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4、深度回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4、深度回忆

一个艳阳高照的秋日的午后!

那个熟悉的路口!

人来人往、摩肩接踵的周末!

苏镜的身体越来越轻,周围静得出奇,他仿佛飘荡在浩渺的宇宙,周围一丝风都没有。在这空旷的宇宙里,他只能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仿佛在抚摸着他的心灵。

他知道这个声音来自罗子涵。

他知道罗子涵就是变态的杀手!

可是罗子涵的声音充满了魔力,他无法抗拒。

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回去吧,回到那一天!你不是很久没见你老婆了吗?回去吧,回去看看吧,就是那个熟悉的路口,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你老婆走进了一家商场,你看到那家商场了吗?”

苏镜喃喃地说道:“我看到了!”

“那就进去吧,去找你老婆吧!”

太阳温暖地照在身上,清风徐徐地吹来,苏镜感到神清气爽,可转眼间却发现朱玉不见了!他是陪老婆到团结路商业街购物的,可是人流太多,把他们冲散了。他着急地转来转去,可老婆的影子早已被埋没到人群中了!他拿出手机给朱玉打电话,过了好久,朱玉才接听了,说她进商场了。苏镜匆匆地走进商场,四处寻觅才看到朱玉正在远处招手。他也扬扬手,朝朱玉走去。

“我还以为把我的小美女弄丢了呢,”苏镜笑呵呵地说道。

朱玉哼了一声说道:“谅你也不敢。”

“是,老婆大人!我怎么舍得把你弄丢呢?”苏镜说着在朱玉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朱玉打他一下,嗔道:“流氓,要注意形象!”

苏镜呵呵笑着,跟朱玉并排往前走,问道:“这次回家打算住多久?”

“那得看你表现了,表现得好呢,一个星期就回来了,表现得不好呢,三年五载也说不定。”

“怎么才叫表现好啊?”

“要天天想着我念着我,吃饭之前还要祷告……”

“什么?祷告?!”

“是啊!”朱玉忽闪着眼睛说道,“祝愿你老婆我永远年轻漂亮啊!”

“哈哈哈,好好好,我天天都祷告,祝愿我的好老婆永远都这么妖娆性感,”苏镜又埋怨道,“哎,你弟弟闲着没事做什么生意嘛!”

“要赚钱吃饭啊!”

“那你干嘛回去啊?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怎么了嘛!”朱玉拉着苏镜的胳膊撒起娇来,“不是说好了吗,就回去几天帮忙照应一下,我一个同学也在做服装批发,给他们搭个桥认识一下。几天就回来了!”

“好吧,不说了,你早点回来就是,要不我会想你想疯掉的。咱们去买点东西给我老丈人。”

朱玉捧起苏镜的脸蛋亲了一下:“每个成功的女人后面都有一个好男人!”

苏镜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八字还没一撇,就成功女人啦?”

“那啥叫成功女人啊?”

“最成功的女人,就是给老公生一堆娃。”

“生一堆娃?小心你们局长跟着你一起下课!”

……

两人说说笑笑,买了一大堆衣服补品,走出了商场。

何旋着急地看着苏镜,他的眼睛微微闭着,嘴角充满了幸福的微笑。再看罗子涵和殷千习,两人冷冷地笑着,仿佛歹毒的猎人正在欣赏猎物在囚笼中挣扎。

何旋说道:“你……你们……苏镜,你快醒醒啊!”

罗子涵说道:“何大记者,你不要白费力气了,他现在正跟老婆在一起,不是很好吗?就让他死之前快乐几分钟嘛!”

何旋厉声骂道:“疯子!你们不是专杀记者吗?你们尽管杀我好了,干嘛要杀苏镜?”

殷千习笑了:“你是不是傻了?不杀他,让他来抓我们吗?”

罗子涵却说:“我没说要杀他啊!只是他想自杀的话,我就爱莫能助了!”

何旋看着罗子涵,恐惧从脚底升起,凉透了半截身子,难道催眠真的那么厉害?

“你知道你会怎么死吗?”罗子涵继续说道,“苏镜会一枪打死你,哈哈哈!然后,他便饮弹自尽。哦,对了,”罗子涵似乎在自言自语,“他死之前应该写一封遗书,说什么呢?就说记者都是他杀的,他很后悔,于是便自杀以谢天下。何大记者,你觉得怎么样?”

“呸!婊子!”何旋骂道。

殷千习骂道:“嘴巴再不干净,马上拔了你的舌头!”

