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5、噩梦入侵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5、噩梦入侵

何旋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深夜十一点,冒冒失失地敲开了苏镜的家门。一见到何旋,苏镜便微微笑了,说道:“何记者,我一直在等你。”

“我?”何旋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请进,坐下说话。”

何旋局促不安地坐在沙发里,说道:“苏警官,我……我不是故意隐瞒我的身份的。”

“隐瞒身份?你不是何旋?”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应该早点告诉你我就是杀人游戏中的杀手。”

“那你为什么没说呢?”

“因为我害怕呀,那天一看到大勇的尸体,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想到了杀人游戏。而之后,冯敬和丁川林也被杀了,我就越来越担心。再后来……他们的被杀顺序竟然跟杀人游戏一样……我不知道……总之……我就是特别害怕。”

苏镜面无表情地说道:“没什么可担心的,这也是正常反应。”

“正常反应?”

“人总是喜欢在纷纷芸芸的世事中找到一点关联性,这是人类认知世界的一种方式,”苏镜说道,“别用那种眼光看我,久病成医嘛!我现在对心理学也是略知一二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怀疑你?你的意思是怀疑你是杀手,还是怀疑你是凶手?”

“你真的怀疑我是凶手。”

苏镜微笑不语。

何旋越发坐立不安了,说道:“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我本来已经这样做了。可是……可是,今天在康宁医院,我看到了冷建国,他当时正准备吃药,他看到了我,然后特别惊恐,说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很害怕,我觉得我越来越像凶手了,或者……或者说,也许你们会觉得我越来越像凶手。所以,我就不敢告诉你,我就是杀人游戏中的杀手。”

“你知道冷建国为什么说那些话吗?”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苏镜低声重复了一遍,然后说道,“隐藏自己是没有用的,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朱建文收到那个包裹的时候,我让你认了字条,你一看是丁川林的字,就如释重负地说这事跟杀人游戏的确没有关系。而这几天,我一旦提到杀人游戏,就会遭到你的反驳,今天我说,这几起谋杀案与杀人游戏关联度这么高,有两种可能,你马上说是有人在模仿杀人游戏。你说这是你的直觉,可是我不相信。”

“于是,你就故意安排了一次杀人游戏,要当众揭露我是吗?”何旋哀怨地看着他。

“严格说来,那不是我的主意,是殷千习提醒了我。我本来打算通过正式途径问询殷千习的,后来他说起继续上次的杀人游戏,我觉得这个办法非常好。只剩下五个人了,谁剧烈反对参加谁的嫌疑就最大。”

“是,我很不愿意参加,但是如果我拒绝的话,就等于表明我就是杀手。我本来还在想怎样在杀人游戏中蒙混过关呢。只怪我……怪我……当时你一说要继续杀人游戏,我的脑子马上就乱了,根本没有意识到,不管我是否参加杀人游戏,我迟早都会暴露的,因为没人会跳出来代我受过说自己是杀手的。”

“好了,你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把这一切说出来就行了。”苏镜说道。

“你……你不会再怀疑我了吧?”

“起码,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杀人动机。”

苏镜一直冷冰冰的,何旋的心里酸酸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站起来说道:“谢谢苏警官肯听我把话说完。对不起,打扰了。”

“应该的,我们要允许任何人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嘛!”

何旋哀怨地看了看苏镜,说道:“我走了。”

打开房门,一阵凛冽的西北风迎面扑来,何旋冻得打了个寒颤。

“怎么今天没穿你那件红色的羽绒服?”苏镜问道。

“出来的时候还没变天。”

“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有大到暴雪呢,”苏镜看了看窗外,雪花已经开始漫天飞舞了,被狂劲的西北风吹着,每片雪花似乎都变成了刀片。苏镜叹口气说道:“算了,今天不要走了,你还是睡客人房。”

一听这话,本来还在打转的眼泪终于滚落下来,但是何旋坚持着说道:“不,我回去了。”

苏镜一把拉住了何旋的胳膊,说道:“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了,没事哭什么呀?这种天,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如果朱玉知道我是这样对待客人的话,我非被她骂死不可。”

何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这几天跟苏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觉得一阵阵甜蜜,但是她不知道苏镜能不能原谅她。客厅里突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起初隐隐约约的,后来那声音越来越大,何旋听得真切,是苏镜和一个女人的声音。

“亲爱的,你总算回来了!”

