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鬼

杀人鬼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十五号专柜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十五号专柜

当事故发生的时候,似乎一切都会跟着倒霉。发生在惠比寿屋百货公司三楼十五号专柜的那件案子也一样。如果三楼的主任,仍然是以前的宫武谨二,就肯定不会酿成那样可怕的后果了。

可是,宫武主任却因为某种原因,一个星期之前就被解雇了,新任的三楼主任泽井启吉,是最近才从大阪支店调过来的,对店里的情况还不清楚。正所谓一事不顺利,事事不顺利,十五号专柜的一个叫矶野亚纪子的老售货员,不巧当时也离开了专柜。

就在案发之前,大约是下午四点半的时候,矶野亚纪子扭头朝新来的伏见顺子说道:“伏见小姐,拜托……先帮我看一会儿,我稍微去一下……”她红着脸,扭捏地说道。

“哎呀,怎么了?啊……不会是又来那个了吧?”年轻的伏见顺子天真地瞪大了眼睛。

“嗯……”亚纪子那素有“大波斯菊”绰号的美丽脸蛋,微微发红起来,“这下可麻烦了,早知道这样,我就经期休假了……我以为还有两、三天才会来呢。哪里想到提前了。”她垂下长长的睫毛嘀咕道。

虽然亚纪子比顺子来店里的时间早很多,年龄也比她大了七岁,可是,亚纪子一点也不摆老资格的架子,顺子很喜欢亚纪子这一点。

顺子爽快地答应说:“嗯,好的,你去吧。这儿就交给我了,不会出什么事儿的,有不懂的地方,我会去问主任的。”

“那就拜托你了。”

矶野亚纪子离开专柜后,一溜小跑地从相邻专柜的后面穿过。相邻的专柜是女装部,昏暗的柜台内部,立着一个个穿着半成品或成品女装的人体模型。员工专用的洗手间,跟客人用的洗手间是分开的,设在女装部后面客人看不到的地方。

此时的三楼十分冷清。这家惠比寿屋百货公司,是一座七层的建筑,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它曾经拥有着稳定的顾客群,虽然并不怎么气派,却以稳定的营销方式闻名。不过,由于战后,任何地方的百货公司都一样,所售的货物都很少,所以四楼以上,都出租给了事务所和演艺场之类,商场只开到三楼。三楼多是些贵金属,以及珠宝部、女装部、乐器部、西式家具部等等,顾客本就较少的专柜,又是临近停止营业的时间,客人更屈指可数。

十一月中旬,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天就已经有点黑了,客人稀少的三楼空空荡荡的,寒气逼人。

女人的这种事情,可真是很麻烦哟——独自留在专柜的伏见顺子倚在收银机旁边,呆呆地想着这些。她才十八岁,是十天前刚刚进入公司的新店员。此前她一直在女子学校读书,由于家庭经济原因,突然就退了学,来到这里上班,这是她生平第一次上班。

做个百货公司的售货员,还是很轻松的……一开始的时候,伏见顺子还没太在意,可真的做起来,却远不是那么一回事,她最近终于认识到,这是一件辛苦的差事。

首先,现在不开暖气,腰以下冷得要命。而且,十五号专柜的特点摆在那里,顾客本来就不怎么多,这让年轻的顺子很是不平。偶尔有客人过来,肯定又是一些高傲的夫人或小姐,也就是说,多数都一是些难伺候的家伙,所以,十五号专柜操心费事,在整个百货公司中,也是出了名的。

三楼的十五号专柜——就是贵金属和宝石类专柜。

像矶野小姐那样,既漂亮、又有气质的人倒还好,像我这样的粗陋之人,真是不适合待在这里。我还是更适合玩具部或杂货部,那种热闹而又简单的地方。我明明是一个新手,为什么偏偏把我,安排到这么难的地方来……

伏见顺子仍倚着收银机,呆呆地思考着这些事情。这时,她忽然察觉到有动静,扭头一看,不知何时,一个穿着洋装的女人,正站在陈列架的对面,瞧着柜台里面。

“哎呀!……”顺子嘀咕了一句,急忙迎上前去。

关于当时的情形,伏见顺子是如此说的:“我察觉有人的时候,那个人正站在陈列架的对面,往柜台里面瞧着,一点也看不见脸。并且,她还戴着厚厚的面纱……对,非常厚的面纱,好像有两层,所以,我最终也没有能够,看到她的脸蛋……至于身上的服装?是黑色的,穿着厚厚的外套,还戴着皮手套……其他的我就记不大清楚了。毕竞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发生那么可怕的事情……”