何旋怨怒地看了看面前的煞神,不再言语。看看苏镜,他的表情还是那么愉快,脸上挂满了幸福。

“苏镜好可怜啊,老婆死了那么久,自己还不知道!”何旋想道,“可是这世界上,又有哪个人不可怜呢?五个人中就有一人有精神疾病,苏镜有,殷千习有,难道罗子涵就没有吗?那种歇斯底里的报复,不也是一种病吗?”

昨天晚上,何旋半夜里偷偷溜进了那间神秘的客人房,当她在墙上摸索着找到了开关将灯打开之后,眼前的一幕把她吓呆了。屋子里白花花一片,各种家私都被白色的床单盖得严严实实的!深夜里,乍看到这一幕,何旋仿佛看到了鬼魅,浑身每个毛孔都张了开来,感到浑身发冷。但是为了揭开谜底,她强忍着恐惧,先把钥匙重新放到地毯下面,然后一步步挪进房间,顺手将房门轻轻地关上。

她将一个个床单掀起来,露出了书柜、椅子、落地灯……书桌上,一方白色的手帕盖着一个镜框,她将手帕轻轻扯开,看到相框里是一张年轻女子的黑白照片!这难道就是朱玉?这不是遗像吗?难道朱玉真的死了?为什么朱玉死了,苏镜还不知道呢?

恐惧已经荡然无存,何旋心头充满着越来越多的疑问。就在这时候,传来开门的声音,主人房的门被推开了,接着响起了脚步声。

是苏镜!

他醒了!

她听到苏镜走到门口弯腰摸索钥匙,她来不及多想,扯起一个大床单,钻进床单里面,贴着衣橱站着。

苏镜走进房间,声音迷离地说道:“亲爱的,又在这里看书啊?”

何旋吓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仿佛屋子里真有鬼魂一般。

只听苏镜继续说道:“是啊,我刚下班,哎,今天局里特别忙,一大堆的杂事。”

何旋躲在床单里,大气不敢喘一口。

苏镜又说:“过几天你就要回娘家了,东西准备好了没有?记得早点回来啊!你怎么不说话啊?朱玉,你倒是说话啊!哎——朱玉,你去哪儿了?你干嘛躲起来了?你躲到哪里去了?”

何旋轻轻地扯开床单露出一个缝隙,偷偷看着苏镜,只见他拿起镜框捧在怀里,开始啜泣:“朱玉,你怎么走了?我好想你啊,你怎么不理我了?很多人都说你死了,我不相信,你怎么舍得离开我呢?我好难过,你知道吗?他们说你死了的时候,我恨不得揍他们一顿!朱玉,你到底去哪儿了?”

何旋听着苏镜的哀告,眼眶也跟着湿润起来,忍不住啜泣一声,连忙忍住了。她很想掀开床单走出去,告诉苏镜朱玉已经死了!可是她知道,梦游的人如果受到惊吓,后果将非常可怕。苏镜已经听到了啜泣声,空洞的眼神在房间里四处寻找,大叫道:“朱玉,你在哪里?”

看着他的眼神,何旋惊恐万分,只见他边叫边撕扯着一张张白床单,最后,他将衣橱的床单扯落下来!

何旋暴露在他的面前,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苏镜依然闭着眼睛,幸福地笑着,享受着跟老婆重逢的时光。何旋看着苏镜如痴如醉的样子,不禁想道:“如果苏镜这时候突然死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没有恐惧、没有悲伤,带着快乐的心情,悄悄地走到另外一个世界。”

可是,苏镜突然惊恐起来,脸上的幸福荡然无存,代之以一种紧张、冷峻而又慌乱的神色。冷汗瞬间爬上了额头,而眼睛依然紧紧地闭着。

何旋大声叫道:“苏镜,你醒醒,你快醒醒。”

罗子涵依然一副从容不迫的神色:“他正在经历那刻骨铭心的一幕,就是那一幕,让他永远背负着沉重的压力,让他的心灵不堪重负,让他的右臂麻痹失灵。”

何旋看了看罗子涵,又看了看苏镜,她不知道罗子涵是不是在说谎!但是不管怎样,她都无能为力,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苏镜备受精神的折磨,她只能静静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殷千习在一旁冷冷地笑着,手中的匕首闪着阴冷的寒光。

马汉庆走进一家超市买了一包香烟,付账的时候他一直低着头,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瞥一下周围的人。收银员是个年轻的女孩子,看到马汉庆鬼鬼祟祟的样子,她不禁皱了皱眉头,抬头看了看屋外,一根电线杆上贴了一张通缉令,那个被通缉的杀人犯跟眼前这人长得很像。“先生,不好意思,稍等一下,收银机出了点故障。”说完便拿起了手机。马汉庆回头看了看,立即明白危险袭来,马上扭头就跑。

收银员大叫道:“抓住他,那个杀人犯!”

