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1、生死速运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1、生死速运

客人命令道:“跟上去。”

“老哥,前面是你朋友?”

“别吵!”那人专注地盯着医院大门,又说了一遍,“别吵。”

“这里的医生?”

“因为我没约她。”

金岩紧张了,他也许真的就是精神病人吧?他犹豫着说道:“先生,我还有事,你看能不能……”

苏镜继续说道:“只是你的精神疾病出卖了你。”

苏镜看了看殷千习,说道:“殷千习,你这出戏安排得真是天衣无缝啊。”

金岩转回头,只见医院大门慢慢敞开了,一辆汽车缓缓地驶了出来。

他突然感到自责,不该这么冒险,他没想到殷千习和罗子涵不是同时行动的,他本来以为两人会一起从康宁医院出发的。

金岩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禁叹道:“真可怜啊,身体有病,脑子也有病。”

“一个朋友。”

苏镜一下车就向前跑去,到一个阴影处停下脚步,往前张望一下,已经看不到罗子涵的身影了。他疾步匆匆地跑到大堂,拼命地按着电梯按钮。电梯门缓缓打开了,他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金岩坐在驾驶座上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他看着近处“康宁医院”几个大字,总觉得这个冬日的夜晚透着几分诡异。他本来打算早早收工的,可是一个多小时前,他拉上了一个“瘟神”。本来想抓紧时间把客人送到目的地就马上回家,谁知到了康宁医院之后,客人却不下车,倒是掏出两百块钱塞给他,说道:“在这里等会儿。”

“老哥,你等谁啊?”

何旋惊讶地看着苏镜,他似乎早已怀疑殷千习了。

金岩赶紧转回头,他知道精神病人是不能得罪的,被这种人打一顿也是白打。过了一会儿,只听客人突然问道:“四百块钱够了吧?”

那车在一个住宅区门口停了下来,客人马上说道:“靠边停车!”

“胡说八道,我没有病。”

前面那车突然加速了。

“是。”

“那你怎么不坐他的车?”

苏镜看着罗子涵,说道:“罗医生,你男朋友这也叫自我否认吧?”

“够了够了,”金岩忙不迭地说着,从倒后镜里,他看到客人开始下车了。奇怪的是,那人的右手似乎不太灵光,他坐在车的右边,这时正费劲地转过身来,用左手开门。而右手自始至终一直僵硬地垂着,仿佛一块无生命的石膏。

1、生死速运

看在钱的份上,金岩就耐心地等着。可没想到,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他怀疑这位客人就是从康宁医院跑出来的。他从倒后镜里偷觑着客人,那人应该在三十岁左右吧?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前方。

金岩只好遵从他的指示点火启动,的士车慢慢地跟在那车后面。

“哦?”苏镜笑道,“这么说罗医生是有恃无恐了?”

金岩惊奇地转过头看着他,问道:“又要在这里等人?”

“回过头去,”客人阴沉地说道,“假装你在等客人,不要跟我说话。”

电梯门沉重地打开了,来到何旋家门口,他听到了何旋的斥责声,他来不及多想,一脚将房门踹开了,然后一步跨进何旋家里,哈哈笑着说道:“这里好热闹啊。”

金岩缓缓地将车停稳,以为客人马上要下车了,却没想到那人仍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罗子涵微微一笑,说道:“我就知道是你,一直鬼鬼祟祟地跟在我后面,以为我不知道吗?”

“怎么等这么久啊?”

那人不答话,又掏了两百块递到前面来。金岩接过钞票,心里几乎已经肯定了:这客人肯定脑子有问题。不过,他喜欢这种精神病,这种病人遇到的越多越好。

罗子涵冷冷地笑了笑,没有搭腔。

金岩乐颠颠地一踩油门跟了上去。

“跟上它!”客人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罗子涵冷笑一声:“一会儿自见分晓。”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