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杀人游戏之皮下注射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4、云开雾散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4、云开雾散

极目望去,是五颜六色的一片花海,高山杜鹃肆意绽放着她们的美丽,偶尔一群牦牛甩着尾巴悠闲地走过,有一两只会停下脚步朝苏镜看看,铜铃般的牛眼似乎有着一丝脉脉含情的韵味。

前方,玉龙雪山气势磅礴地耸立着,岩石与冰川错落有致地盘绕着山腰,山顶则是云遮雾罩,仿佛蒙了一层面纱什么都看不清楚。从甘海子乘大索道,上到四千五百八十米,苏镜和何旋开始徒步登顶。

连环谋杀案终于画上了句号,但是两人心里并不轻松。何旋经常想起大勇的种种好处,想到他的铮铮铁骨,他的脉脉含情。而对苏镜来说,心中的痛苦更加难以自制,因为他深爱的朱玉竟然是被自己亲手打死的。办案的时候,两人还能暂时忘却痛苦,可是当凶案告破,痛苦的滋味便时时泛上心头。但是逝者已去,活着的人毕竟还要好好地过,两人互相安慰互相鼓励,共同度过了最阴暗的一段时光。他们也越走越近,渐渐觉得已经离不开彼此了,但是谁都没有挑明,见了面还是那么客客气气的,就像一对普通的朋友。

冬天走了,春天来了。苏镜提议两人一起旅游,何旋想也没想就说:“我想去玉龙雪山。”

苏镜笑了,因为在他心里,也是想再走一遍玉龙雪山的。

峰顶海拔四千六百八十米,纳西人说那里是神灵居住的地方。

尽管两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可是一到了玉龙雪山,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心情也变得沉重。

一百米并不长,可是两人却觉得永远都走不完。

终于到了峰顶,清冽的风抚摸着每个人的脸庞,苏镜站在观景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远处山峦起伏,每座雪山都露出了冰雪常年覆盖的峰顶。抬头看去,云层挤挤压压地笼罩四野,让人的心情也跟着阴郁起来。

一年半前,也是这样的天气,也是这样的阴云密布。一年半前,就是在这里,他满怀深情地拉着朱玉的手说:“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吧。”可当时陈欢却叫道:“不算不算,一米阳光都没出来呢。”陈欢说他白表白了,朱玉说她是乌鸦嘴……难道一切痛苦早在玉龙雪山就已经注定了?难道上苍是故意藏起了那一米阳光?

何旋静静地站在苏镜身边,眼眶里溢满了泪花。她已经爱上苏镜了,爱的就是他的那分一往情深。

苏镜默默地转过身,面朝何旋说道:“对不起,我……你知道,我已经爱上你了,但是……但是我忘不了朱玉……也许……也许我根本就不配爱你,可是……可是我……”

何旋伸出食指摁住了苏镜的嘴唇,轻声说道:“什么都别说了,我理解,我也不在乎,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朱玉是个可爱的女人,我很遗憾没有在她生前认识她。如果你愿意,我们以后可以每年都到这里,看看玉龙雪山,看看高山杜鹃。”

苏镜轻声说道:“谢谢你。”然后将何旋温柔地揽在怀里。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水到渠成,没人觉得唐突。

一阵山风猛地吹来,吹动着何旋的发丝拂着苏镜的脸。

不远处一个登山的年轻人突然高叫道:“一米阳光!”

云层还是那么厚,可是就在天空中央露出了一条缝隙,万丈阳光愉快地穿越云层洒向人间。

何旋仰起头,深情地望着苏镜的眼,说道:“看,一米阳光。”

苏镜拂着何旋的秀发,微微笑着,应和道:“是。一米阳光。”

(完)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