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读心秘术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读心秘术

“最后,再让我们谈谈罗医生博学的知识吧,那天我在罗医生办公室里看到几本书,都是关于习惯和性格、习惯和命运的,我随便翻看了几眼,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空白的标签,我不知道那个标签是干什么用的,今天找殷千习的时候,才发现是新闻制作专业磁带用的,所以,殷千习应该看过那几本书吧?”

殷千习说道:“看过又怎么样?”

“应该受益匪浅吧?”苏镜又转向何旋问道,“何旋,你第一次玩杀人游戏,是谁邀请你的?”

“殷千习。”何旋说道,疑惑地看着苏镜。

苏镜说道:“当罗子涵和殷千习计划这起连环谋杀案的时候,他们就盯上了你。你是一个新手,最容易摸索出你的一些习惯。”

“我不明白。”何旋说道。

“我问你,你第一次在杀人游戏中杀的人坐在你的哪个方位?”

“左边,离得比较远。”何旋回忆着说道。

“杀的第二个人呢?”

“右边,离得比较近。”

“第三个人呢?”

“右边,第四个人是左边,第五个人……”

“这就够了,”苏镜说道,“我再问你,你第二次当杀手,杀人顺序是怎样的?”

何旋想了一会儿说道:“好像差不多吧,我的意思是说当然不可能每次都一模一样,但是大致方向是对的。”

苏镜笑道:“这就是所谓的习惯心理学,我查阅了互联网,发现这是心理学领域一个新的分支,研究的是对于某一特定情境经常出现的反应方式。在这里,杀人游戏就是特定情境。而那天的座位,应该也是殷千习安排的吧?”

殷千习冷冷地笑了:“是。”

何旋说道:“那天我本来是坐在刘德正的位子上的,但是殷千习说让我跟林美丽和易叶坐一起。”

苏镜说道:“何旋,在玩上次游戏之前,你知道哪些人玩得比较好吗?”

“知道,就是丁川林、冯敬、刘德正他们,还有朱制片。”

“谁告诉你的?”

此时,何旋已经完全明白苏镜的意思了,说道:“殷千习在一次游戏的时候告诉我的。而且在上次玩游戏之前,殷千习还说,如果他是杀手,他就先干掉那些水平高的。”

“这就是双保险了,不管是从座位安排还是从杀手逻辑来看,丁川林等人都是必死无疑。”苏镜又转向殷千习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天应该也是你发牌的吧?”

“哼哼,看来你什么都查清楚了。”

“我是很佩服你的,把一切都做得滴水不漏,那天提出玩杀人游戏的,竟然也不是你,而是丁川林。我问过了,丁川林是个杀人游戏迷,只要人数够了,他就会忽悠大家玩一局。你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尽管他在休假,你也把他叫回来聚餐,你知道,只要他一出现,就肯定会玩杀人游戏。”

“苏警官,我已经跟你说了,那是朱制片的意思。”

“殷制片,你这又是何苦呢?事到如今了,还不敢承认?”苏镜说道,“当时你们有两个同事在休假,一个是丁川林,一个是陈蕾,为什么朱建文不通知陈蕾来聚餐呢?我仔细研究了上次杀人游戏的发言记录,发现经常有人凭直觉指控某人是杀手,但是真正直觉敏锐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林美丽。当玩到第四轮朱建文被杀的时候,她说她觉得每个人都像良民,还问:‘法官大人,你会不会搞错啦?’那时候,她已经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所以,当我开始寻找你的破绽的时候,我就给她打了电话。她的座位离朱建文很近,有同事找他谈话,只要她在,她就能听见。”

“哼哼,原来被她听到了,”殷千习说道,“是,那天我去提醒朱建文,应该通知丁川林回来吃饭。他说把陈蕾也叫回来,我说陈蕾在外地。”

“我也给陈蕾打了电话,”苏镜说道,“她说自己根本不在外地,至今还对朱制片不叫她回来聚餐耿耿于怀呢。”

“苏警官查得还真细啊。”殷千习笑道。

“丁川林来了,游戏如期开始了,座位也已经安排好了,发牌的时候再动动手脚,何旋如你所愿地当上了杀手,于是好戏就开场了。只是这个习惯心理学毕竟只是一个新兴的分支,人的心理也是最捉摸不定的,所以何旋杀的第三个人不是按照习惯性的方位来杀的,而是杀掉了水平高的刘德正,但是这跟你的设想完全不同,刘德正不是你谋杀的目标,李大勇才是。于是当大家睁开眼睛的时候,你说李大勇被杀了。而何旋还以为是自己一时慌乱没指清楚,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苏镜转向何旋说道,“你想想,刘德正和李大勇分别坐在殷千习的两边,你再怎么胡乱一指,殷千习也不该把基本方向搞错啊!刘德正的洞察力是很强的,他当时就觉得法官的笑容非常诡异,当然,那时候没人知道,这竟是一系列谋杀案的开始。也正因为杀了一个不该杀的人,大伙才不再怀疑何旋。”

殷千习笑道:“那你觉得我为什么迟迟不告诉你谁是杀手呢?”

“这一点,起初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我已经怀疑你了,而你没必要包庇何旋。我甚至想,会不会是你们三个人联手作案?直到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情之后,我才明白过来,你继续玩杀人游戏,就是为了在游戏中杀掉何旋,然后再谋杀她。这样,所有的人包括我就会继续在杀人游戏中打转。”

一直沉默的罗子涵说道:“也就是说,你知道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何旋了?”

“不但知道,我还要给你们提供一个杀她的新鲜理由,”苏镜说道,“所以在我的鼓动下,我们局长才同意播发今天的新闻。”

罗子涵笑道:“这么说,你把何旋当成了饵,来钓我们这两条大鱼。因为之前你所说的都是推论,而没有证据。”

何旋说道:“我愿意做饵,只要能抓住你们,我在所不辞。”

罗子涵摇摇头,说道:“拙劣拙劣!我一看新闻,就知道你们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种新闻放在平时根本就播不了。”

何旋问道:“那你们还敢来?”

殷千习插话道:“这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罗子涵和殷千习两人面不改色心不跳,一直微微地笑着,半丝惧怕的神色都没有。

“虎山是很危险的!”苏镜满不在乎地笑着,左手掏出手铐在面前晃了晃,“你们被捕了!”

罗子涵轻蔑地看了看苏镜,看了看他的右手:“就你一个残废,还想来抓我们,你觉得你的胜算有多少?”

苏镜轻描淡写地说道:“无所谓啦,一只手照样抓你们归案!”

罗子涵低声问道:“是吗?”突然又大叫一声,“苏镜!”

何旋吓得一哆嗦,不知道罗子涵发什么疯!也许是狗急跳墙了吧?可是,当她看到苏镜时,她便惊呆了,确切地说是吓呆了!苏镜的表情突然僵硬了,眼神也变得空洞迷离了!

罗子涵继续问道:“你老婆呢?”

苏镜喃喃地说道:“回娘家了。”

苏镜被催眠了!

何旋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后悔没把真相早点告诉他,以致于他就这样轻易地被罗子涵利用了。她冲上前去,拼命地摇着苏镜的双臂,大叫道:“苏镜,你醒醒!你老婆已经死了,我都看见了,你快醒醒啊!”

罗子涵依旧微笑着,对殷千习说道:“把她绑起来!”

殷千习走上前去一把将何旋拖走,找了一根电线将她五花大绑。

罗子涵说道:“他现在只听我的话!我让他杀你,他就会杀了你!”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