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恐怖辞典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恐怖辞典

晚上七点半,《顺宁新闻眼》准时开始了,悠扬的音乐过后,欧阳冰蓝严肃端庄地出现在全市人民面前,何旋面无表情地蜷缩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看着新闻。

连日来,我市发生四起凶杀案件,受害人都是我台记者。凶手的犯罪手段十分残忍,目前警方正在展开调查……

何旋无心听下去了,她的思绪转到了四个同事身上,他们的惨状浮现在面前,她感到一阵寒意。或许,这条新闻报道之后,苏镜就不会怀疑自己了吧?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懒洋洋地拿起手机,是殷千习打来的。

“何旋,还没睡吧?”

“没呢,有事吗?”

“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谈什么?”

“我对这条新闻有不同看法,我正好在你家楼下,我马上上来,当面跟你讨论一下。”

何旋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好吧!”

何旋感到很无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殷千习就是这样的人,想当年他可以跟大勇他们一样,风风火火地做着批评报道,现在竟然一点负面消息都不能容忍了。每个记者,应该都有这样一个思想转变的过程吧,自己现在依然坚持,只是因为受的伤还不够多。

门铃响了,何旋打开门让殷千习进屋,说道:“殷制片真是执着啊!”

殷千习呵呵笑道:“你是说我固执吧?”

“差不多一个意思,”何旋指着沙发说道,“坐吧!”

“新闻播出了,看到了吗?”

“看到了。”

“你满意了吧?”

“只有三十秒,观众根本就不解渴。”

“我到现在还是认为这条新闻不该播出,”殷千习沉重地叹口气说道,“你想,连续四条人命,警方一直没有破案,这新闻播出去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吗?首先,会导致人心惶惶,现在光是咱们栏目组就已经炸开锅了;第二,你这不是给咱们顺宁市脸上抹黑吗?这新闻播出去,只会给老百姓一个印象:我们的警察真脓包!你想过这个后果没有?”

何旋嘲弄地笑着,心想真是屁股决定脑袋,殷千习刚刚代任制片人,马上就换上了一副领导的面孔,讲起话来也要讲究个“一二三”了。

“殷制片高屋建瓴,真是振聋发聩啊!”

殷千习恼怒地看着她,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不可救药。

何旋继续说道:“我记得殷制片以前也做一些批评报道,也经常给顺宁抹黑啊,现在转变啦?”

殷千习冷冷地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哦,这么说你真算得上一俊杰了,殷制片转变这么快,是因为上次竞聘落选的事吧?”

殷千习哼哼冷笑一声,没有言语。

“当初你差点就当上主任了,就因为一篇批评报道捅了马蜂窝,于是便悬崖勒马了?”

“何旋,我说这些话都是为你好,要知道我们新闻媒体就是党和人民的喉舌。”

“我从来没有否认这一点。只是,我理解的喉舌跟你理解的不一样,你的喉舌是报喜不报忧的喉舌,我的喉舌是用事实说话的喉舌。”

“你不要跟我争论这些了,对你没什么好处。”

“也没什么坏处啊。”

“你不记得李大勇、冯敬、丁川林、朱建文是怎么死的吗?”

“我猜他们就是因为没有履行好喉舌功能,才招来了杀身之祸!”

“对!”殷千习斩钉截铁地说道,“因为他们胡说八道,诬蔑我们的城市,贬损我们的城市!”

何旋疑惑地看着殷千习说道:“你怎么说这话,很像……”

“很像凶手是不是?”

何旋点点头说道:“是……很像。”

“大勇是你男朋友吧?”

“算是吧。”

“你知道他死的时候一直在说什么吗?”

“什么意思?”何旋猛地坐直了身子,紧张地看着殷千习。

殷千习依旧沉着地坐在沙发上,说道:“他一直在挣扎,挣扎,说他不想死!他一直在问怎么得罪了我,哈哈哈,他妈的,他到死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死!我问他新闻的五要素是什么,他竟然说不上来!我问他什么叫喉舌功能,他竟然也不知道,于是,我只好割掉了他的喉舌!”

何旋浑身发凉,她难以想象,平时笑容满面的殷千习竟然是杀人凶手!而现在这个凶手竟然就坐在自己身边。何旋知道,她就是下一个目标了!浑身的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动,结成了冰,凝成了块,堵住了她的胸口,她感到呼吸困难!

殷千习无限惋惜地说道:“最可惜的就是我们朱制片了,我已经警告他了,要他关好门,可他还是派你去跟着那个什么苏镜破案,就那个精神病,能破得了什么案?再说了,我们记者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宣传工具,什么叫宣传工具?就是只能帮忙,不能添乱!而你呢,还跟着去采访,你还嫌不够乱吗?李大勇难道不该死吗?竟然写出一篇新闻,说金尊夜总会有三陪小姐卖淫?他还是记者吗?他不知道这种新闻不能报道吗?这种新闻播出,会给我们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最让人受不了的是,朱建文,他作为制片人,竟然不管不问,甚至还鼓励记者去采访这种新闻,他的党性原则哪里去了?他的宣传纪律哪里去了?何旋,你说这种人该不该死?”

何旋呸了一口,骂道:“变态!”

殷千习依然微笑着,问道:“我变态?我这是维护正义,我这是清除我们新闻队伍里的败类!何记者,我没想到啊,你竟然也是这样一个败类!你就是新闻队伍里的一个蛀虫!”

