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当天晚上九点前后,同住的夫妇回来了。我为他们看家的任务,自然就解除了,于是我出了门。我总觉得心慌,也觉得有必要,把梅子来访的事情,通知给加奈子。

说实话,这不过是借口,我只是想见见加奈子。我想再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她那血色珍珠一般、暗暗发光的肌肤。

听她的意思,她丈夫今晚没有在家,不是回来很晚,就是不回来了。如此说来,那栋房子里面,就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她才会一迭声地说“我怕、我怕”,用那诱惑的眼神望着我。一想到这些,我就忍不住吞咽口水。

穿过Y小巷后,是一片仍残留着武藏野台地旧貌的麦田。麦田的对面,是成蹊那黑黢黢的建筑与空地。到处矗立着武藏野独有的杂树林,稀稀拉拉地散落着一些人家。我斜穿过成蹊的空地。贺川家跟这块空地,有一片杂树林之隔,背对着这边。总之那是一处荒凉的地方。

绕过杂树林来到贺川家正面,我突然停了下来。有人正在贺川家门前,慌慌张张地往里窥探着。我连忙赶过去,对方大概也听到了脚步声,猛地回过头来。

“怎么了?您找这家人有事吗?”我盘问道。

“啊,也没事,只是听到有些奇怪的声音……我是住在对面的,姓浅野,刚才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还听到吵嚷声,我吓了一跳,就跑过来看看。”

此人倒真是一副刚从被窝里,跑出来的样子,睡衣外面还披着和服外套。我顿时不安起来。

“什么,奇怪的声音……”

“呃,对,而且还是女人的叫声……”

我越发惊讶了。

“总之,进去看看再说。啊,我并不是可疑人员,我过来,是找这家人有事的。”

“啊,你们认识啊?”浅野似乎终于安下心来。虽然铁栅门从里面上了闩,落了锁,不过,就跟那种常见的郊区住宅一样,这种门徒有其表,做得很低,很容易就能翻过去。房屋的正门,关得严严实实的,我们试着按了一会儿门铃,但里面亳无回应。

我们绕到后门一看,只见门半开着。用手电一检查,明显有撬开过的痕迹。

“先进去看一看再说。”

“能行吗?”

“没事。又不是不认识……”

里面漆黑一片。我们借着手电筒的光,一间一间地查看房间。

这栋房子是两层建筑,楼下有四个房间,只有正门右侧的房间是西式的。每个房间都没有异常。

我们最后打开那间西式房间的门,一瞬间便呆住了——地板上倒着一个男人。

“啊,那个……有没有电灯开关?”

浅野拧开了电灯开关,室内顿时一片明亮,我们再次呼吸急促。倒在地板上的,男人身上只有一条裤衩,我感到了一种莫名奇妙的异常和滑稽。

男人是俯卧的。后脑部有一处严重的伤口,从伤口喷涌出的鲜血,正从耳根沿着腮边流下来,在地板上形成一汪血。地板上其他地方,也印着黏糊糊的血痕,周围散落着一地石膏像碎片。

我们茫然地呆立了一阵子,浅野最先回过神来。他踮着脚靠近尸体,轻轻地瞧了瞧脸,然后嘀咕了一句:“是贺川先生吗?”

我也随后瞧了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

贺川脸朝地俯卧,鼻子被压扁了,现出一种难以描述的奇怪样子。

“死了吗?”

“当然死了。请看,这伤……”我指着地上那个人的脑袋瓜子,“击打了不止一次,分明是击打了很多次。凶器肯定是某种重物,也就是所谓的钝器。不用调查都能看出来……”浅野抓起尸体的手看了看,“已经完全不行了。在警察赶来之前,最好不要乱碰。”

由于对方的态度太过镇静,我不由得重新打量起他来。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浅野说道:

“我是医生,这种场面,也不是没有遇见过。对了,他的夫人怎么样了?”

我也在担心此事。

“会不会是在别处被杀了……”

“我们找一找看。”

这个房间格外大,乱七八糟地摆满了桌、椅、沙发等家具。全都是高档货,这不禁令我回想起,之前加奈子说的,她讨厌贫穷。房间的一角,有一处像壁橱一样凹进去的地方,前面垂着沉甸甸的鲜红色窗帘。可是,到处都没有加奈子的影子。

“会不会在二楼?”

果然,加奈子倒在了二楼。

那里应该是夫妻二人的卧室,铺着两套被褥,加奈子像一朵凋零的花一样,倒在了其中的一套褥子上。

她鲜红的长衬衣上,系着一条艳丽的窄腰带,窄腰带分明已经解开了,呈现出十分撩人、却又极其凄惨的、难以言状的古怪模样。连浅野都为之侧目,但是,他还是立刻回过神来,在她的身旁跪了下来。

加奈子是被掐死的。白皙的咽喉部位,有两个大大的拇指印,脖颈上深深的抓痕,已经变成疼人的紫色。

“不行了吗?已经不行了?”我只觉得像被人抢走了掌上明珠一样。

可是,浅野立刻“嘘”的一声,制止了我,他把耳朵贴在加奈子的胸口,听了一会儿,说道:“劳驾,能不能去一趟我家……算了,还是我来吧。”

“怎……怎么了?还有救吗?”我惊慌诧异地问道。

“没事,有救。我去取一下包……”浅野急忙从加奈子的身旁站起来,而那脚步声恰恰就是在此时传来。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咯噔……我们一愣,交换了一下眼神,浅野立刻晔啦一下,打开前面的防雨窗。

“啊,去那边了。”

我一看,果然,只见一个戴假腿的男人,正走在路上,他的身影不一会儿,就隐进了对面的杂树林。

“就是那个男的!……”

我和以上急忙冲下楼梯,刚才还关着的正门,此时已经完全洞开。

“完了!……我们进来的时候,那家伙还在这房子里呢。”

我们赤着脚就冲到了外面。正面的铁门仍上着闩,一旁的栅栏门却开着。我们由此冲到外面,刚拐过杂树林的一角。

“家里的那口子,家里的那口子!……”

旁边的房子里,忽然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喊声。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女人,正从篱笆内侧,一座西式楼房的窗户里探出头来。

“哦,妙子,刚才那个装着假腿的男人,有没有路过这儿……”

浅野一问,女人气喘吁吁地说道:“嗯,过去了啊。家里的那口子,出事了吗?……那个人的外套上沾满血呢。”

我们在附近找了一会儿,最终也没有能够发现那个戴着装着假腿的男人。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