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1、洗脑密令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1、洗脑密令

“疯子!”何旋恶狠狠地盯着殷千习。

何旋看着苏镜痛苦的样子,不禁流出了眼泪,她之前只知道朱玉死了,但是没想到是被苏镜打死的。但是她不甘心,也许这只是罗子涵导演出来的呢?也许这又是罗子涵灌输的记忆重建呢?她大叫道:“苏镜,不要上她的当,她是个骗子!”

罗子涵说道:“开枪吧,打死她!只要轻轻地扣动扳机,你就可以见到你老婆了!我数到三,你就开枪!知道了吗?”

苏镜的眼睛里闪现出一丝灵气,但是这灵气转瞬即逝了,呆呆地举着枪指着何旋。

“你要振作起来!你老婆不是你打死的,是被那个坏蛋害死的!现在,又有两个坏蛋在你面前,你为什么不能振作起来呢?”

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朱玉慢慢闭上了眼睛,安息地躺在苏镜的怀抱里。

苏镜大叫着:“朱玉朱玉,你不要死,你不要死!救护车,救护车!”

罗子涵得意地看着何旋,仿佛在观赏一个垂死挣扎的野兽。殷千习还在玩弄着手中的匕首。何旋大声叫道:“苏镜!你醒醒啊!”但是苏镜毫无反应。

苏镜听着何旋的话,豁地站起来掏出手枪,刚刚准备指向罗子涵,却听到罗子涵大叫一声:“苏镜!”

何旋心中升起一股寒意,接下来,苏镜会按照罗子涵的指示杀死自己,然后写下遗书,最后开枪自杀!

罗子涵插嘴道:“是不是每个死到临头的人,都期待着所谓的报应啊?何大记者,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没有上帝耶稣!”她转过身来,走到苏镜身边,叹口气说道:“好端端一个警察,破案的高手,缉凶的先锋,如今却要亲手杀死一个无辜的女人了!”她突然大叫一声,“苏镜!”

何旋睁开双眼,怜悯地看了看苏镜。她奇怪地发现,苏镜的脸上竟然还挂着一丝微笑。这个可怜的人,正在被人玩弄尚不自知,自己马上就要死去,也不自知!可是,到底谁可怜呢?苏镜将没有痛苦没有恐惧地死去,而自己还需要直面恐惧直面死亡!

朱玉死了!是被自己打死的!

何旋闭上了眼睛。一声枪响之后,她将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她曾经以为这个世界一无是处,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很美好,有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有洁净的空气,有清澈的河流;还有孩子们的笑语,同事们的玩笑……而这些马上将不属于自己!她闭着眼睛,等着那一刻的到来。她希望早点结束这一切,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

“因为他们挡着我的路了!”

“一!”

“三!”

“你已经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了,以前那个充满正义感疾恶如仇的记者殷千习已经死了!你已经变成了一台机器,一台杀人的机器,一台没有人性的机器。不,不是机器,而是你以前最讨厌的螺丝钉!你肯定不如一台机器,甚至不如一条狗!你的理想哪儿去了?你的追求哪儿去了?”

他又被催眠了!

何旋看着他的右臂,他的右臂可以活动了。

朱玉临死前那充满了爱怜的眼神又浮现在面前。

苏镜马上停了下来,眼神又变得呆滞了。他茫然地看着罗子涵,看着殷千习,看着何旋,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

苏镜心中充满了极度的痛苦,他撕扯着头发,悔恨像滔滔江水,瞬间将他淹没。

苏镜含着泪看着何旋,不停地摇着头,看着双手说道:“朱玉死了,是被我打死的!我这条手还有什么用啊?”

一年前的事情,他全都想起来了。

“我能不退却吗?”殷千习叫道,“上次明明我能当上制片人的,就因为做了一篇批评报道,煮熟的鸭子也飞了!理想?我还要坚持多久?我还要为这该死的理想跌几跤才能清醒?醒醒吧,何旋!在你临死之前,把这世界彻底看透吧!”

苏镜声嘶力竭地大叫一声,睁开了眼睛。何旋吃惊地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罗子涵和殷千习像看马戏一样,开心地看着苏镜。

何旋睁大了眼睛,仇恨的目光盯住了殷千习:“殷千习,你好窝囊啊!”

罗子涵悠悠说道:“苏镜,你想见到你老婆吗?打死眼前这个女人,你就可以见到她了!还犹豫什么?你的胳膊已经不再麻木了,举起枪来——对,就是这样!”

朱玉倒在了地上!四周枪声一片,马汉庆浑身被打成了刺猬,也倒在了血泊中。

殷千习咆哮着打断了何旋的话:“闭嘴!不要在我面前谈什么狗屁理想,不要谈什么狗屁追求!那全是骗人的把戏!”

罗子涵哈哈大笑,阴鸷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何大记者,死到临头了难道没有遗言吗?”

“是吗?”殷千习转动着匕首好奇地问道。

“所以我说你可怜啊,”何旋的脸上带着嘲谑的笑容,“你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你的心态从来没有正常过。你是一个疯子,一个十足的疯子!”

“朱玉!”

“知道了!”苏镜喃喃地说道。

苏镜的眼眶充满了泪水,他使劲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了。一切都真相大白,朱玉死了,被自己打死了!

1、洗脑密令

“与体制作对,就是与我作对!我不容许任何人冒犯这个体制。”

罗子涵斩钉截铁地说道。

何旋仰天大笑,说道:“所以,你这个胆小鬼就退却了,背叛了你的理想,背叛了你的新闻理念。”

“哈哈哈,”何旋又笑了起来,“可怜啊可怜!殷记者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体制的捍卫者了!可喜可贺,可哀可叹啊!可是你自以为找到了一条通天大衢,其实不过是一条死路,你早晚会有报应的!”

“是吗?”何旋倔强地直视殷千习,“看来我们的殷大记者受伤很深啊!”

“哼哼,我是疯子,但是我快乐!我不需要像你们一样继续挣扎在烂泥潭里,企图为所谓的理想做最后的搏击。你知道吗?你们那是困兽犹斗,但是你们谁都斗不过!体制的力量是无穷的,而且这种力量你看不见摸不着,随时会跳出来狠狠地咬你一口。”

苏镜在罗子涵的指挥下,缓缓地举起枪,对准了何旋的额头。何旋紧紧地闭上了眼,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事到如今已无力回天!

“你知道,我一年有多少新闻被枪毙了吗?”殷千习问道,“三十多条!不是我能力不行,不是我业务不精,而是因为我的新闻伤害了某些人的利益!”

苏镜冲到朱玉面前抱住了她,她吐着血,看着苏镜,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是一句都说不出来。

“我看不透,我不明白,你背叛了自己的理想,为什么还要杀人?”

苏镜依然大叫着:“朱玉!朱玉,你在哪里啊?朱玉——”他双手抓住罗子涵的肩膀,大叫道:“你说,朱玉呢?”

罗子涵开始数起来,殷千习笑呵呵地看着何旋,看着苏镜。何旋睁大了眼睛,看着苏镜手中黑洞洞的枪管。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