那女人等顺子迎上前,便用戴着手套的手,指着柜台里说道:“把那个胸针拿给我看一看。”她的声音低得像耳语,几乎都听不见了。

伏见顺子取出胸针。女人仍然低着头,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大概是不中意吧,她又指了指另一枚胸针。顺子拿出来,女人又低着头,随便摆弄了一下,大概仍然不满意,又让顺子把手镯拿出来。声音依然低得几乎听不到。

就这样,女人让伏见顺子把胸针、手镯,戒指、人工珍珠项链等等,一件接一件地,全部摆在了柜台上,可是不久,顺子便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伏见顺子正在女人的示意下,低头从柜台里取出一个镶宝石的连镜粉盒,戴手套的女人手上的一个敏捷动作,映照在了粉盒的镜子中。顺子发现有样闪闪发光的东西,被藏到了那只手里。

伏见顺子一惊。心脏吓得砰砰乱跳,膝盖也瑟瑟发抖。当她拿着粉盒,站起来的时候,仿佛干坏事的人,就是自己似的,只觉得全身发烫,都快要哭出来了。客人却仍然低着头,在手里端详着顺子拿出来的小粉盒。顺子立刻往柜台上望去,两个戒指,一枚胸针,大约有三千元的值钱货,全都不见了踪影。

伏见顺子用求助的眼神环顾四周。商场是有要求的,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售货员不可以大呼小叫,或是盘问顾客,因为这么做的话,会有损商场的声誉。售货员必须立刻把这种情况,报告给各层的主任。可顺子现在无法离开拒台,因为矶野亚纪子还有没回来,一旦离开了柜台,就连一个看柜台的都没有了……

顺子焦急地环顾四周,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这时,三楼的主任泽井启吉,注意到了她的神色。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就从顺子的神色中,发现了情况,于是,立刻离开自己的座位,匆匆赶到十五号专柜前。

“承蒙光顾,非常感谢!……”

泽并主任一面搓着手,一面迅速给顺子使了个眼色。尽管顺子脸色铁青,可她还是指了指戒指之后,伸出两根手指;又指了指胸针,再向他伸出一根手指。

泽井主任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能否劳您大驾,到办公室来一下?”他的措辞十分客气。

可是,一听到这话,女人正在摆弄粉盒的手,却剧烈地抖起来。

“不会耽误您什么时间,只一小会儿就行,请到办公室来一趟……”

那个女人“啪”的一声,把粉盒放到柜台上,抓起手提包,骨碌一转身,肩膀一晃,就要往对面走。泽井主任当即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轻轻地拽了回来。

“请不要意气用事……这种情况是经常有的,我只是问您几句话,并且……总之,请您来一趟办公室。”

泽井主任措辞依旧十分客气,可是,抓着女人手腕的手上,却加了力气。女人扭了两、三下身子,想甩掉他的手,这时,相邻女装部的售货员听到动静,朝这边扭过头来。一看到这情形,她顿时脸色大变。

“啊,不行,主任,她……”

说着,她急忙绕过柜台,就要冲过来,可就在这时候,抓着女人手腕的泽井主任,忽然瘫软下来。

关于当时的情形,伏见顺子是如此说的:“开始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主任的身体,忽然就弯成两截,跟女人靠在一起,接着就瘫了似的,软绵绵地倒在地板上。嗯,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一直呆呆地望着,这时,一旁的柴崎,忽然大声叫了起来。我缓过神来一看……那女人正朝楼梯那边跑去。可是,这一切都太突然了,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来得及任何反应。”

女装部的售货员柴崎珠江的陈述也一样:“我发现那个女人的时候,主任正抓着她的手,要把她带到办公室。我知道那女人常来,而且主任刚刚上任,还不知道她,就想冲出去提醒主任,可就在那一瞬间,主任突然就慢慢地倒下了……不,我也说不清楚,那个女人究竞是不是往常的那个人,毕竟她用厚面纱把脸遮住了,而且,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突然……”

这且不说,听到柴崎珠江的叫声后,三楼的顾客和店员,也全都陆续赶了过来。

“怎……怎么回事?……畜生,胡乱喊什么呢。主任,怎么了?”

一个男店员惊讶地,朝倒在脚下的泽井主任弯下了腰,接着就像被弹开似的往后一跳。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主任的侧腹被人捅了!”

对伏见顺子来说,这似乎已经是她,所能忍受的紧张和激动的极限了。她发疯似的尖叫起来:“是那女人!就是那女人干的!……是戴黑面纱的那个女賊干的!杀人了,杀人了,杀人了……”

接着,顺子便失去了意识,“咕咚”一声,一头栽倒在陈列架上。

用户还喜欢