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章

我默默地注视着金田一耕助的脸。金田一耕助轻轻地哆嗦了一下,说道:“后面就是我的想象了,但我想大致是没错的。梅子正躲在窗帘后面的时候,加奈子毫无察觉地走了进来。不久,化装成装着假腿的男人的贺川,在故意让附近的主妇听到假腿的声音后回来,接着就想掐死加奈子。”

“看,就是这篇报道。我稍微开了个玩笑。”

“全都是幽灵啊。不,是我让人装扮的幽灵。那是从防空壕中,挖出的三具被杀尸体……”

金田一耕助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气都快喘不上来了。恐惧之余,牙齿咯咯直响,手心里也捏了一把害怕的冷汗。

“那我就讲讲吧。这可是万分恶毒的犯罪,就连你都差一点遭到毒手,你应该也有权利了解详情。”

“我昏迷了多久?”

在得到医生许可的当天傍晚,照例来探视的金田一耕助,把护士从房间里支了出去,一反常态地板着脸对我说道:“八代先生,我今天有件事情,需要拜托你。”

侦探作家八代龙之介,于昨晚六时前后,在中央线御茶水附近,从电车上摔下惨死,享年三十岁。

金田一耕助说完,黯然地闭上了嘴巴。我当夜就从医院溜了出去。

“然后她就打死了贺川?”我诧异地脱口而出。

我这才明白,这个男人向世人散布,我惨死消息的原因。这只是一条权宜之计,他这么做,是为了稳住对方,让对方麻痹大意。

“正好十六个小时……现在已经是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了。”

“不,我不知道,我没有线索。”我决绝地摇着头说,“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让我知道藏身之处呢?”

间的恐怖,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飞快地复苏起来,同时,右手背也忽然疼痛起来。我一愣,从毯子下面伸出右手一看,只见洁白的绷带正渗着血,鼓得老高。

“三具被杀的尸体?金田一先生,他们到……到底是谁?”

“那是梅子——如果这么想,贺川当时为什么是裸体这一点,也就能够想通了。梅子和加奈子——加奈子恐怕也帮忙了,二人迅速扒掉贺川的衣服,悔子便穿出去了。关于那裸体一事,尽管加奈子做了种种近乎猥亵的说明,可是,那一切全都是谎言,我们只须看一眼那张照片,就能够明白。根据加奈子的说法,他们夫妻二人上了床之后,才听到楼下的奇怪声音,所以,贺川就下楼去查看情况。可是,从那张照片来看,贺川和加奈子的床铺,都不像是有人睡过,因为看上去,那张床就像刚铺好的一样,非常整齐。就算楼下再有奇怪的声音,也没有人会光着身子下楼,何况睡衣就放在身边。”

“当一直处亍虚脱状态的梅子,猛然回过神来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将来的后果。不能让加奈子成为嫌疑人,无论如何也要拯救加奈子。她是一个如此聪明且意志坚强的女人,所以,她立刻就想到了转嫁嫌疑,而龟井淳吉则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于是,她扒掉贺川的外套,穿在了自己身上,又穿上裤子装上假腿。可如此一来,贺川外套下面的西装上,就必须沾有血迹。为了让自己扒掉外套的行为不露馅,她索性把他扒光了。那西装恐怕也是梅子带走的。

“那件案子恐怕也在其中,不过,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金田一耕助说到此处,忽然张大两眼,注视着我,“八代先生,上次晚上,你从贺川家的餐厅里,看到四个男人站在后面的防空壕边,对吧?其中的一个,那个装着假腿的男人就是我本人……”

说到这里,金田一耕助忽然闭上了嘴。我这才觉得,自己似已接触到这起案子的可怕真相,只不过,我不明白的是,梅子采取的行动。梅子憎恨加奈子,由衷地恨她。可她为什么不惜冒险,也要庇护加奈子呢。我提到这一点时,金田一耕助绷着脸,点了点头。

顺着金田一耕助的手指一看,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那么,当时的装着假腿的男人是贺川?”