“想我了吧?”

“是啊,每日每夜都在想。”

何旋恍然大悟,朱玉回来了,原来她真的没死,罗子涵在撒谎!她为什么要撒谎呢?何旋走下床,准备出去打个招呼,刚走到门口她又犹豫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算什么?如果朱玉小肚鸡肠的话,不是要打翻了醋坛子?如果脾气再暴躁点,岂不要翻江倒海?正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房门打开了,一个俊俏的面孔探进来,微笑道:“何大记者,这几天多亏你照顾苏镜啊!”

何旋惊讶地看着朱玉,她发现朱玉的长相竟然跟自己有几分相似,但由于光线昏暗,她也看不真切。听到朱玉的话,她红着脸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犹豫半天才说道:“没有啦!”

朱玉转头向苏镜问道:“你的胳膊怎么啦?”

苏镜疑惑地看着朱玉,说道:“没什么啊?”说着话举起胳膊。

何旋吃惊地看着苏镜的右臂,果然灵活如初,再也不是僵硬的了!看来罗子涵也有说对的地方,只要想起老婆的事,他的右臂自然会好。这么想着,朱玉突然变成了罗子涵,她得意地说道:“看,我说得没错吧?”

何旋吃惊地看着罗子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再看看苏镜,苏镜竟然若无其事,还笑着说道:“罗医生,你的话一点都没错!”

罗子涵的笑脸变得铁青,指着何旋厉声说道:“你就是凶手!”

苏镜恶狠狠地看着何旋,眼睛里射出阴冷的光,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她大声求饶:“你原谅我吧,你原谅我吧。”

话音刚落,苏镜不见了,罗子涵也不见了。

何旋大口喘着气,还好这只是个梦。她非常疑惑,为什么会梦见朱玉呢?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满足!梦见朱玉,要满足我什么愿望呢?梦中的朱玉很美,似乎有点像自己。这意味着什么呢?或者……何旋脸红了,这几天跟苏镜东奔西跑,她确实感到了内心的一点细微变化。之前她没有细想这种变化到底是什么,而现在万籁俱寂之时,她突然明白了,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爱上这个英俊潇洒又一往情深的警察了。她之前没有想,也许只是内心深处觉得不该在大勇去世后不久就爱上他的好朋友,何况这个人已经结婚了。但是,她的梦却出卖了她,让她发现了内心深处真实的愿望:她想取代朱玉的位置。

何旋想着转过头,突然,李大勇、冯敬、丁川林、朱建文竟出现在面前,每个人都铁青着脸张大了嘴,每个人的嘴里都黑洞洞得深不见底,他们脑袋耷拉着,喉咙汩汩地淌着鲜血。他们不说话,因为他们说不出话!他们直直地盯着何旋,盯得她浑身发凉!他们朝她一步步走来,而何旋却浑身无力,脚也抬不起来!

“不是我,不是我……你们放过我吧……啊……”

何旋大叫一声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灯,回忆着噩梦依然惊魂未定。她惊悚地看看四周,直到确认自己的确已经醒了过来,心跳才慢慢平复。朱玉,她到底来过吗?刚才的梦好真实!隔壁那个神秘的房间突然又闯入脑海,还有房间门口的地毯,以及地毯下面的钥匙。何旋记得清楚,苏镜把钥匙藏在地毯下面。那个房间里到底有什么?苏镜为什么在房间里哭泣?疑问在心中越积越多,她终于按捺不住,轻声下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主人房里,隐隐约约传来苏镜的鼾声。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到隔壁房间的门口。

她的心脏怦怦直跳。

苏镜的鼾声突然停止了,何旋吓得赶紧屏住了呼吸,站在门口不敢移动脚步。

过了片刻,苏镜的鼾声又响了起来,她这才弯下腰,掀开地毯把钥匙取出来,哆嗦着手打开房门,然后轻轻走了进去。

屋子里黑咕隆咚的,有一股呛人的味道。她在墙上摸索着找到了开关,打开了灯。屋子里骤然亮了起来,何旋看了一眼,便吓得睁大了眼睛,浑身每个毛孔都被恐惧攫住了!

她站在门口,不敢迈动脚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