“不,你才是蛀虫,你是畸形制度下一个畸形的变态,你口口声声要维护正义,要清除败类,却没看到正是你,双手沾满了无辜的同事的鲜血,正是你,玷污了新闻两个字!新闻是什么?新闻是社会之公器,而你却把新闻当成了自己图谋不轨的借口,你才是败类,真正的败类!”

殷千习丝毫不着恼,呵呵笑着:“这么说,你还在坚持着所谓的新闻理想?”

何旋愤怒地看着殷千习。

“这样吧,”殷千习从腰间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在手中转动着说道,“你回答我三个问题,答对了,你可以死得一点痛苦都没有。呵呵,你不要紧张啊,他们四个人都是因为紧张,没有答对问题,只好硬生生地被拔掉了舌头,当然,丁川林除外,谁知道他竟然青霉素过敏呢?哎呀,当时那惨叫的声音就像杀猪一样!哈哈哈,什么新闻自由、舆论监督,在那一刻,都他妈一钱不值!”

“你这王八蛋,”何旋随手捞起茶几上的水果盘,站起身来朝殷千习砸去,殷千习用胳膊一挡,水果盘砸落在地,洒了一地的碎片。

殷千习呵呵笑着:“不要紧张,要相信自己,何大记者这么冰雪聪明,回答几个问题应该是小菜一碟吧?”

何旋慌乱地左右张望,盘算着怎样才能逃出一劫。

“你还是坐下吧,要不,我就不客气了。”

何旋兀自站着,问道:“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呵呵,好,爽快!”殷千习说道,“这样吧,你就把李大勇没有回答出来的问题回答一遍!新闻的五要素是什么?要答对啊,否则,你会跟李大勇死得一样惨!”

何旋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四个同事被拔舌割喉的惨状萦绕在眼前挥之不去。

“怎么,也答不出来?”殷千习笑眯眯地问道。

“时……时……间……”何旋的嘴唇都哆嗦了。

“不错,还有呢?”殷千习转动着匕首。

“地点……”

“嗯,继续。”

“人物……”

“还有两个。”

“事件……”

“很好很好,”殷千习鼓着掌说道,“还有一个!”

“是……是……”何旋的额头渗出了汗珠,做记者这么多年了,新闻五要素这么简单的问题早已烂熟于胸,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被逼问,她竟然慌乱地忘记了最后一个。

殷千习挥舞着匕首,在她面前晃来晃去,说道:“何旋,好可惜啊!”

“为什么?”何旋突然喊道,“为什么,对,就是‘为什么’。”

殷千习收起匕首,说道:“不错不错,不愧是我们的名记者,比那四个大老粗强多了。你知道吗?朱建文还是制片人呢,竟然不知道新闻五要素,这不是尸位素餐吗?所以,我毫无犹豫地拔去了他的舌头!哈哈哈。”

何旋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殷千习。

殷千习笑完之后,突然又问道:“什么是新闻?”

何旋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拼命地搜索着新闻的定义,马上涌入脑海的便是那句“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可这不是新闻的定义!

四个同事狰狞的面孔又浮现在眼前。

殷千习冷笑着:“这么简单的问题,难道把咱们何大记者给难倒了?”

不,这个问题不会难倒我的!集中精力好好想想,什么是新闻,新闻是什么?好像那句话就在嘴边,可是何旋张张嘴,却总是说不出来!

“可惜啊,可惜啊,”殷千习说道,“看来,你只好受点苦楚了!”

殷千习拎着匕首逼上前来!

何旋大叫一声:“等等!新闻是新近,是新近,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

“好好好,”殷千习大叫着,“我就说嘛,何记者不会这么差劲的!你知道吗?冯敬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难道不该死吗?哈哈哈!”

何旋看着殷千习觉得毛骨悚然,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把落地灯碰倒。

殷千习嘿嘿笑道:“别躲嘛!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呢!”

何旋壮着胆子说道:“你真是一个变态!”

“哈哈哈,什么叫变态?你之所以叫我变态,只是因为咱俩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殷千习满面微笑,问道,“新闻最重要的作用是什么?”

何旋说道:“舆论监督!”

“哈哈哈,错!”殷千习手持匕首指着何旋说道,“你们这些人,死到临头了,还想着什么舆论监督,哈哈哈,你知道吗?丁川林也是这么回答的,可是我不满意!”

四具尸体惨不可言,喉咙被割断了,舌头被拔掉了!他们张大了嘴巴,露出四个黑窟窿!

何旋突然大叫道:“喉舌!喉舌!新闻的作用就是党和人民的喉舌!”

殷千习惊讶地看着何旋,说道:“你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整那些负面新闻?”

何旋往后退了退,落地灯伸手可及。

殷千习逼向前来:“可惜啊,你没有发挥好喉舌的作用,所以我只好把你的喉舌割掉了!”

“等等,”何旋叫道,“你杀人时,不是还要注射青霉素吗?怎么这次没带?”

殷千习恍然大悟般说道:“哎哟,这个倒给忘了!哈哈哈,放心吧,你三个问题都答对了,我会先杀了你之后再割掉你的喉咙,拔了你的舌头!我想你死了之后,就再也不会有记者胆敢做批评报道了!”

殷千习逼到了何旋面前,他右手握着匕首,左手抓向何旋!说时迟那时快,何旋一转身,操起了落地灯,狠狠地朝殷千习砸落。事起仓促,殷千习赶紧弯腰一躲,落地灯砸到了他的后背,他一个趔趄趴倒在地上!

何旋慌慌张张地夺路而逃,冲到门口,急急地拉开大门就往前冲去。

谁知道门口站了一个人,何旋一头撞到那人怀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