随着年轻女人的声音,一名貌似护士的女人,从上面瞧着我。这时,我发现她的背后,还有一张熟悉的面孔正在窥探,不禁瞪大了眼睛。

“对,你说得没错。不过,这里还藏着本案中,另一个可怕的秘密。梅子采取的行动,表面上是为了庇护加奈子,可是,她真正的目的并不在此,而是想通过这种行为,来间接地挽救自己一家的名誉。假如加奈子被捕,在被警察审讯的过程中,一旦把贺川的其他可怕罪行供述出来……梅子害怕的其实是这个。为了防止这一切,即使自己憎恨的女人也得救。”

我还会来的——金田一耕助果然守约,每天都来探望我。看到我日渐一日地康复,他由衷地高兴起来。其实我的伤很轻,堪称奇迹,才过了四、五天,我就已经可以起来走动了。

是金田一耕助。他依然挠着乱蓬蓬的头发,亲切的目光伴着微笑。

“那么……站在你旁边的那三个男人是……”

我微微地点了点头。

我不禁咬牙切齿,怒火再次涌上心头。

“摘黑市交易的。八代先生,听说加奈子曾跟你说,贺川干过掮客的事情?那不是撤谎,但他们所用的方法真是惨绝人寰,无以言表。首先,由加奈子去物色黑市交易的商人,然后用糖精或砂糖之类做诱饵,把对方引诱到那房子。贺川在那里将对方杀害,抢走钱财,尸体则埋在防空壕里。根据警方的调査,光是那三人所带的金额,就不下数十万元。那一对夫妇完全就是鬼,是畜生。尤其是加奈子,她更是一个精神变态的美女杀人鬼。”

金田一耕助盯了我一会儿,不久便浮出同情的微笑。

“对,没错。加奈子也是个机灵的女人,可她还是没有能够察觉到这一点。呃,关于贺川想杀死加奈子的理由,恐怕就是他们那种夫妻,难以摆脱的宿命吧。也就是说,一方厌弃了另一方。害怕了另一方,就想从对方的手中逃掉。”金田一耕助感慨良深地说,“不过,在他就要杀死加奈子的时候,梅子竟突然从窗帘后面跳了出来。由于在自己眼前,上演的情形恐怖至极,梅子下意识地握紧窗帘,可不久以后,她还是忍耐不住跳了出来。”

“加奈子无意间也做了帮凶?做了杀害自己计划的帮凶?”我从喉咙深处,发出恶毒的笑声。可我知道,无论我笑得多么恶毒,也比不上案情的恶毒。

我默默地望着他的脸,只见他从怀里,一把掏出一份报纸,在我眼前展开。

作为一位侦探作家……

“谢谢你能够原谅我,那我今天就回去了。请不要多虑,我还会来的。”

我再次瞪大了眼睛。金田一耕助微笑着说道:“哈哈哈,那只不过是一个小把戏而已,我只是想试一试加奈子的反应。她反应很强烈,但是,她以为那是你搞的鬼,才想杀了你。”

金田一耕助说着,微微叹了一口气。

“对,没错,有件事想问你。那个人在哪里,你有没有线索?”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究竟杀了谁?”

“这也就是梅子在跟你交谈的过程中,突然动摇的原因。此前的将信将疑,已经变成了板上钉钉。于是为了掌握更确切的情况,当天晚上,梅子便潜入了贺川家里。通往后门的木栅门被撬开,恐怕就是梅子所为。并且,她就藏在客厅的窗帘后面。然后,你觉得发生了什么事呢?”

“也就是说……那个人没有在家?”

