都说了我是杀手了,你想干什么?”

林美丽说道:“小易,不要紧张嘛,我也认为你不是杀手。”

杨署风说道:“我觉得现在这个杀人游戏虽然说是上次游戏的继续,但是味道已经完全变了。所以,我同意易叶是杀手。我宁愿在游戏里冤死她,也不想她真的被凶手杀了。”

庄雪涯笑道:“好吧,我可不信邪,我就是要坚持到底,看看这个杀人游戏是不是真的那么恐怖。”

最后,易叶如愿以偿地全票通过,她被成功地冤死了。

“天黑了,请闭上眼睛,”殷千习故作神秘的声音在小小的会议室里响起,“杀手睁开眼睛……请杀手睁开眼睛……杀手……好吧……杀手闭上眼睛……天亮了,大家睁开眼睛。”

苏镜微笑着睁开眼,打量着每个人,林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庄雪涯和杨署风则无所谓地等待着宣判,而何旋的脸色似乎越发红了,由于呼吸急促,胸脯一起一伏的。

只听殷千习说道:“何旋,你有什么遗言?”

何旋抬起头,恼怒地看了一眼苏镜,苏镜正奇怪地打量着自己,她说道:“没有。”

“你不指控任何人?”

“我不知道谁是杀手。”

林美丽看着庄雪涯和杨署风说道:“你们俩真是老奸巨猾啊,竟然一直藏到现在。”

杨署风说道:“我不是杀手。”

庄雪涯说道:“当初是你把战火引到易叶身上的。先从第一轮说起,丁川林被杀后,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你说要么是胡薇要么是舒茜,巧妙地隐藏了自己。第二轮,你是最后一个举手的,当时胡薇的票已经遥遥领先,于是你就投票给何旋,既能隐藏自己杀手的身份,又能再下一轮把焦点吸引到何旋身上。第三轮,你又指出易叶一句话里的漏洞,其实那句话肯定无足轻重,也许只是用语的习惯,但是你成功了,大部分人都被你说服了。而刚才,你又以关心易叶的姿态,说愿意投她的票。”

杨署风说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不成立的,我当时的发言都是有理有据的。林美丽,你还记得庄雪涯在第一轮怎么说的吗?他说胡薇是个老手,不管有没有冤枉她都要把她推出去,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啊。第二轮,他见胡薇的票数多,就随大流地投了胡薇的票,第三轮,他说观察一下再发言,最后发现刘德正的票多,于是便投了刘德正的票。”

庄雪涯突然笑了:“我突然发现,好像咱俩掐上了,为什么就不怀疑林美丽呢?她第一轮毫无理由地怀疑冯敬,第二轮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跟你一样投了何旋的票,第三轮又故意说何旋不是杀手,企图把局面搞得更加混乱,第四轮又开始装傻,说法官是不是搞错了。我觉得,林美丽十分像杀手。”

林美丽刚想说话,杨署风说道:“是,林美丽跟我一样都投了何旋的票,所以我们俩是一伙的,你才是杀手。”

庄雪涯立即说道:“美丽,他这分明是在拉拢你,你可不能上当啊。”

苏镜的思绪越来越混乱了,一切都跟他想得完全不是一回事,哪里出错了?难道是自己完全想错了?

开始投票了,最后林美丽跟庄雪涯结成了同盟,将杨署风投出去了。

杨署风无奈地说道:“好吧,平民输了杀手赢了,你们俩到底谁是杀手?”

林美丽和庄雪涯同时指着对方说道:“啊?你隐藏这么深?”

易叶惊呼道:“什么?你们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难道这游戏里没有杀手?”

苏镜顿时明白了,原来自己此前的推测并没有错,只听何旋说道:“你迟早会知道的,是吗?”

苏镜笑道:“是。不过,刚才你被杀之后,我还懵了呢。”

易叶说道:“何旋,你是杀手?可是……谁把你杀了?你自杀的?”

苏镜说道:“你们难道不记得法官连说了两遍‘杀手睁开眼睛’吗?何旋不肯承认自己是杀手,所以就是不肯睁眼。殷千习,你是在搞恶作剧吧?于是你代何旋把她自己杀了。起初,我还被你们蒙骗过去了。”

殷千习笑道:“哈哈,这个……何旋,我是帮不了你了。”

苏镜问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替何旋打掩护?”

“我相信,我的任何一个同事都不会是杀人凶手,我不想让你怀疑任何一个人。”

苏镜笑道:“我感到奇怪的是,何旋只玩过三次杀人游戏,竟然能在第三轮起死回生,实在是高!如果当时她不杀李大勇的话,也许她马上就被揪出来了。”

何旋冷冷地说道:“谢谢苏警官夸奖,我可没你说得那么高。我当时很紧张,伸手一指就赶紧缩回来了,所以法官没看清。”

众人发出一声惊叹,易叶说道:“你真是阴差阳错得恰到好处啊。”

林美丽问道:“你本来要杀谁的?”

何旋红着脸说道:“我本来要杀的是刘德正。”

苏镜说道:“如果这样的话,你马上就会被揪出来的。”

“我命好。”

“真的吗?”苏镜的眼神里充满了挑衅和不屑。

何旋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