超市保安立即冲上前去,紧紧地跟着马汉庆冲了出去。此时的马汉庆就像一头愤怒的野兽,在人群中左冲右突,身后很快响起了警笛的声音,尖锐的啸声刺破了秋日的午后。马路上匆匆行走的人们停下了脚步,好奇地打量着他。已经跑了十几分钟了,他累得气喘吁吁,很想停下来歇一会儿,但是求生的本能驱使着双腿不停地向前冲去。他刚刚刑满释放,绝不能再进去了,一想到监狱里的黑暗生活,他便感到一阵阵恶心和后怕。不知道跑了多久,身后保安的脚步渐渐变慢了,但是警笛的声音依然紧紧跟随。他慌乱地冲进一个小巷子,小巷子里顿时鸡飞狗跳,几个警察下了车,跟着冲进了巷子。他带着警察在巷子里转来转去,最后一头冲到了一个大商场的门口,身后的警察也迅速跟了过来。

商场门口,一个女子正拎着大包小包左右张望,也许是在等人吧?马汉庆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女子,左手扼住了她的咽喉,右手举起刀架在了女子的喉咙上,大声叫道:“不要过来,过来我就杀了她。”

警察们赶紧停住了脚步,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们只是巡警,是不佩枪的。

苏镜跟朱玉并肩走出商场,一不小心又被人群冲散了。他四处寻找朱玉的影子,这时候突然看到一个男子慌里慌张地跑了过来,身后跟着几名警察。他立即掏出手枪,准备拦住马汉庆的去路。可是马汉庆却突然抓住了一个女子,大叫道:“都别过来!”

苏镜定睛一看,歹徒挟持的竟是朱玉!

朱玉在马汉庆怀里挣扎,马汉庆将刀锋狠狠地抵住她的咽喉,厉声说道:“别动,再动杀了你!”

苏镜惊叫一声“朱玉”便冲上前来。

马汉庆一时间傻眼了,他没想到会从商场里冲出一个人来,手里还拿着枪。转念间,马汉庆意识到自己挟持的这个女人跟面前的“程咬金”肯定有什么渊源。

朱玉叫道:“苏镜,救我!”

苏镜一点点逼上前来,指着马汉庆命令道:“放下刀!”

马汉庆将刀锋在朱玉咽喉处压了下,渗出了点点血迹,说道:“不要过来,再动我就杀了她。”

苏镜犹豫着停下了脚步,他不敢贸然行动,他不敢把劫匪逼得太急。马汉庆挟持着朱玉,一步步往后退,眼睛的余光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几辆警车呼啸着赶到现场,商场已经被包围了。现在唯一的筹码就是面前这个女人!

苏镜用枪指着马汉庆,说道:“你冷静点儿,有话好商量,先把那女人放了再说!”

马汉庆说道:“警察,你们警察就会冤枉人,就会找替死鬼。放她?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更多的警察冲到前面来,十几个警察擎着手枪对准了他。马汉庆已经被重重包围了,他知道自己肯定逃脱不了了,他看了看朱玉,朱玉的头发飘出一阵清香。

侯国安也赶到了现场,他来到苏镜跟前小声说道:“他叫马汉庆,一个星期前入室抢劫,杀害了一名年轻的女医生。瞅准机会,可以一枪毙命!”

苏镜微微点点头,心里却翻江倒海!

不管是在警校还是在警队,他的枪法都是数一数二的。可是歹徒挟持的是自己最亲的人!之前还想对歹徒好言相劝,可是听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通缉犯,心里便慌乱了,他不知道歹徒会对朱玉做出什么事情。这种人渣,很可能在临死之前还要滥杀无辜。

苏镜擎着手枪,对着马汉庆,可双手已经发抖了!

马汉庆离朱玉是那么近,万一子弹打偏一点,倒下的就不是马汉庆,而是朱玉!此刻,他躲在朱玉背后,咆哮着:“都退后退后,否则我杀人了!”

侯国安连忙挥挥手,命令道:“退后退后!”

朱玉看着前方的苏镜,眼睛里含满了泪水,突然她不顾一切地抓住了马汉庆的左臂,狠狠地咬了下去!接着,顺势低下了头,马汉庆的脑袋暴露在苏镜的枪口下!

而马汉庆恼羞成怒,大叫一声“臭婊子”,举起刀用力砍斫下去。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苏镜扣动了扳机!

一声枪响!一股鲜血喷溅四周!

一个人影缓缓地倒在地上,看着苏镜,眼睛里充满了悲怆,充满了爱怜,充满了无限的遐想与期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