“啊,好像醒过来了。”

“杀人鬼?……”我瞪大了眼睛,只觉得一股异样的战栗,瞬间穿过了脊梁。

“在那种地方,从电车上摔下来,才受这么点轻伤,这可真是奇迹。”就连医生也爽朗地笑着说。

金田一耕助继续说道:“梅子逐渐担心起来。为了弄清楚虚实,她去吉样寺打探情况。这件事就发生在案发的十二日傍晚,结果,她偶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发现。她看到加奈子在装着假腿的男人的追赶下,跑进了你的家里。这倒也不算什么,可是那个装着假腿的男人,居然不是龟井淳吉,而是她的丈夫贺川。发现了这一点,梅子惊慌失措。”

“请不要生气。如有不妥我道歉。肯定是不妥了,但是,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我想理由你大概也会清楚吧?”

“这里是神田的医院啊。你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其实,我跟你乘坐同一趟电车,不,准确地说,我一直在跟踪你。”金田一耕助笑着说,“哈哈,请不要生气。你运气还真不错。若是被甩到高架桥下面就没命了,但你幸好卡在了轨道边上,连一处骨折都没有。”

我虽然不知道确切理由,却仍觉得心惊胆战。

金田一耕助绷着脸,最终说出了如下的话:

“我一开始也没有想到,那对夫妇,居然会干出那种恐怖的事情来。我只是出于刚才也提过的理由,猜测龟井淳吉或许被杀掉了,并且,说不定就被埋在房子附近……因此我就在房子周围进行调查,然后就发现了那个防空壕。于是,我就趁加奈子被传唤到警察局的空当,偷偷挖了那儿,龟井淳吉的尸体,倒是没有发现,我却意外地挖出了另外三具尸体,可把我吓坏了。尸体的身份立刻就被查明,因为全都跟警察报了失踪。我这才知道了,贺川与加奈子的恐怖罪行,同时也明白了。龟井淳吉写给梅子的信中,提到的那严重事情的意思。淳吉在纠缠加奈子的过程中,获悉了那个恐怖的秘密,因此被杀。梅子也知道这个秘密,正因为如此,她才身背杀夫的嫌疑却毫不辩解,而是服毒自尽。从她的角度来说,她恐怕不能不考虑一下,一家的名誉和孩子的未来。与其让孩子知道,父亲是一个杀害黑市交易商人的可怕杀人鬼,还不如让他们觉得,是母亲忌恨之余,杀死父亲然后自杀。这样对孩子前途的影响,还会略小一些——梅子恐怕就是这样想的。她跟世上所有的母亲一样,为了孩子甘愿去背黑锅。一想到这些,我就不忍心揭露这案子的真相。可事到如今,我再也忍不住了,加奈子迟早会被抓住的。如此一来,一切真相都将大白于天下,梅子的牺牲行为,也很可能会化为泡影。”

“那个人?”

“问题就出在那封信上。虽然我并未亲眼看到过那封信,但是,根据梅子对人讲述的情形来看,信的内容,似乎是龟井淳吉发现了一件严重的事情,想跟她商量一下,要她赶紧来东京一趟。于是梅子便来了,也见到了龟井淳吉。所以,她肯定也听到了,龟井淳吉发现的那件事。那是本月八日的事情,然后当天晚上,龟井淳吉外出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可是,金田一先生,那个人……那个女人……加奈子……在这次的案件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就是说……是你……你把我弄到这里的?”

金田一耕助点了点头。

“这里到底是哪儿啊?……”我眨巴着眼睛,惊奇地问道,“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就是把你从电车上,推下去的人——我这么说,你大概就明白了吧?”

金田一耕助慢慢地摇了摇头,说道:“对,我们也可以这么认为。可是从贺川的伤来看,并不像梅子平时的做派。梅子无疑也恨贺川,可是我想,她还不是一个残酷到、能把人乱棍打死的女人。打死贺川的,恐怕还是加奈子。加奈子就要被掐死的时候,贺川的手,却忽然放松下来,他无疑被突然现身的梅子,真的吓了一跳,一下子松了手。正当他茫然呆立时,加奈子顺手抄起地上的拐棍,从后面狠狠地砸了下去。她头晕眼花,连梅子的身影都没有注意到,只是带普愤怒和憎恨,没命地砸了下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