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1、滴水阳光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1、滴水阳光

“丁川林当时在休假吧?”

胡薇说道:“是。”

“怎么,也答不出来?”

“我就坐在他旁边。”

“是,”刘德正说道,“我们俩就经常一起去健智俱乐部玩。”

“殷制片能不能给我提供一份你们栏目组的通讯录?有些记者出去采访了,我恐怕也没有时间等下去了,我想打电话问他们几个问题。”

“压抑!你没觉得压抑吗?”

何旋看了看他,默默地回到了座位上,心里忐忑不安。

庄雪涯一走到办公室,苏镜就迎上前去,问道:“庄记者,有个问题想求证一下。”

殷千习说道:“请示肯定也通不过,你就别忙活了。”

“你也感觉到了?”苏镜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朱制片吧。”

“没,没有。”

“那是,”殷千习小声说道,“做领导,也是一门学问。”

“你不也是满腹心事吗?”

何旋吃着油条,但是难以下咽,因为她满怀心事,此刻跟苏镜在一起,她既觉得安详又觉得拘束,屋里通着暖气温暖如春,但是一种压抑的气氛却笼罩着整个屋子,让她透不过气来。

“我?呵呵,男人嘛,就应该懂得什么时候隐忍。”苏镜说道,“再来谈谈杀人游戏吧。”

“总得有第一个人倡议吧?”

“还有什么可谈的?我没有杀人。”

何旋走出客人房,迎面看到苏镜笑嘻嘻的脸,他跟昨天晚上简直判若两人,但是他的眼睛出卖了他,眼皮浮肿,眼圈发红,证明他哭过,而且哭了很久。苏镜关切地问道:“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吃饭吧,”苏镜招呼道,“我刚才去买了油条和豆浆。”

“最近两个星期。”

“是。”

“同事。”

“雪大难道就不吃饭了?”

“每次玩了几局?”

“上周一,是谁提议玩杀人游戏的?”

刘德正和舒茜带着一身的雪花走进办公室,苏镜说道:“两位记者辛苦了,这么早出去采访啊?”

“这么说你也喜欢?”

“你当了几次杀手?”

“这么大的雪你还出去啊?”

“我真的没有杀人。”何旋坚定地说道。

“当时吃完饭,乱哄哄的,大家一合计就开始玩了。”

“都是什么时候?”

舒茜接着说道:“还有你,别把自己落了。”

“他以前经常玩吗?”

“上次你们玩杀人游戏,是谁提议的?”

刘德正呵呵一笑:“是啊,苏警官不会怀疑我吧。”

“一共有七八次吧。”

“不说了,我也不明白,只是好奇。”苏镜诡异地说道。

“是。他是个杀人游戏狂,经常到俱乐部去玩的,那天吃完饭后,他就叫着要玩游戏,然后大家就开始玩了。”

殷千习说道:“何旋,案子没破,我们是不能报道的,这起码的宣传纪律,你都忘记了?”

“记得都有谁吗?”

“还有,昨天晚上,我……”

“他突然提出来的?”

“没什么,只是来求证一下,是谁通知丁川林回来聚餐的?”

“谁说你杀人了吗?不要这么紧张嘛!我记得你说你一共玩过三次杀人游戏,是吗?”

“什么事?”

何旋立即紧张起来,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说道:“挺好的。”

“听说丁川林特别喜欢玩杀人游戏?”

苏镜沉思着点点头,又找到了殷千习,后者正给记者打电话布置采访任务。桌面上一盒磁带吸引了他的注意,磁带盒子上贴着一个标签,写着一条新闻的题目:《顺宁多管齐下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

刘德正说道:“是啊,真不是人干的活。”

“朱制片很关心下属啊。”

“那没问题!”

殷千习放下电话,说道:“苏警官,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都是跟谁玩的?”

何旋瞪了两人一眼,一扭身走了,殷千习叹道:“苏警官,我们做记者的也难啊,每个人都满怀着新闻理想,可是……我们毕竟还是背负着社会责任的。”

“好吧,看来我们还得去你们台一趟。”

“我!”殷千习几乎是脱口而出,“那天朱制片让我给丁川林打个电话,告诉他来聚餐,我就打了。”

“时……时……间……”她的嘴唇都哆嗦了。

“什么?”

苏镜呵呵一笑:“这个,我也做不了主,我得请示我们局长才行。”

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四个同事被拔舌割喉的惨状萦绕在眼前挥之不去。

苏镜看着何旋离去的背景,说道:“有些人就是想把水搅浑。”

何旋瞥了一眼殷千习,说道:“就因为我知道有宣传纪律,所以我才来请示苏警官啊。”

“丁川林,冯敬,胡薇。”

胡薇这时也到了,她说丁川林对杀人游戏特别痴迷,两年前宁子晨遇害后发现了一张杀人游戏的纸牌,他兴奋了好几天。

“玩得很少。”

“是谁通知他回来聚餐的?”

苏镜再次打断了她:“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们要向前看。”

“朱制片,一吃完饭,他就说要玩杀人游戏。”

“我不记得了。”

“我不明白……”

“很多局,我都记不清了。”

到了顺宁电视台,苏镜说道:“何记者,你去整理材料吧,我去问他们几个问题。”

杨署风在上网,他很肯定地说:“是丁川林提出要玩杀人游戏的。”

“你确定?”

1、滴水阳光

“差不多就那些人,殷千习,胡薇,舒茜,庄雪涯,林美丽,刘德正,易叶,还有大勇。”

“好像也不是很突然,具体我真记不清了,那天喝了酒……”

何旋沉默了,眼神里闪过一丝怨恨之情。

“他突然说要玩杀人游戏?”

何旋呵呵一笑:“看来,警察和记者的思维就是不一样啊。我想,现在我们的……你的侦破受到阻力了,这么多天也没什么进展,这个新闻发出去,可以让市民提供线索。”

苏镜仔细打量着她,继续问道:“你当了几次杀手?”

何旋走了过来,递给苏镜一摞稿纸,说道:“我把新闻写出来了。”

苏镜看着通讯录,目光停留在林美丽的名字上,他想起了上周一杀人游戏中,林美丽说过的一句话。

“昨天晚上下了好大的雪,”苏镜指着窗外说道,“积雪都到膝盖了。”

何旋讪讪地笑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