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3、借刀杀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3、借刀杀人

两人走进余伯韬的书房,在书架上搜索一番,果然找到了《希波克拉底誓言》,何旋念道:“无论到了什么地方,也无论需诊治的病人是男是女、是自由民是奴婢,对他们我一视同仁,为他们谋幸福是我唯一的目的。我要检点自己的行为举止,不做各种害人的劣行。”念完这段之后,她抬起头来说道,“凶手就是罗子涵指使来的,余伯韬做了害人的劣行,所以遭到了惩罚。”

罗子涵轻蔑地看了看苏镜,嘴角挂着一丝阴冷的笑容,二话不说冲到殷千习身边,弯下腰捡起那把锋利的匕首。苏镜叫道:“你不要负隅顽抗了!”只见罗子涵翻转刀锋,锋利的刀刃在咽喉上轻轻划过,一道血柱冲天而起!

楼下传来阵阵刺耳的警笛声,苏镜掏出手铐在眼前晃来晃去,问道:“罗医生,是我给你铐上呢,还是你自己来?”

苏镜一个愣怔清醒过来,可是来不及了,刀锋已经抵到了咽喉,等待他的只有死亡。但是,他再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侯国安带领一队警察闯进屋里,邱兴华二话不说,抬起手腕就是一枪!

何旋听到这个消息,心中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感。三人分开人群走进住宅楼,只见电梯门上还沾着点点血迹,余伯韬家里成了一片血海,墙壁上用鲜血写了两行字,每个字都歪歪扭扭,每个字都触目惊心。

几辆警车闪烁着警灯,在暗夜划出刺眼的光芒。侯国安等人一下车,王天琦便黑着脸走向前来,说道:“侯局,我们来晚了!”

一旦我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作为一院之长,余伯韬经常接待各路客人,于是打开门,一阵冷风吹了进来,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浑身血淋淋的样子,都睁大了眼睛,问他去哪儿了,他也不搭理,闷着头就往病房走。医生马上报警,警察十分钟内就赶到了。

子弹正中殷千习心脏,他不甘心地看了看苏镜,眼睛里充满了怨毒,最终倒在了血泊里。

侯国安愤怒地看着苏镜骂道:“混蛋,你活够了吗?”

侯国安带着苏镜、何旋等人匆匆奔往余伯韬家。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警车在一幢居民楼前停了下来。整幢居民楼早已被包围了,因为接到苏镜的电话后,侯国安就吩咐兵分两路,他自己亲自奔赴何旋家,王天琦带领一路人马奔赴余伯韬家。

余伯韬跟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老总吃完饭后,满面酒气地回到家。坐在沙发里,泡了一壶茶,点上一支烟,优哉游哉地晃着二郎腿。他从包里拿出一个红信封,随手放到茶几上,那是一个药厂老板送的。这时候,他根本不知道,死神已经向他发出了邀请。

“你觉得凶手可能是谁?”

“哦,对了,”何旋恍然大悟,“冷建国一直拿着一张照片翻来覆去地看,当时我就觉得那照片有点面熟,现在想想,正是余伯韬!”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