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加奈子好歹挽回了一条小命。由于她的获救,当夜发生的事情,也得以弄清楚了,事情大致上是这样的:

贺川在当晚八点多回来,然后八点半左右,夫妻二人就钻进了被窝。可不久之后,楼下就传来奇怪的声音,贺川便下去查看情况,接着便传来激烈的对骂声,继而又传来物品打碎的声音、哀鸣和厮打的声音。

加奈子吓了一跳,来到楼梯上一探究竟,可是她的腿抖得厉害,怎么也没有勇气下楼。随后传来咯噔、咯噔上楼的声音。虽然黑乎乎的,看不清楚,不过,一听到那脚步声,加奈子就立刻明白过来。

假腿的脚步声——龟井淳吉!

明白过来的一瞬间,加奈子意识到:楼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拼命地冲进卧室,企图打开防雨窗求救。可此时从身后冲过来的人,已经把她一把按倒在床上,骑在她的身上,死死地掐住了她的喉咙……

“那期间,我记得好像喊过一次,但是已经记不清了。不久我就昏了过去……”这些都是审讯的时候,加奈子交代的。

针对她的陈述,办案人员又作了如下的询问:“当时你并未看到对方的身影,是吗?”

“对,因为……毕竞是在黑暗中……不过,听那假腿的声音……肯定是淳吉没错。”

“原来如此,这么说,你的前夫……听说他是假眼假腿,对吗?”

“呃,对,这一点问问附近的人,也能知道。很久以前,他就每天晚上,都在房子周围转悠……”

能够证实加奈子这番话的人有的是。我当然也是其中之一,而最有力的证人,则是浅野的夫人妙子。

“嗯,那个装着假腿的男人,我们从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了。不,不只是我们,这附近的人全都知道。开始时,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老是在这儿转悠,都很害怕。后来知道了他觊觎的,原来是贺川先生家,我们便稍稍安下心来……不过,那种瘆人的感觉一如从前。深更半夜的,一听到那咯噔、咯噔的假腿声,我就吓得半死……

“对了,昨天晚上,我也听到那脚步声了。大概是快到九点的时候吧。我家里的那口子,已经上了床,我还在前面的西式房间里织东西。那咯噔、咯噔的假腿声传来时,我胆战心惊。不过,人就是这样,越是害怕的东西,就越想看一看,于是我就偷偷打开玻璃窗,只见那个人正经过树篱笆的外面。对,是朝贺川先生家那边走去的。可之后不久,贺川先生家那边就,传来了那吵闹声……”

“之后,你又看到了那个男人,是吗?”办案人员再次问道。

“对,没错,那是我家里的那口子,赶过去后不久的事。我很担心,一直在西式房间的窗户里往外观望,等待我家里的那口子回来。结果那咯噔、咯噔的假腿声,就从贺川家那边传来,还是跑过来的。我吓得一哆嗦,对方好像也发现了我,非常吃惊,犹豫了一下,不过,他大概已经没有退路了吧。他扭过脸去,从树篱笆外面跑了过去,那时我忽然注意到,他的外套上沾满了血……”

如此一来,龟井淳吉就是凶手一事,似乎已经毋庸置疑,警视厅全力搜寻他的下落。可奇怪的是,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龟井淳吉依然下落不明。假眼,假腿,本以为仅凭这些明显的特征,就会很快将他绳之以法,结果他却杳无音信。

这且不说,多亏本案的发生,我和加奈子接触的机会大大增加。前面也提到过,加奈子和贺川,本来就不受亲戚们待见,发生了这种事情以后,就更没有一个人,肯与她接近了。而且,由于那一夜受到的伤害,加奈子的身体也极度虚弱。

有鉴于此,不要说贺川尸体的善后了,加奈子就连她自己的梳洗打扮,都应付不了,一日三餐也没有办法做,又没有办法雇人。在这样的年代里,竟然又发生了如此的恶性案件,是没人肯受雇于这种人家的。我于是挺身而出。

我先替加奈子,把警方解剖以后,送回来的贺川的尸体下了葬。并且,在加奈子无法动弹的卧床期间,我从饮食到其他各方面,都对她悉心照顾。

加奈子的伤恢复得很顺利,但心理上的伤,恢复起来似乎并不容易,她经常被严重的歇斯底里所侵扰着。

这期间的某一天,从加奈子家回来的路上,我一时心血来潮,穿过浅野家的房前,走进了麦田里的一条路。那天晚上,戴着假腿的男人很可能,就是从这条路逃走的。走到麦田的尽头,眼前便是稀稀拉拉的人家,路口挖着一个大坑。大坑是储存周围人家流出来的污水的,里面总是漂满了垃圾。来到大坑边上的时候,我忽然停下脚来。

坑里站着一个男人,正在垃圾中搜寻着什么。男人头戴一顶简陋的礼帽,上身穿着皱巴巴的夹衣,下穿裤线松弛的裙裤。他把裙裤一直挽到膝盖上面,正站在污水中。

大概也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他慢吞吞地抬起头来,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脸上忽然浮出亲切的微笑。

“如果我认错了,也请不要介意。你就是侦探小说家八代龙之介吧?”

我吃了一惊,重新打量起对方的面孔来。

“对,没错,我是八代,你是……”

“我叫金田一耕助,现在正想去府上拜访呢。”

“去我家?什么事?”

“就是贺川先生的那个案子啊。我受某方面所托,也就是龟井一家,委托我来,再去调査一下那个案子……”

我惊愕不已,再次打量对方:“那么,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呢?”

“没什么,刚才看到一样奇怪的东西,就想调查一下。你瞧,这个……不觉得很眼熟吗?”

说着,自称是金田一耕助的男人,从下面扔上来一样东西,我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上面沾满了污泥,可那分明是装着假腿的男人拄过的手杖。那是一根橡木棒粗细的手杖,再一看,泥巴下面还沾满黑色的污垢。

“这、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没有错啊。但先不用惊讶,更惊讶的还在这儿呢。你瞧……”

看到金田一耕助又从下面,扔上来一样沾满泥巴的东西,我越发惊讶起来。

那东西乍一看像长筒靴,却不是长简靴,而是在普通的短靴底下钉上了木头,每块木头分成四段。然后又在靴子上面,安上了绑腿之类的东西。但那绑腿不是布的,而是用薄板做成的。

我也是侦探小说作家。只需要看一眼,立刻就明白,那是用来干什么的了。那是假的假腿。

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我的血液像被冻住了似的,感到一阵恐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