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章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章

浅草附近,有一家名叫“红宝石之家”的廉价公寓。这一带虽然也未能免于战火,被烧了个精光,不过,战后却迅速进行了重建。先是建设了大量的市场,但由于数最太多,以及后来的不景气,有的渐渐没落下去,有的则转变为公寓式住宅小区。“红宝石之家”也是这种转行的公寓之一,有个名叫园部菊江的女人,就住在其中的一户。

园部菊江是那种巡回演出的歌舞短剧演员,不属于任何剧团,随时都可以加入各种剧团去巡演,一年中的大半时间,她都在旅途上。作为回到东京时的落脚处,这房子她从很久以前就租住了。毕竟世道艰难,房租也不便宜,偶尔才住几天,却要支付高额的房租,也的确浪费。

不过,这个叫菊江的女人,似乎在巡演中很能赚钱,每次都预付三个月的房租,从来不拖欠,所以公寓的管理员,也从来没有给过她脸色看。虽然多少有点纳闷,但现在这个世道,从事正经营生的人寥若晨星,管理员也见怪不怪了。

我溜出医院径直前往的,就是位于“红宝石之家”的园部菊江的房间。我一敲门。

“谁?……”粗声粗气的女人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

“管理员让我来的,跟您谈谈房租的事……”我用假声回应后,不屑的咂舌声随之传来。

不久,伴随着衣服摩擦的声音,“咔嚓”一声,开锁声传来。我顿时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到门上,猛地闯了进去。

“干什么,都这么晚了,你怎么回事?要是谈房租的话……啊!……”

看到我的面孔,女人瞬间便直挺挺地呆立在那儿。但随后她立刻转身,想要从床下面拿东西。我立刻从她身后扑上去,一下子按住了她。

“笨蛋,这儿又不是山里的单门独户,还想使用什么射击武器,你想干什么?这玩意儿还是暂时由我保管吧。”

我从女人手里夺过手枪,装进口袋,重新端详起女人的脸来。她靠着墙边,气喘吁吁,恐惧、愤怒与自暴自弃的绝望感,让她的脸上,完全失去了血色,比起铁青来更接近紫色。

我逼到女人面前冷笑着说道:“哼,果不其然,还挺会乔装打扮的。你这么一弄,谁都不会认出,你就是贺川加奈子,即使拿照片比对,也看不出来。”

没错。现代化妆技术已经远远超过了,只是将脸稍加美饰的层面,最近甚至都进步到了完全改变模样的境界。如今站在我眼前的,这个一头红色鬈发、鼻翼隆起、脸蛋丰满、戴着假睫毛、抹着腮红和口红的浓妆艳抹的女人,有谁能够看出,她就是原先那个典雅、高贵的加奈子呢,恐怕连一个人都不会有。人们只能认为,她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

“加奈子……不,我还是叫你菊江吧。鉴于你这道貌岸然、装模作样的化妆,我觉得还是这样称呼你更合适。至少这样更接近你的本性。”

加奈子的脸,忽然要哭似的扭曲起来。她仿佛就要昏过去似的,身体微微发抖,但是,她还是立刻恢复了神智,紧咬着嘴唇,声音沙哑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儿?”

我冷笑一声,大声喊着:“蛇有蛇道,鼠有鼠路,你以为我会被你这样的女人,乖乖地牵着鼻子,玩得滴溜转吗?……我趁你被警察传讯,不在家里的时候,我翻遍了你家,终于发现了你的秘密藏身地点。哈哈哈哈,这样的藏身地点,还真的只有你能想的出来。不过,这些都无所谓,我发现了银行存折,和其他各种东西。存折上就写着园部菊江的名字,和这儿的地址,所以,我早就把这儿査清楚了。”

女人再次露出了几欲昏厥的眼神,但立刻用自暴自弃的口气说“那么,你来这儿干什么?想把我交给警察?”

“警察?瞎说什么!别跟我提警察。我来是取一样,一直寄存在你这儿的东西。”

“啊!……”加奈子忽然瞪大了眼睛,眼睛里露出了母豹般精悍的光,嘴唇也变成了紫色,瑟瑟发抖,“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吧?可你……你……”

“哈哈!……我是什么人?你以前不是猜中过吗?”

“以前,我……”加奈子眯起眼睛,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死死地盯着我。忽然,她像被弹开似的后退几步。

“那……你……你是那个杀人鬼?”

加奈子突然失去了重心,眼角上吊,神情可怖。但是很快,她便离开了墙壁,差点晕倒。我一把抱住她的身体……

离开东京,已经有一个月了,我们——我和加奈子,跑遍了各地,来到了九州山里的温泉旅馆。我们此前已成功地骗过了警察的眼睛,如果今后想继续活下去,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不过,我和加奈子已对这种努力,彻底失去了兴趣,数次决定去死。但我们之所以苟活到现在,是因为我无意间,动手写的这篇手记。我想把它写完后,送给金田一耕助先生,只有到那时,才是我们与这个凄惨的世界,说再见的时刻,那一瞬间已经很近了。

加奈子已在隔壁房间里,做好外出的准备,正等着我。我们要一起把这篇行将完搞的手记,带到邮局。

她终于摘下了园部菊江的面具,回归了贺川加奈子那高贵、典雅的容貌,这是我为了让警察先生们尸检时省事,而建议她做的。加奈子也一样,作为临死前的化妆,她肯定也想尽量更美一些吧,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我的要求。

如此一来,该写的事情,大致也都写了。最后再把金田一先生在调查中,遇到的两、三个疑点说明一下:

龟井淳吉的尸体,据说被塞进了旅行箱,由贺川沉到了东京湾的海里。杀死贺川的就是加奈子,大体上也如金田一先生所说的那样,只不过,先生推测的不足之处,在于加奈子从很久以前,就预料到会发生那种情况。贺川跟她商量时,她就看穿了贺川的另一个企图——他要杀死自己。也就是说,贺川与加奈子,就是两只相互撕咬的野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是我吃了你,就是你吃了我。据说加奈子早就预想到了这一情形。

至此,该说的也都说完了。现在,旅馆的周围,正不时地传来布谷鸟的叫声。这处静谧得让人昏昏欲睡的山间温泉旅馆,不久就将作为血腥案件的大结局之地,而震惊全国,一想到这些,我的虚荣心也就得到了些许满足。

再见……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